第4章

方兰口才确实不错,骂我几句,都不重样的。

我哂笑,拿过茶几上的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手掌心的血,擦几下,掀眼皮,“廖太太,你抖什么?”

方兰一顿,脸窘迫。

“来人,来人,给我把这个神经病赶出去!”方兰恼羞成怒,扯着嗓子对大厅外喊。

方兰话落,四五个彪形大汉从门外进来,一个个气势汹汹。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我动手!”方兰怒吼,嗓音都有些爆破音。

——“我看谁敢给我动手!”

廖天野慵懒磁性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双手插都,从外进来。

“二……二少……”站在方兰身旁的佣人结结巴巴打招呼,主动上前,伸出手去帮廖天野脱外套。

廖天野唇角微弯,任由佣人脱下他的外套,跨步走向我,一把将我揽进怀里,剔方兰,“大嫂,你对我老婆不满意?”

方兰脸色倏地一怔,“老婆?”

“是啊,大嫂,我跟许芜结婚了。”廖天野谐谑,低头抬起一只手捏我下巴,“你惹大嫂不高兴了?”

我皮笑肉不笑,“你觉得我敢吗?是大嫂说,我不配进廖家大门,还说……我是个……杂碎!”

我跟廖天野一唱一和,廖天野淡笑着歪脑袋看方兰,“大嫂,你真的这么说了?”

方兰站着一言不发,站在她身侧的佣人心虚的咽唾沫,“二少,太太不是有意的,太太不知道许……许小姐嫁给了二少……”

果然是方兰养的好狗!护主心切!呵,没白养!

“嗯。”廖天野应了一声,脸上神情晦暗,把我往怀里揽几分,“走,带你去见老爷子。”

“天野,爸他现在的身体……”方兰蓦地开口。

廖天野驻足,修长的手指把玩了下我的短发,“大嫂,你今天话太多了。”

在我入狱之前,廖天野还不像现在这般在廖家能吃的开,我记得那个时候他到廖家吃顿饭都小心翼翼,即便如此,还得受方兰刻薄冷眼。

我出神间,廖天野已经环着我的肩膀上了二楼,走到一间卧室门口,松手,纨绔的提了提自己的衣领,推门而入。

“爸!”

咣当!!

廖天野话刚出口,靠着床头而坐的廖老爷子便直接拿着手边的药碗朝他砸了过来,正中肩膀。

“畜生,你居然还敢回来!”廖老爷子猛地咳嗽几声,在看到站在他身侧的我时,手颤了下,“这是,这是……”

“许家那个小丫头,您不认识了?”廖天野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廖老爷子的愠怒而生气,笑笑,自然的牵起我的手,“说起来,这丫头还差点嫁给时喻……”

廖老爷子脸色被气的不轻,脸色难堪,“廖天野,你恨我、我可以理解,当年是我对不起你跟你妈,但是现在你已经是廖氏总裁,你能不能站在公司利益的角度上考虑考虑,许家跟廖家,多少年的恩怨,你居然娶许家的丫头,你是想活活把我气死吗?”

“气死您?”廖天野呲笑,“怎么会,我可是日夜祈祷您长命百岁……”

——百病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