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去年,某次许栖作为乙方去和甲方公司对接出现纰漏的合同。

回去的路上,高跟鞋的鞋跟忽然卡在下水道的井盖上,她试图扭了扭脚腕,并没有拔出来。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也不想当中脱鞋踩在地上。

在许栖准备妥协要脱鞋的一刹,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握了住她的脚踝,轻转了一下鞋跟就被转了出来。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男人干净立体的下颚。

他放开她的脚站了起来,对她勾了勾唇:「女孩子的脚怎么能沾地呢。」

男人俊美深邃的脸上挂着有些邪肆的笑。

太阳刺眼,空气闷热的惹人焦躁。

但许栖却忽然感觉周围都安静下来,安静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在这个快餐爱情,利益至上的时代,她对他一见钟情了。

第二天,她在会议室再次看到他,才知道他是甲公司对于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靳裴。

两人在一起的顺其自然,偶尔他会对她说几句情话,有空也会接她下班。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靳裴没主动带她见过他的朋友。

路上遇到熟人,他介绍时也只会说她的名字。

但许栖不在意,她喜欢靳裴,忽视些小细节也没关系。

第一次听到方黎名字那天是去年平安夜的晚上。

靳裴提前下班接她一起走,两人在超市选购了食材就回了家。

许栖在厨房处理鲤鱼时,靳裴忽然从后面抱住她,轻咬了下她的耳朵,低低笑了声:「你怎么这么贤惠?」

许栖瞬间手足无措,热度一下从脸烧到脖子。

她轻咬了下唇,回头看着他,目光带着一丝期待和羞怯:「那你怎么还不把我娶回家呀?」

许栖瞬间感觉男人的身体顿了一瞬,没再开口。

气氛忽然冷凝下来,正当她打算开口转移话题时,靳裴的手机响了。

他瞥了眼手机,又抬头看了看许栖,随后转身出去接电话。

许栖莫名有一种预感,打电话过来的人对靳裴来说不一般,

鬼使神差地,她轻声走出厨房,静静地站在墙边。

她听见男人从未有过的温柔的声音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肚子怎么会突然痛?是生理期吗?有没有吃药?」

过会儿,靳裴的语速也变快,语气中充满担心和着急:「我现在过来带你去医院好吗,黎黎。」

说着他就去拿大衣准备出门。

回头一瞬,他和还拿着铲子的女人对上视线。

不知道电话那头又说了什么,靳裴挂断电话后也没了动作。

半晌,电饭煲的保温的闸一跳唤回了许栖的出神。

「啊,饭都好了,我去盛出来。」

她想装作若无其事,语气反而显得有些生硬干巴。

许栖转身离开。

靳裴出声叫住她:「许栖。」

看着她的背影说:「只是一个朋友。」

后来许栖才知道这句话不止是对她说的,同时也是在告诉他自己。

原来他和方黎是青梅竹马,原来他喜欢了方黎八年,原来方黎嫁给了别人。

这些都是某天他喝醉时,她看到他和方黎的聊天记录才知道的。

但那时,她喜欢靳裴到喜欢骨子里了。

许栖平静地放下他的手机,从浴室拿出一条热毛巾给他擦着脸。

看着男人深邃的眉眼,她压下心底那股刺痛,自我安慰道:没关系,方黎已经结婚了,他会爱自己上的。

事实证明,恋爱脑没有好下场。

在一起的两年,她的迁就付出,甚至是毫无底线地包容最后也只是感动了自己,这一切都在方黎离婚回国这个消息传来时消耗殆尽。

高速边的风很大,掀起一阵阵凉气,加上逐渐阴沉下来的天,许栖莫名感到一阵不安。

她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整个人一直紧紧靠着高速边上的围栏,不敢往前一步。

又等了十多分钟,依旧没有车来接她。

小腹的绞痛让她即将坚持不住。

许栖拿出手机想给靳裴打个电话问问,点了几次没反应后她才想起手机早已没电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