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替嫁女配(1)

顾陌刚有了意识,面前俊美的男人就冷冰冰的对她说道:“顾陌,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商量,只是通知你而已,立刻把这份离婚协议签了。”

刚来到这个位面,顾陌的灵魂还无法完全融入这具身体,此刻灵魂被扯的撕心裂肺的疼。

她满身冷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然而屋子里这么多人,都只用冷漠愤怒的眼神看着她。

一个打扮贵气、保养得宜的中年女人皱眉,不耐烦的说道:“陌陌,你不要再装了,你这样无济于事。”

随后语重心长起来。

“陌陌,司承本来就不是你丈夫,现在你妹妹回来了,你本来就该物归原主,把司承让给你妹妹。”

“灵灵这些年在外面一个人养孩子,受了很多苦,在她受苦的时候,你却在司家过好日子,你不觉得亏欠她吗?”

“小宝是你的亲侄儿,你就忍心看着他生活在单亲家庭长大,没有爸爸吗?”

“陌陌,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还是不肯成全你妹妹吗?难道你真的想要你妹妹背负未婚生子的名声被人骂一辈子吗?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司承是在不知道灵灵是他未婚妻的情况下,就喜欢她,和她有了孩子,说明他们两个有缘分,你怎么就非要拆散他们呢?你就见不得你妹妹好是不是?”

“灵灵喜欢司承,没有司承她一辈子都不会幸福的,你看看这些日子她憔悴成什么样子了?还因为对你的愧疚哭晕过去了好几次,心理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你真的要逼死她你才甘心吗?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冷漠无情的女儿?”

“灵灵已经为你牺牲很多了,好不容易得到了幸福,还有了孩子……”

巴拉巴拉,一顿指责,仿佛这个妹妹所有的不幸,都是她造成的,她必须要贡献出自己所有的一切去补偿,才算是对得起顾灵。

此刻顾陌都能感觉到胸腔里压过来的窒息感。

那是原身残留在身体里的情绪。

没错,现在的顾陌,已经不是原来的顾陌。

她是来自几千年后星纪元3024年的杰出科学家,因为3024年物资匮乏,作为科学家的她,利用高端科技制造出了一款光脑空间系统。

光脑系统既有储藏功能,也能帮她捕捉到位面与自己灵魂高度契合的身体。

而这些身体的主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灵魂无法再回到身体里的,或者不想回去的。

为了借用这些身体来到位面收集物资,顾陌承诺可以帮这些原身完成一个心愿。

因为光脑系统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因素,因此顾陌成为了这款光脑系统的第一个使用者。

最坏的情况,最后还是发生了,她能利用光脑系统穿梭在任何位面,却发现无法回到3星纪元3024年。

顾陌只能一边改进光脑系统,一边收集物资。

而现在这个位面,是一本小说生成的位面。

小说女主角顾灵与男主角欧司承从小就有了婚约,但两人长大后从没有见过,而且为了在家族斗争中取得胜利,欧司承扮猪吃老虎,一直假装残废,外界传他性格残暴冷漠。

顾灵不满意家人把她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在结婚前去买醉,走错房间,在酒店与陌生男人春风一度,结婚前一晚更是逃婚,离家出走。

顾家家世底蕴均比不上欧家,女儿逃婚,他们承受不住欧家的怒火,于是让大女儿替嫁过去。

而逃婚的顾灵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一个人在国外生下了一个天才萌宝,还认识了男二韩修远,得到了韩修远的照顾。

五年后,顾灵回国遇到了欧司承,欧司承认出她就是那晚上的女人,决定要把这个女人宠上天,让她再也无法下床逃跑。

两人你追我逃没羞没臊一言不合就床上解决问题的模式,最后经历了一系列狗血误会和爱情考验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顾陌,现在就是书里连姓名都不配拥有、几章就下线的炮灰——女主角顾灵那个替嫁的姐姐。

顾母生原身的时候,老公出轨在外面找了小三,顾母迫切的想要生下一个男孩巩固自己的地位。

预产期那几天,小三又上门挑衅,气的她难产,受了许多苦,却生下了一个女儿。

所以顾母不喜欢大女儿。

而生顾灵的时候,顾家的生意好了,老公也回归家庭,顾灵得到了顾母的喜爱。

再加上小女儿从小天真活泼,聪明懂事,还会多门才艺,带出去都特别有面子,而大女儿却沉默寡言不会说话,学习成绩也不好,就是一个不讨喜的存在。

所以顾母更加偏爱小女儿,大女儿可有可无。

潜移默化之下,顾父也不待见大女儿。

外人甚至都只知道,顾家只有顾灵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根本不知道原身的存在。

在顾灵逃婚后,顾父顾母毫不犹豫的把原身推出去,让她代替顾灵嫁给了欧司承,又在顾灵和欧司承相爱后,要求原身把丈夫让出来,称欧司承本来就该是顾灵的丈夫。

顾灵那个天才萌宝也成了神助攻,为了成全父母,让原身这个第三者消失,想出了恶作剧来整顾陌。

然而原身身边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孩子聪明的表现,要是原身计较,那就是原身不对。

你一个大人,跟孩子有什么好计较的?

小孩子恶作剧一下而已,有多严重?

甚至这个小孩还想出了找人绑架原身,恐吓原身的恶作剧。

却没有想到,他找的人却真的动了心思,把原身和顾灵都绑架了。

绑匪拿了赎金后,却嫌钱少,只愿意放一个,让欧司承来选。

欧司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顾灵,把原身丢下了,甚至绑匪要的第二笔赎金,欧司承也没有打过来。

绑匪意识到要不到钱,直接就把原身放了,毕竟他们只想要钱,并不想杀人。

然而毫发无损回来的原身,却被所有人指责,说那些绑匪都是她安排的,她是自作自受,没有人想过她一个年轻女人在被绑架的那些日子里有多害怕,也没有人知道欧司承把顾灵带走,将她丢下的时候,她有多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