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想不到啊,瑶光圣地之内竟还有这等口是心非的人!

蝼蚁一般的杂役弟子,竟要欺瞒自己一堂堂女帝!

水明月感觉自己的智商被摁在地上摩擦!

若不是知道张小凡能救自己,水明月定要亲自清理门户!

强忍着满肚子恶气,水明月面色平静,静坐在椅子上,可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张小凡。

被这么一盯,张小凡浑身发毛。

【这女帝的目光,不对劲啊!】

怀着忐忑的心情,张小凡来到水明月面前,说道:“女帝大人,不如我替你把把脉?”

“嗯,也好。”

水明月不动声色,伸出手腕。

看着**嫩的小手,光滑如玉的肌肤,张小凡连忙伸出手指按在了水明月的脉搏之上。

【嘶!修仙的女子就是不一样!】

【肌肤冰冰凉凉的,摸起来滑嫩嫩的!】

张小凡面无表情的摸着,心中却爽得一匹!

而此刻的水明月,另一只手把茶杯捏得贼紧,就差没有捏碎!

本尊让你把脉,你来感叹本尊肌肤不错?!!

【咦?脉搏怎么突然跳快了几分?!】

【体内好似有怒气在压抑?!!】

【哎呀,这女帝莫不是上火了?】

【难怪,是应该多喝点凉茶!】

这小子!

本尊乃大帝之境,怎么可能上火!

庸医!

当真是庸医!

片刻后,张小凡依依不舍的将手抽回。

“怎么样了?本尊的伤能治否?”

水明月放下茶杯,表面看似平静。

“咔!”

茶杯在桌面上爆碎!

这一状况让张小凡浑身一颤!

【这女帝,这是使了多大的劲啊!】

【等等!她把茶杯捏爆了是什么意思?】

【难道体内火气上涌,冲坏了脑袋?!】

【这......应该不会成为神经病吧?】

“你才神经病!”

水明月终于忍不住了当即怒喝一声,张小凡双腿一软,神色闪躲,带着不解!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心里担心她成为神经病,她怎么忽然骂我?!!】

“女帝大人息怒!我刚才啥也没说啊!”

张小凡内心狂跳,水明月坐不住了,伸手一招,一把长剑出现在她的手中,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说!本尊体内的伤,你能不能治!”

“能!当然能!”

张小凡连连点头,冷光渗人的长剑让他害怕得一匹。

“女帝大人,你体内的伤,想要治好需要不少时间,而且......”

【哎哟,让她散尽一身仙力,这事可怎么说呀?】

【现在看她的模样,还不知道在生谁气呢!】

【这气头上的女人,若是得知要把体内仙力散尽,肯定要把我劈成两半!】

修仙者,散尽仙力,想要再恢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甚至越强大的人,恢复就越困难。

而身为一代女帝,水明月若是散尽一身仙力,恐怕很难在恢复到大帝实力!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修仙者是不会这样做的。

若是其他人让其这样做,那必定是一场你死我亡的战斗。

毕竟这是有损他人境界之事,让别人这样做就是不安好心!

如果水明月现在就要被天道反噬而死,那张小凡也就不在顾虑这么多。

可是现在她活蹦乱跳的,还有着三年才会嗝屁。

现在让她散尽一身仙力,张小凡觉得,自己恐有大难!

见到张小凡犹犹豫豫的模样,水明月收起了长剑。

知道其内心想法的水明月,此刻脸色阴晴不定。

果然,强行出关还是勉强了些!

这天道之力蚕食仙力,仙力不尽,就不会停止!

小小杂役弟子的想法,确有几分道理!

若是本尊趁着天道之力还未损毁经脉,早日散尽一身仙力,此难必定能够安然度过!

想不到这蝼蚁一般的人,竟然一眼洞穿事物本质!

水明月不由得对张小凡多看了几眼。

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看着,水明月忽觉有些不对!

水明月乃大帝之境,若是以前,她这般审视定能将普通人看个通透!

可是现在,越是审视,张小凡周身却越是多出一些模糊的影子!

一时之间,竟然把水明月的目光轻易挡下!

似有莫名能量,不让她看透张小凡一般!

杂役弟子,凡人之躯,本尊竟然无法看透!

难道,本尊的伤,已经影响到了神识?!

就在水明月这么想着的时候,张小凡接着先前的话,继续道:“女帝大人的伤,我治疗的话,恐怕要三十天才能治好!这样肯定耽误女帝大人的时间,不如你去问问别人?”

【先让这个女帝去问别人,这样我就能脱险了,而且也不用耗费药材治疗她!】

【嘿嘿!这样能省下不少药材,以后换点灵宝也是可以的嘛!】

好一个没有眼光的小子!

本尊性命,竟比不过那一堆破药材,和几件灵宝?!

本尊乃大帝,什么药材得不到?什么灵宝不能给?

这小子!这小子他脑子绝对有病!

现在水明月感觉自己快被张小凡气疯了!

良久,水明月强压怒火,淡淡道:“你能治,那便给本尊治吧,本尊不在乎你需要花多少时间治疗,本尊只在乎治疗的结果!”

张小凡愣了一下,忽然一拍脑门。

【靠!忘了这妞是大帝实力,三十天还是太短了,应该说三千年的!】

【不行,三千年还是太短,应该说需要花费三万年的!】

额头一抹黑,张小凡还是失算了一招。

现在只能硬着头皮道:“既然如此,女帝大人稍等,我这就去拿药材。”

说完,张小凡起身,就要离开。

【唉,看来只能找些最垃圾的药材来降低损失了,希望这女帝不要跟来。】

【只要她不跟来,我就能随便弄点药材。】

【到时候如果药效不佳,就说咱家穷!】

“等等!”

就在张小凡才走了两步的时候,水明月出声。

张小凡回头看去,发现水明月一脸冷笑,这让张小凡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本尊,同你一起去吧,以后疗伤期间,本尊就住你那里!”

“女帝大人,这不妥啊!”

张小凡心中一颤,慌忙出口。

水明月寒声道:“嗯?有何不妥?你敢对本尊有意见?还是说你在嫌弃本尊!”

这话说出来,张小凡即使有一万个不愿意,那也得忍着!

水明月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着张小凡一脸囧色,不由得心情大好!

呵呵,差点着了他的道!

这回本尊过去,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