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前太子太傅秦洪助纣为虐,伙同叛贼李义,戕害先皇,念及功勋,酌情剥夺其官职,判抄家,男丁流放千里,女眷尽数为奴,钦此!”

尖利的声音刚刚落下,禁卫军如蝗群一般绕过跪在门前的众人,涌入秦府,踏过精心照料的花草,砸烂亭台回廊,名满天下的秦家,就此沦为阶下囚,从此盛京城清名巷内再无秦家清名!

“老太君,接旨吧。”

跪在最前方的老人,颤抖的伸出手接过圣旨,高声叩谢:“老身带秦家众人,叩谢皇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家众人的谢恩声随后响起,这整齐洪亮的声音更像是对皇权的一种嘲讽,对那高坐在龙椅上的新帝的一种控诉!

大太监成公公不免叹息,世人皆道秦家出人杰,天下文人皆奉秦家为首,秦家就是一部活着的盛国国史,可看了秦家女人才会发现,秦家在盛国繁盛几百年不是没有缘由的。

每个人眼中都含着热泪,即便已经被打上罪人的烙印,即便府中已经没有男人能够做主,这群弱质女流依旧以单薄身躯,维持着整个秦家最后的尊严。

直挺的脊梁,犹如傲立寒霜的寒梅,凌寒不惧。

可惜,秦家人太倔强了......

成公公走到老夫人面前,压低声音说:“皇上知道秦家还有一块丹书铁券。”

成公公声音虽低,但还是被搀扶着老夫人的秦无忧听见了,她眉眼低垂,即便听到这样震撼的消息也没漏出一丝诧异或者意外的神色。

老夫人拄着龙头拐杖,目光淡淡的扫过成公公:“是,我秦家还有一块太宗赐下的丹书铁券!”

老夫人说完,从袖兜里掏出那块早就准备好的丹书铁券,高举过头顶。

古朴厚重的铁劵,在冷阳下闪烁着威严。

“太宗,秦家,有负太宗所托!”秦老夫人粲然一笑,目光几分冰凉:“这丹书铁劵我秦家不配拥有,请皇上收回!”

这次来抄家是一个目的,另一个就是这丹书铁券,来之前皇上已经交代过,如果秦家知事主动交出来最好,若不然可采取一些强硬手段。

现在看来,秦老夫人虽然老了,但心思一如既往的通透。

“那我就将铁劵请回去了。”成公公诚惶诚恐的接过丹书铁劵,恭敬地放入锦盒内,又从怀中掏出一旨明黄绢布:“皇上感念秦家为盛国做的一切,特意开恩,准许秦家保留五人,不入奴籍不必流放,老夫人决定好后,将这五人的名字写于绢布上,老奴会呈给皇上。”

“另外,此间宅邸,乃太宗所赐,你们可以继续住着。”

“老身,谢皇上恩典!”

秦无忧看着祖母握着明黄的绢布,那一刻她特别想上去把这纸象征着皇权威严的绢布踩在脚下!

等所有人散去,秦家只剩一群老弱妇孺和满地的残垣断壁,他们这些人都在这间宅子里生活,很多人都在这里出生老去,这里是他们的根,承载着很多人一辈子的记忆,如今,全都幻灭了......

前厅,看着一屋子少男少女,老弱妇孺,秦老夫人再也忍不住,脸上血色尽退,差点瘫倒在地。

“祖母!”秦无忧惊呼,眼疾手快的扶住秦老夫人。

看着祖母血色尽退的脸颊,秦无忧像被人捏住了心窝。

“老夫人!”

“母亲!”房间里顿时乱了,所有人想都涌上前来。

秦无忧脱下外衫铺在地上,老夫人的贴身嬷嬷扶着她坐下,给老夫人顺气按穴位,老夫人才缓过来。

“祖母。”见祖母醒了,秦无忧蹲在老夫人跟前,紧紧抓着老夫人的手,担忧的唤道。

秦老夫人紧紧闭上眼,嘴边笑容凄惨,眼泪滑落。

“无忧啊,秦家没了,没了!”老夫人痛哭流涕。

房间里响起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最后所有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几个女人更是抱着自己的儿女,哭的不能自己。

“我们秦家明明什么都没做,他们凭什么抄我们家!”

“什么戕害先皇,先皇说不定是被谁弄死的,那些个皇子......”

“住口!”秦无忧一声冷喝,吓得一屋子人全都不说话了。

秦无忧单薄的身影站在空荡的大厅中,环视这一屋子老弱妇孺:“别忘了什么叫祸从口出!”

“我们就是发发牢骚。”有人忍不住抱怨。

“发牢骚也不行。”秦无忧的强硬,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记忆中的秦无忧,应该是万事不萦于心慵懒闲散,而不是如今冰冷无情,让人陌生的样子。

还有人要说话,却被老夫人喝止了:“都闭嘴!无忧说的没错,你们是不是要把皇族对我们的最后一分隐忍也消耗殆尽,送全家人上黄泉!”

大夫人眼含热泪,怒声道:“娘,我们只是难过,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败了,族中那么多儿郎到现在生死未知,我们......”

我们对新皇有恨啊!

这最后一句话,到底忍住了没说出口。

论难过,秦无忧不亚于任何人,她从小在祖父的膝头上长大,在父亲的肩膀上看遍盛京,可现在祖父父亲生死未卜,各位叔伯兄弟更是不知安危。

老夫人何尝不是如此,这些人是她们的男人,父亲,叔伯,是整个秦家的脊梁!

“皇上已经开恩了......”这句违心的话,用尽了老夫人所有的力气。

秦无忧知道这只是老夫人对她们的一种安抚,可是放眼看看这群娇软懒散的贵妇千金小姐贵公子,如今安抚对她们有用么?!

她们要的应该是认清楚现实!

“祖母。”秦无忧眼底翻滚着仇恨:“皇上如果真的开恩,就应该一道奏折直接把咱们秦家满门抄斩,送咱们全家一起上路,黄泉路上到也不算孤单,更不会堕了咱们秦家百年清名!”

“可他没有,他留了咱们秦家人的命,对外他是仁慈的新君,可我清楚,他分明就是在折辱咱们秦家人的傲骨,他在埋怨咱们,埋怨当初他上门来拉拢祖父,被拒绝了!”

“无忧,别说了!”老夫人痛苦的闭上眼,所有人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秦无忧。

秦无忧知道,要让她们突然面对这么残酷的现实,很难接受,可秦家已然成了新帝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她们还像之前那么生活,等待他们的一定只能是黄泉地狱!

既然谁都不肯做这个恶人,那就让她秦无忧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