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褚绎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掀唇轻笑一声。

在他发动车子前,许栖又迟疑地开口:「那个...」

褚绎停下动作,「怎么?」

「嗯..能不能稍等我一下?我再下去买点药。」

「你还有哪儿不舒服?要什么药,我去买。」

看着男人又要下车的动作,许栖忙叫住他:「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褚绎定定看了她几秒,把许栖看的都有点发怵。

「这么大的雨,你再出去跑一趟回来就可以直接给你送医院了。」

言语中的讽刺不溢言表。

车外的大雨愈下愈大,胡乱的雨滴拍打声衬得车内的气氛更加尴尬。

纠结半晌后,她才快速地说了两个药名。

褚绎重复一遍跟她确认后才拿着伞开门下车。

药师看到男人去而复返又说要买两种药。

装好后递给他,顺便调笑了一句:「小伙子,给女朋友买啊?记得女孩生理期不能让她碰凉水。」

褚绎拿药的动作顿了顿,点点头没说什么。

怪不得刚才她支支吾吾半天。

再次回到车上,褚绎神色如常地递给她。

两人一句无话到了目的地附近。

「几栋几楼?」继买药风波后,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许栖打开备忘录看看,「3栋1号楼。」

褚绎又笑了。

她偏头看过去,心底疑惑。

为什么她说句地址,他也要笑。

几分钟后,她就明白了。

「你开到这干什么?」许栖看着楼下的停车场不解。

褚绎熄火下车,走到另一边打开副驾驶门看着她,眼神玩味:「我住这儿。」

男人语气意味深长。

许栖愣愣地跟着他下车,上电梯。

摁下楼层后,直到电梯自动关门上升,身边的人也没有动作。

许栖吞咽一下,不可能,没有这么巧。

电梯停下,两人一同走了出去。

一层楼只有两户。

许栖亲眼看见他打开了旁边房子的门。

褚绎进去前忽然想起什么,叫住她。

「你,这几天别喝凉的。」

男人语气平常,不像她别扭半天。

许栖本就岌岌可危的防线,彻底崩塌。

好在身体的疲劳感逐渐淹没她的意识,洗了个澡喝完药后就彻底闷在被子里熟睡过去。

机场这边,由于飞机延误,在等了近一个小时后,方黎才从出口走出来。

她没有一点结过婚的样子,看起来依旧明艳大方。

「阿裴。」女人弯下唇都风情万种。

「方黎,好久不见。」

方黎听见称呼顿了下,看着他笑说:「怎么这么生疏?」

靳裴没什么意味地笑了笑,接过她的行李箱。

「要去哪?」

方黎捂着肚子轻蹙眉:「好饿啊。」

她像以前那样对他撒娇,好似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改变。

男人的声音也不自觉温和下来:「那先带你去吃饭。」

方黎眼睛亮了亮:「我要吃苏州菜!」

坐在车上,方黎觉得无聊,摁开电台广播。

官方的女声报道着:「今日14点37分,在蓟津高速北杨线路段,发生路段坍塌,据猜测是暴雨冲刷的缘故,目前伤亡数量正在统计。」

靳裴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随即摁断电台给林子扬打电话。

「喂?裴哥...什么事儿啊?」

「你在哪?」

林子扬莫名:「我在家睡觉啊,怎么了?」

靳裴眉头越皱越紧,沉声道:「我让你去接许栖的信息没看到?」

「啊?什么信息?」

林子扬瞬间清醒,「我没看到啊,我昨天通宵了一个晚上,从早上睡到现在。那,嫂子现在在哪?还用我去接不?」

靳裴立刻切断他的电话,给许栖拨过去。

一直关机,连续打了几个都是关机状态。

方黎看着男人阴沉的脸色,不明所以地问他:「怎么了,阿裴。」

女人清亮的声音使靳裴终于停下动作,「没事。」

这种小概率事件不会发生,许栖只不过在闹脾气不愿意理他。

他对自己说。

这几天许栖一直都住在这边,靳裴没有主动联系过她一次。

自己每天只在上下班时才会出门,所以也没和褚绎再见过。

转机发生在周六的下午。

那天本该是休息日,但顶头上司去对方公司签约时才发现忘带合同,催着许栖必须半个小时内送到。

事情发生的匆忙,她紧赶慢赶送过去又回到家时,站在门口才想起来。

钥匙忘带了。

她看着漆黑发亮的木门沉默半晌,抱着侥幸心理转身敲了敲褚绎的门。

几秒后,门被打开,褚绎看着她。

许栖尴尬:「嗯..是这样的,我忘带钥匙了,现在想借用你家一下阳台,可以吗?」

褚绎侧身:「进来吧。」

「谢谢。」许栖跟在他身后走到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