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秦无忧拒绝了祖母的搀扶,挺直脊背,温柔的声音多了几分坚定:“祖母,大伯娘,母亲,三婶,我知道,你们很无助,我也知道,秦家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三个弟弟还小,他们需要时间成长,祖母,您把秦家,交给我吧。”

“无忧,你在胡说什么!”赵寒烟冲上来阻拦:“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

“娘。”秦无忧看着赵寒烟:“我们没有时间了!”

赵寒烟呜咽的痛哭起来:“都怪娘,都怪娘,是娘没本事,娘没本事保护你们姐弟,呜呜!”

“娘,你别哭,我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你一个女儿家去抛头露面,这辈子就毁了,以后该怎么办啊!”

啪啪啪!

一下一下的鼓掌声传来:“无忧,大伯娘小看你了。”

“还有我。”在一边哭的泪眼朦胧的三夫人孙花开重重拍了拍秦无忧的肩膀:“你这孩子,跟你三婶我一个脾气,放心去干,不就是没有男人了么,谁说咱们女人就不能自力更生的!三伯娘也挺你!”

说道没有男人了,孙花开又趴在三夫人的肩膀上哭开了:“秦老三,你这个负心汉,你要是不活着给老娘滚回来,老娘就带着念安改嫁!”

二夫人绞着手帕安慰别人,也安慰自己:“他们会回来的,会的。”

秦老夫人扶起秦无忧:“从前,你祖父就说,如果你是男儿身,将来的成就必在他之上,从前祖母不懂,现在祖母明白了,但祖母多庆幸,你是女儿身,不然此刻,咱们连个依靠都没有了。”

老夫人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当眼泪滑落的时候,老夫人崩溃了:“无忧,祖母对不起你!”

让无忧免罪,本身就是她有私心,她想让无忧抗下秦家的重担,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秦老夫人的心却疼得厉害

“祖母,我都明白的,我不怪你。”秦无忧握着祖母苍老的双手:“我是秦家的孩子,是你跟祖父的孙女,只要秦家需要我,我义不容辞!”

“祖母,相信你,祖母也,谢谢你。”老夫人从怀中掏出一块古朴的血玉塞到秦无忧手中:“这是秦家家主的信物,祖母,就交给你了。”

秦无忧手中的血玉,重如千金,她却死死的握着:“祖母,我答应你,穷我一生,必让秦家重回巅峰。”

房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秦无忧单薄瘦弱的背影上。

危难关头,秦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

剩下的,就是那些下人了,事发的时候,有一些下人趁乱逃跑了,留下的人数不多,尽都是心腹。

剩下的丫鬟不多,只有十个人,秦无忧把这十个人的牢牢记在心里,等秦家崛起,她一定会偿还今天不弃之恩!

“琅嬛,你去把我之前让你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琅嬛:“是,小姐!”

琅嬛跑回秦无忧的无忧院,从床板的地缝下,掏出一个包裹,藏在怀中跑回主院。

秦无忧接过包袱,让琅嬛和韶华带着下人在院中搜找可用的东西,不拒是什么,全都收拢到住院来,就进了内室。

看到秦无忧怀中的包裹,二夫人赵寒烟好奇地问:“无忧,这是什么?”

秦无忧关好门,走到祖母跟前,打开包裹:“祖母,你看。”

包裹里,藏着一些银票还有金首饰。

“无忧,这是......”

“这东西怎么来的?”

秦无忧说:“我藏起来的,头几天,祖父总是唉声叹气的,说什么时也命也,加之祖父父亲等人进宫数日不回,我心头不安,就悄悄藏了一些,想着未雨绸缪。”谁想到真的会派上用场。

老夫人看着金光闪闪的手势和将近五万两的银票:“未雨绸缪,好一个未雨绸缪。”秦家人安稳太久了,早就失去了对危机的敏感,若不是无忧的玲珑心思,她们连下一顿温饱都不知道在哪。

“那个......”就在此时,三夫人往怀里掏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我这也有点......”

看着三夫人掏出的几个金镯子,大夫人和二夫人齐齐拎住了三夫人的耳朵:“老三,你竟然还私藏!”

三夫人哀嚎求饶:“大姐二姐饶命,这不是念安调皮,总拿我镯子玩么,早上被我抓住了,还没来得及送回去就被抄家了......”

大夫人松开手,叹息道:“真不知道该说你是运气好,还是心眼多!”

“姐姐,还有我......”三夫人这一带动,竟然有好几个丫头都掏出了东西,从珍珠到金锞子,一收拢,竟也不少。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大家争相献宝的动作,秦无忧竟然笑出了声:“你们真的是......”太可爱了。

可是笑着笑着,她就哭了,如果祖父父亲和各位叔伯兄弟们都在,该多好。

秦无忧收拾了情绪,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拢到一起:“这些东西,就由我保管,等风头过一过,我们要用这些钱翻身。”

秦无忧思来想去,还是去了大理寺,结果跟她想的一样,人家根本不让她探监,没办法,秦无忧知能回到府中,找到老夫人:“祖母,朝中如今可还有能相信之人?”

老夫人问:“你没见到你祖父他们?”

“是,大理寺那边根本就不让我进去。”

老夫人想了一会才说:“有一个人。”

老夫人告诉秦无忧的这个人,名叫楚清河,官拜正五品谏议大夫,为人正直,是祖父少数忘年交之一。

天一黑,秦无忧来上了门。

但在楚府门口,她吃了闭门羹,门房一听她姓秦,就说什么都不让她进去。

眼看天色渐深,再见不到人,再见不到楚大人,就来不及了。

秦无忧只能转到秦府后门,搬了几块大石头,企图翻墙而入。

她踉踉跄跄的踩在石头上,使劲儿攀着墙头,刚爬上去,就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嗤笑:“原来这就叫红杏出墙啊。”

秦无忧双腿跨坐在墙头,抬头就看到茂密的树冠里,坐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她眯了眯眼,直接无视了男人,闭着眼纵身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