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生怕来不及

“好妹妹,你听哥解释呀!”假如此刻真的是向明日本人,估计向明月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然后还跑出去找她爹向阳开,但易容成向明日的姜新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应该放向明月去找村长告发向明日绑架罗洁的勾当,估计很快就能让事态发生转机了吧。

急忙从村长家出来,还原成自己的样子,不远不近地跟着向明月,也朝村委会的方向一路小跑,快速跟进……

到了村委会大院,看见父亲向阳开正在慷慨陈词地给好几十号村民开露天大会,情急之下口无遮拦,大老远就高喊:“爹,爹,我哥疯了,快去管管他,不管就出大事儿啦!”

全体村民呼啦一下子把头都转过来看向向明月。

村长向阳开老脸一红马上对大家解释说:“都是我把闺女惯坏了,一定是她又跟她哥闹矛盾跑这里跟我告状来了——大家休息几分钟,我得好好管教管教这个疯丫头了。”

村长向阳开说完,急忙离开开会的桌子,起身迎上去,一把抓住向明月的胳膊,就给拉进了他的办公室。

“什么事儿不能回家说,跑这里来丢人现眼!”向阳开进了办公室就没好气地这样呵斥说。

“爹呀,我哥疯掉了,他把罗洁给抓到咱家的农家乐,要强迫人家答应做他媳妇儿,不答应就硬来……”向明月急忙做出了情况说明。

“你从哪里听说的?”向阳开很是惊异。

“就刚才,我哥自己跑家里对我说的呀……”向明月立即这样回答道。

“不是吧,这样的事儿,他咋能告诉你呢?”向阳开心说,这个混小子,这样的事儿咋能告诉你妹妹呢!

“我也奇怪呀,可是哥说他想让我去农家乐劝劝罗洁乖乖从了他……”向明月也不可思议,但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你咋没听你哥的话,去劝罗洁答应嫁给你哥呢?”向阳开反倒这样问了一句。

“听爹这话的意思,我哥这样做,爹是同意的?”向明月对父亲的反问十分不解,马上这样问道。

“你哥从小就喜欢罗洁,现在也算是事业有成了,好多姑娘挤破门槛要嫁你哥当媳妇,你哥却一个都没瞧上,唯独这个罗洁让你哥情有独钟,所以……”向阳开还真就给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答复。

“所以爹就纵容我哥把罗洁抓到农家乐去强迫她就范了?”向明月万万想不到,父亲居然是这样的心理和态度。

“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女孩子嘴硬心软,一旦你哥得手了,她也就是你哥的人了,爹也就不用再跟着操心了……”向阳开给出了所以答案。

“爹咋这么糊涂呢?一旦罗洁报警说我哥墙报了她,我哥还不得坐牢去呀!”向明月急赤白脸地这样提醒说。

“怎么可能呢,罗洁报警相当于自毁前程,将来还有什么脸见人,还有什么男人肯要他了?”向阳开却笃信打死罗洁也不会报警抓向明日的。

“爹呀爹,想不到你比我哥还**!”向明月简直被爹的逻辑给气疯了。

“你居然敢这么跟爹说话!”向阳开举手就要打向明月。

“因为爹和哥一样昏了头脑!”向明月边说边转身就往外走。

“你要干嘛去?”向阳开冲过来一把拉住了向明月。

“再不阻止我哥,必将铸成无法挽回的滔天大错!”向明月这样回答说。

“不许你去!”向阳开咋会放走女儿去阻止向明日的行动呢。

“难道爹想眼睁睁地看着我哥如此公然违法乱纪吗?”向明月再次这样质问道。

“那倒是不能——但也不该你去找你哥——等爹给大家开完会,亲自带你过去劝你哥别做傻事,行不?”向阳开忽然发现,自己不假装妥协,向明月肯定不依不饶,就来了这样一个缓兵之计。

“不赶紧去,可能我哥……”向明月还是急不可耐的样子。

“没那么严重,你乖乖在这里待着,爹争取十分二十分的就把这个会开完,让大家都散了,然后爹亲自带你去劝你哥改邪归正,这总行了吧?”向阳开却使出了这样的招数来稳住向明月,为向明日搞定罗洁争取宝贵的时间。

“那爹可得快点儿呀,晚了可能就来不及了!”一听父亲这样说,向明月也觉得有道理,毕竟自己去了未必能阻止了哥哥,所以才答应等父亲一起去。

“放心吧,爹比你还着急呢……”一旦向明月答应了,向阳开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出了办公室,回手就将房门给锁上了……

猫在向阳开办公室后窗外,听到父女俩对话的姜新,本来以为村长向阳开听了向明日要强迫罗洁的事儿,马上就能前往阻止呢,哪成想,这个老家伙居然跟向明日沆瀣一气,完全是一种放任自流的态度!

不行,等到向阳开拖拖拉拉把会开完,可能黄花菜都凉了,一旦罗洁被那个向明日给糟蹋了,那可什么都来不及了……

可是这样的情况下,又有什么法子能去营救罗洁脱离危险呢?

正发愁呢,忽然瞄见被关在村长办公室的向明月烦躁难耐,感觉燥热将她穿的那件带风帽的运动衣脱了下来,就挂在靠窗的衣服挂钩上。

急中生智,忽然冒出一个灵感——假如能拿到向明月的这件衣服,然后易容成向明月的样子直接去农家乐找向明日的话,或许还有机会救出罗洁吧。

说干就干!趁向明月走到朝阳的窗户看她爹给村民开会,声音很是嘈杂的机会,姜新将后窗给别开,找来一根儿树棍儿,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伸进去,够到衣服挂上的那件带风帽的运动衣,一点儿一点儿地朝窗口这边移动……

哪成想,眼瞅衣服被顺到了窗口还差一两尺的时候,屋里的向明月似乎听到了些微的动静,一回头,看见有个人影在用杆子偷她的衣服,立即喊了一声:“谁这么胆儿肥敢在村委会偷衣服!”

边喊,边立即冲过来试图夺回衣服逮住蟊贼……

瞬间,“做贼心虚”的姜新被吓出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