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现在祖父,父亲叔伯兄弟们都被流放了,此生能否再见都已未知,留下咱们这些被养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妇人小姐们,还不是随便别人折辱!”秦无忧抓住老夫人颤抖的手:“祖母,这么多年咱们秦家得罪了多少人,我想你也清楚,他不敢明目张胆的折辱祖父父亲等人,便将矛头对准我阖府女眷,将我们冲为奴籍。”

“奴代表什么祖母你很清楚,别说是玩弄就是打死了也只落一句死了活该,他其心可诛!”这个他所有人都知道是谁,无非是那高坐在龙椅上的新帝!

“祖母,你看看秦家,看看我们,想想已经满头银丝的祖父,这就是忠臣的下场!”

他们都被秦无忧的一番话点醒了,是啊,男人最大的屈辱是什么?不是没钱没势,而是护不住自己的女人!到时候就算是秦家二郎们侥幸活下来,恐怕也已经成了天下人的笑话!

如此这般,那位的心,可真脏!

房顶,亲眼目睹了一切的两个人,相视一眼。

站在后侧的男人低声说:“主子,还找么。”

为首的男人浑身被黑衣笼罩,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玄深的眸色藏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淡淡笼罩在那明明双目通红浑身颤抖,却倔强不肯低头的丫头身上。

良久低醇的声音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回。”

祖母不再说话了,她颤抖的抓紧秦无忧的手,目光流连在这个记忆里娇软的孙女脸上,她很庆幸,庆幸秦无忧小时候由秦洪亲自教导过,否则此刻,她们这群孤寡恐怕就只能等死了!

无人知道头顶发生的小插曲,秦家众人现在要面临一个很艰难的抉择......

满府上百人,只能保下五个,不管选谁放弃谁,都无异于钝刀子割肉。

二夫人握着儿子的手,再看看女儿,一咬牙,将刚刚八岁的儿子,推到了老夫人跟前:“娘,我们二房,选择念恩。”

二夫人赵寒烟说完,红了眼眶,愧疚的对无忧说:“无忧,对不起。”

秦无忧都懂,她不怪母亲,更不怪弟弟。

三夫人也推出了自己的儿子:“我们家选择念安!”

最后只剩大房没有发话了。

秦无忧朝大夫人看去,正对上大夫人平静的目光,她眼角有泪光,眼底却比谁都坚定。

“娘,我们大房。”大夫人深吸一口气:“我们大房选我!”

老夫人扶着大夫人的手一紧,追着问:“真的?!”

大夫人重重点头:“是!”

“大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三夫人忍不住问。

大夫人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明白她的选择,却没有人质疑猜忌,就是这样的秦家,才让她做了这样的决定......

“念武是秦家的儿郎,只有他一同被流放,才会让流放的人们有主心骨。”

大夫人眉目柔和,朝站在不远处脊背笔直的九岁少年招招手:“念武,到娘这里来。”

少年举步来到大夫人面前,仰着脸一脸依赖的喊道:“娘。”

大夫人摸了摸少年稚气未褪的脸颊,眼眶滚烫:“念武,你相信娘么。”

“念武相信娘!”

“好。”大夫人逼退眼里的泪光:“念武放心,娘一定给念武挣个前程回来,在此之前,你要跟随祖父爹爹,和几个叔叔,一起去很远的地方,你是男子汉,一路上要照顾好他们,知道么?”

念武鼻尖泛红,狠狠擦去眼角的泪水,涨红着脸用稚嫩颤抖的声音大声保证:“我记住了,请娘和祖母,两位婶婶放心!念武一定会照顾好祖父,爹爹,各位叔叔和兄弟们的!”

“好孩子!”大夫人华研崩溃的抱住念武,无声的哭了起来。

尚未平复的哽咽,又化作离别的眼泪,整个秦府都笼罩在浓重的悲伤里。

秦无忧走上前,摸了摸念武的头顶,怜爱地说:“念武,你是个乖孩子,但你不能去。”

大夫人抬起头,美眸红肿地看着秦无忧。

“大伯娘,念武是您跟大伯唯一的孩子了。”

秦家有祖训,纳妾不得超过两人,且妾室须得身家清白。

到秦无忧父亲这一辈,她爹纳了一个妾室,是当初父亲身边的侍书,属于红袖添香。

三叔纳了一个妾,也是身边的通房丫鬟。

至今在外游学未归的四叔截然一人。

再就是大房,大伯与大伯娘成亲近二十载,至今恩爱依旧鹣鲽成双,大伯未纳一个妾室。

念武之前,大伯跟大伯娘还曾有过一个儿子,不过那孩子七岁的时候,夭折了,大伯娘为此大恸,伤了身体,过了好几年,才生了念武。

生念武的时候,又伤了身子,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一句话,又惹哭了大伯娘,念武是她跟秦文昌唯一的孩子了,如今文昌被流放,她怎么舍得再让唯一的儿子,也离开自己!

可她,没办法啊!

念武是秦家的儿郎,他爷爷秦洪是前太子太傅,他爹秦文昌是两榜进士,官拜吏部尚书,他是兄弟姐妹们的领头羊,是承上启下的接班人!

秦念武身为秦家未来的领头人,身上肩负着整个秦家的未来,这种危难的时候,谁都能退,但念武不能!

纵然她华研有万般不舍,也不得不送他去流放,不然,秦家的人心,就散了,人心散了,秦家也就散了!

“无忧说的没错。”老夫人走到大夫人和念武身边:“算上华研,一家一个,我老婆子也算是公平了,剩下两个人,就由我老婆子自己做选择了!”

“大房就剩念武这一个独苗了,你们说我老婆子自私也好,糊涂也罢,念武,是绝对不能走的!”

“娘......”

“华研啊,老婆子我知道你是怎想的。”老夫人打断大夫人的话:“可你也得为文昌考虑考虑啊!流放啊,念武要真是在路上出了点什么事,文昌可就绝后了啊!”

老夫人不给大夫人任何反驳的机会,拉过秦无忧:“还有。”

“无忧!”秦老夫人把秦无忧推到三个孩童身边:“无忧,秦家就交给你了。”

秦无忧往前一步,哽咽着摇摇头:“祖母,不该是我,最后这个名额,该是你或者祖父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