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数息之间。

魔军退散。

直到望不到人影,张四丰这才敢长舒口气。

真险。

倘若他们再晚撤几分钟,那就危险了。

毕竟。

面前的倒计时,已经进入读秒阶段。

天魔霸体的威力,随时都会消失。

到时候。

神蕴消散。

傻子也能看出,自己黔驴技穷。

到时候不得死得透透的?

别说保护老婆,就连自己都自身难保,那还玩儿个屁啊。

“姐姐,你没事吧。”

“我扶你起来。”

快步走去。

张四丰.满目春风,伸手便去搀扶。

“别碰我!”

莫问心一声骄喝。

自己强撑身子,慢慢爬起。

之前要和他洞房,只是迫于形势。

而如今。

那帮人走远,自己就更没有和他接触的理由。

刚刚起身。

她忽然眉头一皱,惊疑道:“张四丰,你身上的神蕴呢?”

“啊?”

张四丰一怔。

这时候才发现。

时间到。

天魔霸体没了。

神蕴也随之消散。

只是在个人面板上,身体属性的天魔霸体虽然在,但只是提示升级。

后面有个问号,应该是讲解如何升级,不过现在还没时间去查看。

听闻。

躲藏在草丛里的张邪,立刻全神贯注,窥视着这一切。

“我倒想看看,你这傻子的神蕴,到底是怎么弄来的。”

“我就不信,中了我的破功丹,她莫问心还能给你打出神蕴来。”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张邪心中笃定。

收敛心神,尽量不外放。

其实。

他虽是叛徒。

但实力不弱,而且还是个用毒高手。

非常擅长隐匿伪装自己。

否则,这些年,一直潜伏在天魔宫,从未漏出过马脚。

瞒天过海。

连莫问心都给蒙蔽了。

十年隐忍,就等此刻!

灭杀天魔宫,傍上浪里行这条大腿,从此扶摇直上。

这是他出人头地最好的机会,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错过!

“什么神蕴?”

“姐姐,我怎么听不懂呢。”

“少给我装傻,刚刚在你身上的那些光,怎么没有了?”

莫问心神情古怪的看着他。

这傻子,平时傻里傻气的。

但是刚刚在驱赶浪里行等人的时候,感觉和平时判若两人。

意识清醒,目标明确。

如今达成目的,却又要装疯卖傻,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你说那些光啊。”

“那是爹给我的。他说,以后碰见有人要欺负我的时候,就把光弄出来,把他们全赶走。”

“不过,这个光只能维持一会儿,现在刚好用完,怎么样姐姐,我说了我能保护你的吧?”

本想糊弄过去。

但这妞儿,看起来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了。

情急之下,他就把老爹扯了出来,把锅甩给死人,总不能再问了吧?

否则。

天魔霸体都失效了,她再让自己打出神蕴来,打个屁啊?

“你说,那些光,是老宫主给你的?”

“让你在碰见危机的时候,拿出来自保?”

说得通了!

莫问心心中苦笑。

她知道。

神蕴施展,非帝境修为不可。

而强行打神蕴在别人身上,至少也得是帝境六七重。

老宫主去世之前,已是帝境之上的佛陀境修为。

他保留部分神蕴,留给这傻子在关键时刻自保,倒是情理之中。

曾经就有过这样的先例。

不过。

这傻子没想着自己逃命,反而拿出来保护自己。

倒算是有点良心。

不过......

在这杀人越货的残酷世界,有良心是活不长的。

......

山脚。

联军营地。

数千魔人,死伤无数,各种哀嚎,绵延不绝。

军帐内。

五个盟军统领,也都是垂头丧气,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而身为统帅的浪里行,也很怕。

想起刚刚那傻子用神蕴把人震死的惨状,至今心有余悸。

只是。

他不甘心啊。

好不容易杀光了天魔宫弟子,那莫问心也实力折损,眼看就要手到擒来了。

谁知道,突然杀出个傻子,莫名其妙的就改变了战局。

他得等。

等张邪回来。

那王八蛋。

怎么干事儿的?

不是很了解天魔宫的吗?

怎么连那傻子还有一手都不知道?

总之。

他最好能带回好消息。

否则。

他必定言出必行!

“报!”

