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大致瞄了一眼屋内,比她住的那套大了将近一倍,看起来应该是独居,但整洁干净,装修也很简单大方。

褚绎靠在阳台边,上下扫了她一眼:「你想翻过去?」

许栖点点头:「对,这离我家阳台很近,一下就能过去。」

男人嗤笑一声:「别那么自信,这是15楼。」

不爽自己被小看了,许栖语气认真:「我小时候经常爬树。」

褚绎扯了扯嘴角没再跟她浪费时间,看了眼阳台,双手用力一撑,整个人瞬间到了另一边阳台上。

许栖呆呆地慢慢走到阳台边,才看清两侧的实际距离有多远。

那个男人一下就跳过去了....

「愣着干什么,门给你打开了。」褚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许栖真心实意道:「你真厉害...」

褚绎挑了挑眉:「过誉。」

后来一次在下班路上,又碰到褚绎,搭他车回来才算慢慢熟悉起来。

她了解到,褚绎原来是特种兵退役,现在是在部队当教练。

刚巧部队和她公司一个方向,褚绎提出可以顺便载她上班,下班时间来得及的话也可以。

许栖假意推辞了一番,随即立刻答应还以一顿饭作为回报。

褚绎无可无不可。

接到靳裴电话时,她晃了下神。

半个月了,两人没联系,她竟然也没有想起过他。

她顿了顿,摁下接听。

「许栖?」

「嗯。」

平时性感磁性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阴沉:「你现在在哪?连家都不回?」

男人质问的语气很明显。

许栖觉得好笑,「我还以为你把方黎接回去了,我不赶快给你们腾个地儿?」

提到方黎,靳裴想到上次高速那件事,语气缓了下来:「我跟她现在只是朋友,上次把你丢在高速是个误会。我给林子扬发了信息,但他睡着了。」

这很荒唐,他可以最开始就给林子扬打电话说好,随便发个信息就再也没想起过,可见他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

许栖忽然想起很久以前方黎生理期痛时,他差点撇下她独自过圣诞节。

爱和不爱,一眼就能看出来。

也不能完全怪靳裴,知道他喜欢别人后还要继续的人是她,现在这样的后果早该想到的。

「许栖?」

她太久没出声,靳裴看了眼屏幕又叫了她一遍。

傍晚的微风吹走她的思绪。

许栖看着角落的绿植,淡淡开口:「我们还是算了吧,靳裴。」

那边忽然安静下来,只有微微的呼吸声。

几秒后,他才慢慢反问:「你要跟我分手?」

男人的声音像是在隐忍什么。

许栖默认。

她的沉默瞬间惹火靳裴,一时间说话有些口不择言:「你不是早知道我和方黎的关系么?忍了这么久怎么就坚持不住了?」

许栖的心还是猛得被刺痛了一下,这也彻底让她清醒。

你看,他把你的爱意看的清清楚楚,还无所谓地糟蹋的干干净净。

靳裴说完就后悔,他稳了稳声音:「抱歉许栖..我」

不等他说完就被许栖打断,她轻笑一声:「你说得对,是我活该。但现在不想再坚持了不行吗?」

靳裴忽然有些心慌,仿佛有什么东西猛然间抓不住,像是被剪断线的风筝,再也飞不回来。

许栖没再给他开口的机会,只淡淡地通知「我周五下午5点回去收拾东西,我希望那天不用看到你。」说完就挂断。

她从未用这么冷漠的口气跟他说过话。

靳裴闭了闭眼脱力地靠在沙发上,她是认真的。

周五早晨,褚绎惯例地在停车场等她。

几分钟后,许栖也下了电梯上车。

关上车门,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他:「呐。」

褚绎拿过来,「什么?」

「我早上做的三明治,多给你做了一个。」

男人勾了勾唇:「谢谢啊。」

三明治没什么气味,两人就在车内吃完才开车驶出去。

路上,许栖突然想起来,转头对他说:「今晚你不用等我了,我要去找房子。」

也不算说错,在朋友家住太久不好。

褚绎顿了一瞬,「你要搬走?」

许栖点点头:「这是我朋友的房子,我只是暂住的。」

褚绎没再说什么,直到她公司门口下车前,他才开口:「跟我说说你对房子都什么要求,我帮你留意留意。」

男人单手点着方向盘,语气很随意。

许栖弯了弯唇:「谢谢噢,我没什么要求,价格别太高,干净就行。」

「能接受合租?」

她想了下:「没问题的,只要室友干净也不太喧闹都可以。」

褚绎意味深长地点点头:「那成。」

「......」莫名感觉他怪怪的。

今天下午许栖提前完成了工作,4点半左右就拎着包离开公司。

她到了以前的公寓,打开门。

像是情理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靳裴正坐在沙发上等她。

许栖没管他,径直走回房间收拾东西。

「作起来没完了是吧?许栖」他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后。

许栖忽然想起,那天她生理期痛得不行,他也说她作。

大概是真的放下了,听到这些话只觉得厌烦好笑,伤心什么的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扶起行李箱,转身看着他随意弯了弯唇,笑得没什么感情。

「你说得对,我作天作地,现在我要走了再也作不到你面前了,麻烦你让让好吗?」

面前的女人依旧清秀美丽,但看着他的眼里再无爱意。

靳裴紧抿着唇看她,堵在她面前的脚步动也不动。

她等的不耐烦了,侧身挤了出去。

走到玄关时,男人的声音幽幽从背后传来:「我最后说一遍,你现在走了,就再也别想回来。」

许栖哼笑一声:「求之不得。」

随即把钥匙扔在柜子上转身离开,看起来风光洒脱。

靳裴沉沉地盯着门口,强压下心底的不适和恐慌,告诉自己,她会回来找自己的,她那么爱他,怎么会说离开就离开。

许栖被他气的不轻,刚走出小区立刻拦了辆车离开,恨不得离这个地方八丈远。

等回到家,才想起来忘记顺便去看下房子。

许栖深呼一口气,渣男误我。

拿出手机打开看了眼时间,将近8点。

明天再去吧。

今天靳裴给她带来的不愉快一直延误到现在。

许栖没心情做饭,随便找了桶泡面倒上热水闷着,正准备吃时,门被敲响。

打开,褚绎正站在门口。

「怎么啦?」许栖露出个脑袋看他。

褚绎挑挑眉,往下飘了眼她藏着门后的身子:「我不能进去?」

许栖赶紧把门打开:「没有啊,进来吧。」

他看了眼桌子上孤零零的泡面,问:「你晚上就吃这个?」

许栖啊了一声,有些尴尬,就随口道:「今晚不饿。」接着又转移话题:「找我什么事吗?」

「找好房子了吗?」褚绎问。

许栖垂眸摇了摇头,一提起房子就想起靳裴。

他看着面前活蹦乱跳的女孩,想起半个月前他捡到她时的样子和现在大相径庭。

那时的她像个被淋湿透的雏鸟,可怜巴巴地窝在地上,飞也飞不起来。

褚绎一字一句道:「要不要来跟我合租?」

许栖晃着脱鞋的脚顿住,她倏然抬头看向他,眨巴眨巴眼睛:「你说什么?」

「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