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别给我耍花样

而乔慕白的一句话,就能决定她母亲的命运。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乔慕白的手指轻轻磨搓着她尖翘的下巴。

“我不跑了,再也不敢了!你有什么气都冲着我来,打我骂我都可以,但千万不要牵连我妈妈!”林深深连连保证,就只差发毒誓了。

她这幅言听计从的模样让乔慕白满意之余,又备感无端烦躁。

“林深深你真是贱得可以!”

他甩开林深深,转身大步离开了房间。

林深深无力瘫软在床上,泪水不自觉滑落眼角,心里酸涩难耐。

可不就是犯贱吗?

她的自尊心早在三年前就被他亲手碾碎成泥,肆意踩在脚底了。如今身为地下情妇的她,哪里还有什么骄傲可言?

哭累的林深深不知不觉睡着了,等再度醒来时,就见到了这辈子最不想要见到的人。

“林梦婷,你来干什么?”

原本背对站立的女子转过身来,露出与林深深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容。

她嫉妒地看着林深深秀美娇嫩的脸蛋,就是这张狐狸精脸蛋迷惑了她的慕白!

“林深深,你还要不要脸?打算一直这样死缠烂打赖在乔家,缠着慕白多久!?”

“我要不要脸关你什么事?”林深深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对于这个处处与她作对的继妹是两看两相厌。

“你……”林梦婷气得胸口起伏,“当然关我的事了!我可是即将成为慕白妻子的人!识相点就赶紧给我滚!”

林深深心里酸得直冒泡泡,嘴上却不肯让步,“这还没过门呢,就已经以乔夫人自居了,也不知道是谁不要脸!想赶我走,你还没资格!”

她现在巴不得乔慕白叫她赶紧滚,可惜林梦婷没有那个本事改变他的想法。

林梦婷抬手朝着就是林深深的脸就是一巴掌,“**!别忘了你手上还占有小飞的鲜血!再敢缠着慕白,小心你那残废母亲的命!”

“不许你动我妈妈!”林深深瞬间红了眼,心里怒气翻滚,扬手狠狠还了她一巴掌。

“啊——”

始料未及的林梦婷后退了几步,却意外跌进了个宽阔的怀抱里。

仰头一看,傻眼了。

“慕……慕白?”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都听到什么了?

乔慕白的突然归来,让两个女人都措手不及。

林梦婷着急地说道:“慕白,你听我解释……”

“你不用解释!”乔慕白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猛地抬手甩了呆愣中的林深深一巴掌,“林深深,你够可以的,竟然敢在背后欺负梦婷!”

果然是最恶毒的女人!在他面前装作柔弱顺从,但一转身却欺负妹妹。

没有丝毫防备的林深深被那一巴掌打得坐倒在地上,脸颊瞬间红肿,嘴角渗血,两只耳朵都在耳鸣。

可想而知那力道有多重!

万般委屈顿时涌上心头,她嘶吼道:“你凭什么断定是我欺负她?”

“就凭你是林深深!”乔慕白脸色愈发寒冷。

就因为她是林深深,所以她做的每件事都是错的!

林深深的心疼到窒息,又无能为力。

无论她多么努力,都无法改变他对她的看法。

乔慕白俯视着林深深,冷漠地命令道:“马上给我滚到小飞房间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起来!”

心灰意冷的林深深起身跌跌撞撞离开,耳边清晰地听见乔慕白低声安慰林梦婷,心又被撕了一个口子,血哗啦啦直流。

她捂住胸口,疯了一般狂奔,迫切想逃离这个令她痛苦的地方。

但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一个不小心,她脚一崴绊倒了,重重摔在地上。

乔慕白霎时回头,抬步就要接近,但下一秒就硬生生止住,冷声斥道:“别给我耍花样!”

“我哪敢跟你耍花样!”林深深咬牙爬起来,挺直了腰背,一步一拐蹒跚离开了。

身后,乔慕白看着她纤细瘦弱的背影,眼神复杂无比。

心疼,仇恨,纠结,挣扎……最后,归结于冷漠。

林深深这一跪便是一天一夜,诺大的房间里除了小飞的遗照,便再无他人,清冷得可怕。

没有乔慕白的命令,乔家的下人根本就不敢接近这里,而她也因此一天一夜滴水未进。

但身体的疼痛不及心里的半分,这一切切的遭遇让她浑身疲惫,甚至有种撑不下去的念头。

如果就这样死了多好?再也不用承受这些痛苦。

这样一想,她的头更是晕晕沉沉,随即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地上倒去。

这一幕正好被站在门外的乔慕白看到,他猛地推开了门快步走进想将她扶起。

但手刚伸出,他就突然停住,喝道:“林深深,别跟我耍花样!给我跪好!”

恍惚间听到他声音的林深深强打起精神,睁着朦胧的双眼朝他望去,依稀看到了他的脸庞。

即便是模糊的视线,但他眼底的冰冷厌恶还是那么清晰。

乔慕白的视线瞬间就被她泛着不自然绯红的脸颊吸引住,嘴上却冷冷地喝道:“别以为上演苦肉计,我就会放过你!”

因为病痛,林深深没了以往的坚强和倔强,任由泪水滴落,发泄心中的委屈。

“我没有!慕白,我真的好难受,你别再折磨我了好不好?我真的忍受不住了。”

看着女人痛苦的小脸,乔慕白顿住,过了许久才轻轻道,“我……”

可林深深却已经坚持不住了,整个人软倒在他的怀里。

“林深深?”

乔慕白一把抱住她,触手是滚烫火热的温度。什么质疑和惩罚,全都抛之脑后。

“该死的!来人,快备车去医院!”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林深深被送到了医院治疗,高烧不退的她直到第二天才清醒。

刚一醒来,她便感觉喉咙干涩得发疼。

“水……”

“来,慢点喝。”

一杯白开水递到她面前,水温刚好,瞬间就抚慰了她干疼的喉咙。她咕噜咕噜喝完,才注意到面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人,诧异极了。

“阿煜,你怎么在这里?”

顾煜,她最要好的朋友,本应该在国外出差,下周才回来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