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另一边,夏未央站在马路边上,半仰着蓝天,淡淡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野兽男子恭敬的回应道:“太子殿下在哪,属下自然就在哪!”

“呵呵......”

夏未央笑了笑,突然声音一冷:“未经允许,私自离军,凌破军,你这大夏九龙骑,是不想干了吗?!”

大夏军队,战无不胜,有九大龙骑,乃为当世战神,镇压诸国!

而眼前的凌破军,正是九龙骑之一,虎啸龙骑,凌破军!

听到夏未央发怒,凌破军噗通一声单膝跪地:“太子殿下,您孤身一人离开,我等实在放心不下!”

“您身份高贵,身旁又岂能无人侍候?”

“不仅是我,无数人得知您消息的人,都在赶来!”

“就算您不是大夏太子,也是我凌破军的少主,我等宁愿舍弃现在的高官厚禄,只求能够留在您身边侍候!”

“你们......哎......”

夏未央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后挥挥手:“起来吧!”

“我可以答应,你留在这里,但是未经我允许,不得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少主!”

夏未央挥了挥手,凌破军离开,随后,程暮雪的身影走了出来。

他连忙走了过去:“暮雪,正好我在这里租了一间房子,这一段时间,就先去我那里休息吧!”

“你放心,房子很大,一人一间房也没有问题,不过现在,我们应该先去医院,给你上点药。”

程暮雪捋了捋鬓角的碎发,柔声开口道:“夏未央,其实,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救你那一次,因为我看到你身上穿着我们国家的军装,你是我们国家的军人,所以,我只是做了一个每个大夏国百姓都会做的事情。”

“而且,你今天打的人,叫赵科,是青山城首富的儿子,赵家在这里,一手遮天,得罪了他,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夏未央,你走吧,赶紧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听着程暮雪发自心底的担心,夏未央眼神也越来越柔。

这个善良的小姑娘,不管到什么时候,永远都是在为他人着想,可是,如果我要是走了,你自己,又如何逃得了赵科的魔爪呢?

而且,虽然程暮雪一个劲的在否认,但他清楚的记得,那一夜,绝对发生了一些事情!

所以,他更要留下来,寻求一个真相!

“暮雪,你放心,赵家想要对付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是了,你看你嘴角还留着血呢,走,我们先去医院。”

架不住夏未央的要求,程暮雪只好由他搀扶着前往医院。

一个路口,行人横道绿灯亮起,叶凡搀着程暮雪过马路,突然间,左边横空飞过来一块砖头,夏未央连忙护住程暮雪,抬手去抓,然而,这仅仅是一个诱饵,与此同时,一阵急促的轮胎摩擦声骤然响起,一辆轿车,从另一面猛然朝着他们撞了过来!

夏未央目光深深一凝,环住程暮雪的腰肢,正准备保护她离开,然而,就在这时,程暮雪不知从哪冒出来一股力气,猛然将夏未央一推:“小心!”

猝不及防之下,夏未央被推到一边,程暮雪的身体,腾空而起!

“暮雪!”

夏未央双目欲裂,三步并做两步,踏着车顶凌空而起,在空中接住了程暮雪的身体!

落在地面上,他狠狠的看了一眼车辆,来不及多想,一路朝着医院狂奔!

“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啊!”

“我能躲开的啊!”

看着昏迷不醒的程暮雪,从未有过的害怕,在他心头开始蔓延!

一路奔赴在医院,连忙交到医生手中,病房外,叶凡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双眸带寒!

那辆车,一开始不是冲程暮雪去的,而是冲自己来的!

自己刚到青山城,谁最想杀自己?

无疑就是刚刚被自己打完脸的赵家大少!

赵科......

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一抹杀意,悄然升腾!

你最好祈祷暮雪不会出任何事情,要不然,我让你整个赵家,为她陪葬!

“家属?谁是程暮雪的家属?”

医生的呼喊,打断了他的思绪,夏未央连忙迎上去,开口问道:“医生,我是程暮雪的家属,请问她怎么样了?”

医生用责备的眼光看着他:“你这老公是怎么当的!病人都怀孕三个月了还带她出来瞎跑?!”

咔嚓!

一道惊雷,猛然在夏未央脑海炸响!

血痕,碎衣服,不辞而别,这一切的一切,终于在夏未央脑海中串在了一起!

怪不得,那一夜的事情,她什么都不愿意说!

怪不得,她见到自己,却一个劲的要赶自己走!

原来,她怀孕了!

怀的,是我的孩子吗?!

没错!一定是我的!

想到这个女孩的笑容,想到她肚子中那个与自己血脉相融的生命,夏未央的眼神,也不由的充满了憧憬。

“喂,你还在听吗?”

“啊?”

夏未央赶紧回神:“您说什么?”

医生白了他一眼:“我说,还好送来的及时,需要动个小手术,不过要是再耽误一会儿,颅脑进血,恐怕就成大麻烦了!”

“医生!不管做什么样的手术,请你尽快安排,钱不是问题!”

“这个手术,我们医院的林主任最拿手,既然你说钱不是问题,那我就安排给他了!”

“好!麻烦你了!”

医生开始忙碌起来,手术室外,一个阴暗的拐角,叶凡拿出电话:“破军,半个小时,给我查出那辆车的所有来源!”

“是,太子!”

挂断电话,正巧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从手术室内出来,男子约莫四十左右,一脸的高傲,他看了夏未央一眼,带着浓浓的强调:“你就是病人的家属?”

夏未央点点头:“是我。”

“我是病人的主治医生,林子祥,病人这个手术啊,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要是一不小心啊,也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这个,你明白吧?”

夏未央点了点头:“我明白,林主任,请你费心了!”

林子祥眨了眨眼睛,看着再也没有下文的夏未央,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你确定,你明白?”

夏未央反倒有些奇怪了,手术都是有风险的,医生有告知风险的义务,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看着他一副不上道的样子,林子祥凑前过去,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搓捻:“这场手术,她的生死,全在我一念之间,要是万一我的手不小心抖一下,那可就是一尸两命啊......”

“现在,你明白了吗?”

夏未央的脸色,骤然变得十分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