“禀统帅,张邪回营。”

“现在就在帐外等候。”

就在浪里行心烦意乱之时。

有魔人前来禀报。

听到张邪归队,他情绪激动,立刻呐喊道:“快,快把他叫进来!”

与此同时。

其他几个统领,也都相继起身。

虽说,这次前来,就是陪跑。

但若能灭杀天魔宫,分一杯羹,也是不错的。

事已至此,谁也不甘心就此打道回府。

很快。

张邪进帐。

一口气连喝三大碗白开水之后,这才说道:“浪爷,调查清楚了。”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浪里行催促道:“我警告你,这次最好搞来准确情报,若再有任何差池,老子就把你......”

“知道知道。”

张邪胸有成竹道:“此次情报,千真万确,对咱们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若有任何差池,就不劳您动手,我张邪,亲自把我老婆给您送到床上去。”

“好,快说!”

随后。

几人簇拥在一起。

听着张邪眉飞色舞,口若悬河。

片刻。

当张邪将所见所闻,全部如实告知之后。

“啪!”

浪里行一拍大腿,大笑三声,喝道:“妈的,差点被那傻子骗了!我就说嘛,一个傻子而已,什么狗屁神蕴,他能有实力到帝境,何至于让整个宗门都跟着陪葬!真是吓死老子了,我还真以为是那臭婆娘给弄的道蕴呢,原来是他那死老爹整的啊。”

“这下好了,那傻子身上的神蕴已经用完了,现在,就是个废物,咱们还怕什么?”

“那还等什么,赶紧杀上去啊!”

“走走走!”

......

天魔宫内。

此时的莫问心,对于山脚下的情况,全然不知。

当她得知张四丰身上的残留神蕴消耗完之后,她就只有一个念头。

那便是,带着张四丰,赶紧跑路。

找个没人的地方,对他强行用强,留下种之后,继续杀了他!

然后。

自己便要浪迹天涯。

将孩儿抚养长大。

待有朝一日,重组天魔宫,重塑辉煌!

离开大殿。

走的是后山小路。

这是她提前设计好的逃跑路线。

这里曲径幽深,复杂诡谲,就连张邪,都不知道。

她自信,通过这里,能逃出生天。

可是。

被她拉着的张四丰,却心事重重。

“什么情况。”

“我刚把浪里行那帮人赶跑了,这多大的功劳啊,怎么系统还不来奖励?”

“这天魔霸体已经用完了,要是再遇见什么危险,叫我怎么整啊?”

“关键是,我这老婆好像亡我之心不死啊,刚还在念叨,要重新找个地方解决了我,那说到底,她还是想要留个种就杀了我啊?”

张四丰心烦意乱。

稀里糊涂的跟随她穿过不少密.林和峭壁。

直到前方出现一条小河的时候,他决定,不跑了!

事儿不说清楚,不被浪里行追杀,也得被这娘们砍死。

“那什么,姐姐啊,我......”

“哗啦啦!”

尚未说完。

一阵水声响起。

水花四溅。

激流之下,忽然从水底冒出无数道身影,凭借人墙,竟然让激流断流了!

与此同时。

唰唰唰唰!

连声脆响,拔刀相向。

四面八方。

将二人给围堵在溪流上方的一排竹桥上。

“莫问心,你以为这条小路我不知道?”

“你平时吩咐弟子们准备的事项,他们全都告诉我了。”

“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弃抵抗,缴械投降,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对了,忘了告诉你,刚你和这傻子的对话,我全都听到了,什么狗屁神蕴,早就用完了!”

张邪先行走出。

浪里行紧随其后。

双手背负在腰,还吹着口哨,优哉游哉。

见状。

张四丰不禁身躯一怔,如遭电击,呆愣当场!

这尼玛。

被他们发现了?

提前在这里埋伏,显然做好了充足准备。

这可咋整。

老婆实力尚未恢复。

天魔霸体又没法再用。

这是天要亡我的节奏?

【叮!】

【宿主保护老婆免受侮辱,完成一次甜蜜宠爱,获得唯我独尊功!(备注:刚刚系统睡着了,不好意思,请谅解。)】

【唯我独尊功:世间最强功法,可碾压一切敌手!限时五分钟,只可用一次,不可升级,但能进行二次转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