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胡闹,权少没有带证件,难道你们就不会去数据库里翻出来?”

一句话,彻底绝了夏天侥幸的所有想法。

这简直信了你的邪,她怎么忘记了,只要后台够硬,人家从数据库里也是可以调出个人资料的。

顿时,夏天感觉到了来至世界深深的恶意,还是她笔下的那些花美男善良一点。

权天睿对于这局长刻意的讨好,表示很受用,看着夏天一脸绝望的样子,伸出手想要在抓住她的手。

对于权天睿的触碰,夏天反射性的弹开了。

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权天睿那双深邃的眸子晦暗不明。

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那还等什么?”一句话,让工作人员办证的速度加快了。

当最后,夏天拿到那红本本的时候,还觉得这件事情太玄幻了,到现在她还没回过神来,她已经是已婚妇女了?

相对于夏天的哀叹,权天睿则是难得的好心情,连那冷清的眼眸之中都渲染上了几分笑意。

看到那笑意,夏天觉得特别的刺眼,将那红本本随手扔进了包包里,理都懒得理身边这个男人。

直接就走了出去,看着夏天气冲冲的样子,权天睿好心情的没有说什么。

只是当他跟着走了出去之后,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个干净。

“人呢?”权天睿双眼里酝酿着狂风暴雨,骇人的气息,让李锦的哀叹,他就是个命苦的。

“Boss,夏小姐在那里。”顺着李锦手指着的方向,权天睿准确的看到了夏天的位置。

瞧着她招手打车,更是气得权天睿咬牙切齿。

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直接在她上车之前截住了她。

“放开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就跟他结了婚,也就算了,这会儿自己回家都不能了?

“你们两个走不走啊!”司机按了按喇叭,有些不耐烦的吼道。

“不走。”

“走。”两人的声音同时喊出,只是权天睿那冰冷骇人的语气,让那司机都被吓着了。

看向夏天反抗的样子,以为她遇到了坏人。

“小姐,需不需要我给你报警?”虽然权天睿的气息骇人,但是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听到那司机这样说,夏天感激涕零,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要啊!这人绑架我。”

夏天的话,让给权天睿的俊脸黑了又黑。

“意思是这配偶栏上写的是绑匪?”

权天睿扬了扬手中的结婚证,那司机见到权天睿手中的结婚证,也知道是夫妻小两口吵架了,也放心了下来。

“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别再大街上闹啊!”

最后司机说完就开车走了,倒是权天睿微微挑眉,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也不说话,也懒得跟她在争辩,直接扛着夏天扔进了车里。

“去给少夫人收拾东西,打包回景园。”

虽然夏天也不知道景园在哪里,但是也知道肯定是他住的地方。

“不要。”开什么玩笑,她还没从已婚状态回过神来,就要跟他同居。

最后,她的反抗几乎是无效的,她就被带回了景园,在然后就是东西也被送了回来。

那速度快的让夏天咋舌,瞪着那个坐在她面前悠然看着报纸的男人,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撕了他。

当李锦带着人将她房子里所有的东西送到景园的时候,夏天更是无语的,她的所有东西都被打包了过来,连她心爱的小抱枕都没有放过。

当然,她工作的东西也没有放过,看的夏天嘴角直抽抽。

“少爷,请问这些东西放在哪儿?”

李管家看着眼前这些跟小山似得东西,也是颇为头疼。

权天睿这才抬起头,看向那些东西,也没有想到她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多东西。

“用得着我安排,她是你们少夫人,东西放在哪儿还需要我教?”

扔下手中的报纸,直接将夏天拖上了楼。

夏天挣扎着。“放开。”只是她的话向来都是被忽视的。

留下李管家跟李锦父子两个在原地看着那新婚夫妻两个怪异的相处方式。

“儿子,你说少爷说的是不是真的?那个女孩子真的是我们的少夫人?”

说到这个,李锦想到今天的事情,虽然到现在他也是云里雾里的,但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今天都去民政局了,结婚证都拿到手,应该是了。”

李管家瞪了自己儿子一眼,什么叫应该是,这本来就是是了好不好。

被权天睿几乎是拖进房间的夏天,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大男人,有钱又有颜,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拉着我跟你结婚,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权天睿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扔向了一旁的沙发上。

这才将夏天拉入怀中,直接擒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小嘴。

夏天的所有话都卡在了喉咙里,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自己眼前放大的俊脸,眨了眨眼,自己这是被亲了。

直接一把将权天睿推开,使劲儿的擦了擦嘴。“你......你干嘛。”

瞧着权天睿再次走过来,夏天戒备的看着他。“别过来啊!”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对于夏天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权天睿的耐心早就被消磨了干净。

“你说我为什么亲你?你我老婆,我不亲你,难道你还想我去亲别人?”

“谁是你老婆,你去亲别人也不管我的事情,本来结婚就是被你给逼的,又不是我自愿。”

权天睿双眸微眯,很好!

“是么?那我就看看你是不是我老婆。”

权天睿直接将夏天抱起,扔向了一旁的床上。

“**,你想干什么?”

夏天的身体在床上还没挣扎起,权天睿那修长的身子已经将她紧紧地压制在了床上。

“干什么?等下你不就知道了......”

这会儿夏天才真正的意识到了危险,她不是傻白甜,自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一双眼睛里满是惊恐,她不会真的失身在这里了吧!

显然权天睿根本不给她胡思乱想的机会,大掌已经探入了她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