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订婚

“你还知道我出差了,我一走你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烧成傻子了!?”顾煜很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她光洁的额头,满是心有余悸。

一听说林深深住院他就连夜赶飞机回来,看到高烧不醒的她心疼不已。

林深深扯了扯嘴角,满是苦涩,如果能变成傻子,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起码她可以不用这么痛苦了。

病房里陷入了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林深深才赶走了低落的情绪,环视了一圈房间,却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地问道:“慕白呢?”

一提到他,顾煜便满是不忿,“别提他,我一早过来就没看到他了。”

尽管早已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但林深深的心还是忍不住揪疼。

她想,她知道他的答案了。

看着林深深伤心落寞的样子,顾煜恨不得将乔慕白拖过来打一顿。他深知林深深对乔慕白的爱慕,更知晓她被乔慕白伤得透彻,遍体鳞伤。

“深深,你做得已经够多了,还要被他伤害到什么程度才肯放手?”

“我也想,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林深深摇了摇头,热泪滚落脸颊。

她早已经放不了手了,即使被慕白如此伤害,可她还是无法遏制自己对他的爱意。

他早已深入她的骨髓里,无法再放手了。

“哎!”顾煜深深一叹,尽显无奈。

两人的对话也就此无疾而终了。

一连几天,林深深都住在医院里,顾煜天天悉心照顾她。而这期间里,她却再也没见过乔慕白一面。

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这一天乔家的人忽然出现。

那人正是林家的新任管家陶虹,同时也是林深深继母的心腹手下。

“你说什么?父亲叫我回去?”

“是,老爷说有家族大事要宣布,所以让我来接大小姐回去。”陶虹回道。

林深深听后忍不住嘲讽一笑,家族大事?

父亲从小就对她们母女俩漠不关心,这三年来更是仿佛没有她这个女儿一般,怎么今日突然想起她来了?怕是真正的指使人是另有其人吧。

“小姐,咱们赶紧回去吧,不要让老爷等太久。”陶虹催促道,摆明了是一定要将林深深带回林家。

这一来,倒让林深深改变了主意。

她倒要看看林梦婷这对母女又想搞什么花样!

不一会儿,林深深便回到了久违的林家,却意外地见到了一个人。

那清冷帅气的面容,睥睨霸气的气势,不是乔慕白是谁?

此时他正坐在林梦婷旁边用餐,享受着林梦婷细心周到的服务。虽然依旧没有笑颜,但比起对她的横眉冷对,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了。

林深深的眼睛被这一幕深深刺疼了,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名为嫉妒的情绪。

比起其乐融融的他们,她倒更像是名格格不入的外人。

“哎呀,深深回来啦,快过来一起用餐,来人,快去多准备一副碗筷!”

继母杨玲玉热情洋溢地招呼林深深入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林深深的位置就在乔慕白对面,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两人的亲密互动。

林深深的胃口顿时消失殆尽。

“不用了,我不饿,你们吃吧!”

“站住!”

低沉的冷喝响起,林家家主林祖威沉着脸放下筷子,“越大越没有规矩!你知不知道玲玉一大早忙前忙后就为了准备你爱吃的菜,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摆脸色!”

“我没要求她给我做!”林深深倔强地咬住下嘴唇,在这个家她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

“还顶嘴!马上给玲玉道歉!”林祖威生气地命令道。

“不可能!”林深深毫不犹豫地回绝了,要她给杨玲玉这个小三道歉,想都别想!

“好了好了,老爷你少说几句,深深难得回来一次,你就别跟她置气了。”杨玲玉连忙出面打圆场,“深深,你快坐下,别让慕白看笑话了。”

林深深瞥了一眼乔慕白,见他眉头微拧似有不悦后,才勉强坐了下来。

明明是那么美味的食物,但到了嘴里却苦涩难咽。

宴至中旬,杨玲玉朝丈夫使了个眼色,林祖威会意,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让大家回来,是有要事要宣布。我林家和乔家是世代交好,所以我们两家决定让慕白和梦婷联姻,亲上加亲,订婚宴就定在后天。”

这话一出,杨梦婷立马羞红了脸,却又忍不住爱慕地看向乔慕白。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嫁给他为妻,如今终于要实现了。

而身为另一个当事人的乔慕白却表情淡漠,完全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就在这喜气洋洋的时候,“哗啦”一声,瓷碗摔碎的声响突然响起。

只见林深深脸色惨白,连滚烫的汤水洒在她的手上都不自知。

“订……订婚?”

这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

“可不是吗?这种大喜的事情,深深你身为姐姐,当然得让你知道了。”杨玲玉理所当然地说道。

林梦婷故意抬手抱住乔慕白的手臂,得意洋洋地宣誓主权,“姐姐你脸色怎么这么差,难道不为我和慕白开心?”

林深深没有理会她,而是深深地望着乔慕白。

多希望他能说这不是真的。

但他却说道:“梦婷希望你做她的伴娘。”

一瞬间,林深深感觉天都塌了下来。

让她这个情妇去做伴娘,何其可笑,是为了故意羞辱她的吧。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只知道清醒过来以后,她已经回到了自己原来的房间,而乔慕白也被留下过夜了。

夜色渐深,热闹的林家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好不容易睡着的林深深躺在宽阔的床上,睡梦中的她眉心紧蹙,身子蜷曲怀抱着自己,似乎极度缺乏安全感。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原本就浅眠的她瞬间惊醒。

黑暗的夜色中,她隐约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床头,吓了她一跳。她下意识就要尖叫出声,但刚一张嘴就被堵住。

林深深慌了,手脚并用使劲挣扎。

那人似乎被惹恼,冷冷喝道:“安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