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好在墙边是一片草丛,除了摔疼了一点,没受伤。

黑夜中,她左右看了看,找了一个方向,就往那边而去。

“诶,那边是后院。”

秦无忧还是装听不见,认准了自己的方向,大大方方的往前走。

没走多远就被家丁发现了。

“谁?”

秦无忧看着朝她围拢而来的家丁,不卑不亢地说:“秦府,秦无忧,前来拜见楚大人!”

“秦家?”

秦无忧忽略他们眼中的复杂和手中的棍棒,迈步往前。

“警告你别动!”

秦无忧往前一步家丁们就往后一步。

秦无忧扬起脖颈,声音一声比一声高的喊道:“秦府秦无忧,前来拜见楚大人!”

“秦府秦无忧,前来拜见楚大人!”

坐在树上的男人,遥遥看着这一切,唇角上扬。

秦无忧的声音,很快就惊动了府中主人。

楚大人见到秦无忧的时候,她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面对这么多人,秦无忧却面不改色,这让楚大人想到了秦洪,当年老秦舌战天下群儒的时候,也是如此悍然无惧。

楚大人叹息,挥退了下人:“都下去吧。”

家丁们退下后,秦无忧终于见到了这个留着长须的楚大人。

秦无忧话都没说,直接弯腰驶离:“无忧给大人添麻烦了,无忧跟您赔罪。”

“哎呀,丫头你这是何苦。”楚大人虚扶起秦无忧:“我大概知道你是因何而来了,可是这事,我爱莫能助。”

秦无忧说:“楚大人,我知道我的请求另您为难了,可请求你看在过往跟祖父的情分上,让我见见祖父他们。”

见楚大人还在迟疑,秦无忧下了一剂猛药:“楚大人,秦家现在是获罪了,但皇上并没有要秦家众人的命,焉知我们秦家不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这句话倒是让楚大人斟酌了片刻,良久,他才一咬牙:“罢了,老夫我就豁出去一次,带你去大理寺走上一遭。”

秦无忧拜谢:“大恩大德,秦家没齿难忘,另外还有一事想请求楚大人。”

秦无忧从怀里掏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说:“请大人帮忙兑换成小额银票,另外在准备一些御寒的衣物食物等。”

楚大人:“......”

“世侄女,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有备而来四个字说的尤其咬牙切齿。

秦无忧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过分,但她没有别的选择了,秦家现在的处境根本就不容许她露出这笔钱财,去给祖父他们准备东西,她只能赌,赌楚大人尚有良知!

“你就不怕,我报官?”抄家私藏,这可是欺君的大罪。

秦无忧凝视着楚清歌的眼反问:“楚大人会么?”

之前他也许可能会,但现在,他不会了,这些东西出现在他楚府,说出去难辨真假不说,就看这丫头这黑心的程度,恐怕还有后手等着他呢。

楚清歌摇头苦笑:“秦洪那个耿直的老家伙,怎么教出你这么个腹黑无赖的丫头。”

楚清歌说着却还是按照秦无忧的意思做了,秦无忧将东西分成几份包裹,每个包裹里都有一套厚衣和一些馒头。

“时间仓促,就只能准备这些了,世侄女走吧。”

秦无忧背着楚清歌将小额银票全都塞到馒头里,从地上抓了一把土,扑在脸上,稍稍遮挡了一下本来的容貌,然后拎着这些包袱,跟楚清歌去了大理寺。

“来者何人!”

大理寺门前,楚清歌亮明身份。

守卫见到是楚大人,问明来意,就放行了。

秦无忧低着头跟在后头,混进了牢房。

在牢房的最里面,秦无忧见到了久违的家人。

“祖父,父亲!”

“我怎么好像听到无忧的声音了?”祖父躺在稻草对上,双眼浑浊地看向牢房外。

“是无忧!”

“无忧!”

秦无忧的父亲搀扶着年迈的祖父,来到牢房边,这才发现,秦无忧身边还站着熟悉的老友。

“楚老头,你怎么来了?”

楚清歌意味深长地看了秦无忧一眼:“老秦,你教出一个好孙女啊!”

秦无忧毫无愧色的开口赶人:“楚大人,这里闷热,你先到外头等我吧。”

“哎,翻脸不认人的丫头。”话是这么说,楚清河还是识趣的将空间都留给了秦家人,他知道,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等到楚清歌的身影消失,秦洪开口便是责问:“无忧你怎么能到这里来!”

秦无忧看着旦夕之间仿佛老了几岁的祖父,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泪:“祖父,我不放心你们,我必须来。”

秦无忧的父亲紧张地问:“家里怎么样了?”

“你祖母和婶娘们都怎么样?”

秦无忧环视过一张张熟悉的脸颊,他们穿着白色的囚服,手上脚上都带着沉重的镣铐,秦无忧难受的不行,她的祖父父亲和各位叔伯兄弟们,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秦无忧压抑着内心的悲伤,上前抓住了祖父和父亲的手:“家里都好,你们别担心,我长话短说。”

秦无忧把包袱递过去:“里面我给你们准备了东西,粮食没多少,省着点吃。”

秦洪立刻看中了孙女一眼,秦无忧朝秦洪眨了眨眼,秦洪点了点头:“好孩子。”

秦无忧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凑到祖父跟前说:“祖父,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么。”

秦洪蹙眉迟疑了一瞬,然后摇摇头:“没有了,回去吧,告诉你祖母他们,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她一直想知道,皇帝为什么这么忌惮秦家,别说是什么名声,也别说是那丹书铁券,秦无忧直觉,秦家似乎还藏着什么秘密,但看这个情况,祖父似乎并不想说。

秦文盛了摸女儿的头顶:“无忧,为父对不起你。”

秦无忧摇摇头:“爹,我姓秦,这是我的责任,此去路远,你务必照顾好祖父,秦家获罪的消息已经传遍天下了,料想四叔应该也知道了,我猜四叔一定会在某个地方跟你们碰面,到时你们让他来找我,家里有我,你们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