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程家大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一个面容刚毅的男子,踏步而来!

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可不知为何,伴随着他的步伐,众人都下意识的低下头,眉宇之间,悄然间染上一抹惧意!

男子走到赵科面前,看着他脚下的程暮雪,脸上闪过一抹狠厉,冰冷的声音,如同寒风:“把脚拿开!”

赵科下意识的就想松开脚,可突然间一激灵,不对啊,我堂堂赵家大少,青山城的土皇帝,为什么要听一个小白脸的话?

“你是谁啊?也敢来命令我?”

男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一个名字:“夏未央!”

“夏未央?”

赵科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他一番,随后不屑的冷哼一声:“什么狗屁名字,没听说过!”

“小子,本少今天心情很不好,你要是识趣呢,就跟条狗一样给本少乖乖的爬出去,你要是不识趣,本少就把你打的像条狗一样扔出去!”

夏未央嘴角轻轻扬起一抹弧度:“我觉得,还有第三种选择!”

赵科下意识一愣:“什么第三种?”

“那就是由你来当这条狗!”

话音落地,赵科突然觉得脖领一紧,随后一道破空的啸声,一道身影华丽的从众人头顶飞过,以一个完美的狗吃屎的姿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没有理会其他,夏未央将地上的程暮雪扶起,看着她清纯的脸颊上,红肿伴着血痕,充满血丝的双眸之中,一直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夏未央心中,狠狠的一痛!

这样一个女孩,是应该被保护在怀中的啊!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一向能言善语的他,此刻面对程暮雪,却不知从何开口!

愣了好大意会儿,他才轻轻张嘴:“谢谢你。”

程暮雪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目光,随后撇过头去:“你......你谢**什么?我......我又不认识你!”

夏未央掏出那张褶皱的记者证,递给了她:“若不是你救了我,或许我早已经死掉了!”

“而且,你离开的那一夜,我是不是......”

“那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程暮雪连忙抢过记者证,看着夏未央:“没错,我确实救了你,你的谢谢我也收到了,不过不用你回报,你赶紧离开吧!”

夏未央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那一夜,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程暮雪,又为什么这么着急赶自己走呢?

就在他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背后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骤然响起:“竟然敢对老子动手,你想死不成?!”

“还有你,程暮雪!”

“在老子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原来在外面早就养了个小白脸啊!”

“好!好得很!”

“今天,你们两个,谁TM都别想活着离开!”

说完,赵科一挥手,七八个黑衣大汉,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刀刃,顿时冲了进来!

夏未央一转身,直接将程暮雪挡在自己身后,看着他,傲然道:“今日我不想见血,把路让开!”

“你不想见血?”

赵科直接气笑了,一抹嘴,刚才摔出的血突然涂抹了半张脸颊,显得更加狰狞!

“程暮雪,你养的这个小白脸,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赵......赵少爷!”

看着赵科这个架势,程暮雪的脸色更白了,不过,她依旧坚定的站了出来,又将夏未央挡在了她的身后。

虽然身子在不住的颤抖,可依旧用着坚定的话说道:“对不起,我......我替他向你道歉。”

“他只是一个无辜的人,跟这件事没有关系,请你放他离开吧!”

“啧啧,你发起善心来这副楚楚可怜的无辜模样,还真是勾人呢......”

“本少,已经等不到洞房花烛夜的那天了!”

说完,赵科脸色陡然一厉:“所有人,给我上!”

“把这个男的四肢给我敲断,留他一条命,女的衣服给我扒了,摄像机准备好!”

“老子要让全青山城的人看看,他们心中的女神,是怎么被老子欺负的!”

“不......不要......”

听到这儿,程暮雪浑身一颤,连忙看向程鼎。

“老家伙,你要多管闲事?”

赵科威胁的话,骤然响起!

程鼎有些犹豫,虽然他从小就不待见程暮雪,可她毕竟,也是自己的孙女啊!

“我......”

“不不不,都是这个小浪蹄子活该,自己不检点,四处勾搭男人,不管赵少你想怎么教训,我们程家都没有意见!”

一旁的二婶还未等程鼎说话,连忙上前,随后在程鼎耳边低语:“爸,程暮雪的野男人把赵少打成这个样子,你觉得,以赵少的脾气,能放过他们两个吗?”

“赵家想要灭咱们程家,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难道你想让咱们整个程家都给程暮雪陪葬吗?”

听完这番话,程鼎看了程暮雪一眼,在她无比期望的目光中,程鼎撇过眼眸,对着赵科一拱手:“赵少不管想要做什么,我程家,没有任何意见!”

一行清泪,终于缓缓落下!

被家人逼婚,程暮雪没有哭!

被赵科侮辱,程暮雪没有哭!

甚至被踩在脚下,人格和尊严卑微到了极致,程暮雪依旧没有哭!

可是,当被家人放弃的那一刻,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自嘲的笑了笑,程暮雪,你早该料到是这个结果啊,可是你还傻乎乎的奢望着那只有一点点的可能!

你所谓的血脉亲人,只是把你当做一个利用工具啊!

看着眼前的程暮雪,夏未央心中又是狠狠一揪,家人,本应该是自己最大的靠山,可是,在自己眼前,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放弃,这个姑娘心头,该有多绝望啊!

冰冷的寒意,在身上蔓延,突然间,一丝久违的暖意,披上心头。

程暮雪睁开眼睛,只见夏未央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温润的双眸,带着丝丝笑意:“三个月前,你护下了我,那么今日,就换我来,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