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屠夫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王,心里叹气,还是王火眼金睛。嘴上却说道:“大嫂,我要出去采药,可能需要一些时日。

为了避免我不在时,雯雯的病情突发,我要对雯雯进行针灸之术。

如此,可以控制雯雯病情发展,暂时不会发作。

我现在就给她施针。”屠夫说着,看着秦问天:

“大哥,你留下辅助我!”

秦问天点头。

“大嫂,你们出去等吧,治疗需要安静!”见王答应了,屠夫开始清场。

人都走了之后,屠夫让雯雯躺平在床上,打开随身药箱,取出金针。

唰唰唰,转瞬间,就在雯雯周身连施十三针。

雯雯熟睡。

屠夫冒汗了,虽然只是眨眼的功夫,可真元消耗不少。

“说吧!”此时,秦问天才开口。

“王,对不起!我,也查不出病因。”屠夫惭愧道。

“连你都查不出病因?”秦问天大吃一惊!

屠夫跟随他多年,他还从未见过屠夫不能治,不知道的病症。

刚才屠夫的表情,他以为是雯雯的病难治,但没想到,是治不了。

“王,连我这个神医都查不出小龙女的病,您说,会是什么情况?”屠夫神情很严肃。

“别废话,可还有方法?”秦问天不耐烦了。

“王,这种怪病,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即使我开膛破肚,也必然查不出来。看来,只能请我师傅出山了!”屠夫的两条眉毛都拧在一起了。

秦问天知道屠夫的师傅乃是全球赫赫有名的大华神医扁鹤,扁鹊后人。

“那就请你师傅来,要什么给什么!”秦问天脸色难看。

本以为神医屠夫能治好女儿的病,没想到,还是不行。

“我师傅云游四海,飘忽无踪,我也不知道去哪找啊!”屠夫苦涩。

“我苦命的女儿!”

嗤!

突然,秦问天一口鲜血喷出!

“王!”屠夫惊呼。

嗤嗤!

秦问天又连喷三口鲜血,脸色惨白,气息萎靡!

唰唰唰!

屠夫紧急使出九针封脉之术。

秦问天这才不吐血了。

“王!”屠夫眼泪都下来了,都怪自己学艺不精。

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就是以死向天下谢罪,都无法弥补!

秦问天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难道,我女儿就只能等死了?

“王,这是可以暂时控制我大侄女病情的鬼王十三针,雯雯一旦发作,可用此术控制,以你的真元,施展不难。

我这就去找我师父,找不到,我以死谢罪!”说完,屠夫丢给秦问天一本发黄的薄册子,之后,大步离去。

秦问天收起册子,强打精神,把地上的血迹收拾干净。

刚收拾干净,唐云熙推门而入:“雯雯怎么样了?”

秦问天笑着说道:“神医去采药去了,不日,雯雯的病就能治好!”

呜呜!

唐云熙再次喜极而泣!

看着唐云熙喜极而泣的样子,秦问天心里更难受。

“还用住院吗?”哭够了,唐云熙泪眼婆娑地问道。

“不用!”秦问天说道。

住院也是打吗啡,不如不住!

唐云熙迫不及待的要抱起还在熟睡的雯雯,这地方,她再也不愿来了。

“你等我闺女睡醒的!”秦问天制止。

“谁是你闺女?要你管?”唐云熙抱起雯雯就走。

秦问天苦笑着,赶紧跟上。

“你跟着**什么?”唐云熙见秦问天寸步不离,气道。

“我护送你回去。”秦问天哪里放心这母女就这么回去。

“就你,还护送我?”唐云熙不屑,也是还在生气中。

秦问天不敢言语,默默地跟着。

唐云熙倒也没再赶走秦问天。

此时,唐云熙的心情十分复杂。

她爱这个男人,她也恨这个男人。

她无法原谅这个男人带给她们母女的苦难。

她想赶他走,却又舍不得。

她,很矛盾。

见王出来了,阿四赶紧跟上。

医院大门口。

“坐我的车?”秦问天邀请唐云熙。

为了不显山露水,避免引起麻烦,阿四准备了一辆老式绿吉普。

可别小看这绿吉普,这可是经过改造过的防弹车。

是阿四从江城战区紧急征调来的,就是把军牌换了。

此时,见秦问天座驾是这种破车,唐云熙很失望。

这货失踪三年,居然还是一无所成!

要是有所成就,能开这破车吗?

唐云熙没搭理秦问天,蹬上一辆玛莎拉蒂,扬长而去。

唐云熙也没车。

这辆车是秦少君送的,不要不行。

她为了给女儿治病,车房都卖了。她的生活很拮据。

一个曾经的商业翘楚,沦落到此等境地,可见,她有多难。

秦问天和阿四开着绿吉普跟上。

秦问天闭目养神,思绪飞翔。

这个冒充他的秦少君,接近唐云熙的目的是为何?

秦问天绝地不信假秦少君对唐云熙是真爱。

但目前,也只是调查出这个秦少君,是秦氏王族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其他的,被秦氏王族尘封,就是他属下的全球顶尖的军情处谍报网,都还没查到具体。

这个冒充自己的假秦少君,如此被秦氏王族保护,目的,绝不简单。

在秦问天十八岁时,他就从养父般的忠叔那里,知道了这个统御西北的秦氏王族。

知道了他秦问天其实叫秦少君,乃秦氏王族嫡系血脉。十八年前,西北王族秦家发生家族大战。那时候,秦问天还不到三岁,懵懂无知。

战斗起因是秦家新生代领军人物,也就是他爹秦三少,为了改变家族命运而向家族元老逼宫。

但失败了,秦三少最忠心的下属秦福,在大战中救出秦问天,死里逃生。

秦福带着秦问天来到江城,改名秦忠,在此隐姓埋名,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按照祖训,秦家子弟,年满十八岁之后,必须要进入西北军历练。

虽然,隐姓埋名于市井之间,但是忠叔却没有忘记这条祖训。托了很多关系,才将秦问天送进西北军......

但,忠叔一直不肯告诉他当年事件具体,只说时机未到。

所以,秦问天只知道不多的关于父母和秦氏王族的信息。

秦氏王族统御西北,这个假秦少君还是秦氏王族新秦人的领军人物,地位可见一斑。

虽然,他秦问天是威震天下的冠军侯,但,他也是西北军的一份子,西北军都是人家秦氏王族的,他要想动这个秦少君,可见难度不小。

但,如果,这个假秦少君敢对唐云熙心怀不轨,就算他是五大王族之一的秦氏王族的人,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