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哪想陆霖辰厌恶地甩开她的手,目光始终没从秦安安身上移开:“没说你。秦安安,最后问你一遍跟不跟我走!”

一字一顿,其实陆霖辰的声调最后都有些颤抖,他没有自信,没有底气,他怕安安就这样拒绝了他,和林楠那家伙走,林楠在国外已经发展的不错了,假如真的要和他杠上,还是很麻烦的。

但是他只能赌一把了。

不管秦安安怎么样,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这女人,都不能离开他!不然他真的会疯!

秦安安感觉到那视线已经要把她烤焦了,她预感到这次要是跟他走,迎来的一定是无边的怒火。

可是,呵,她就是犯贱啊。

“行,我跟你走,不要动林楠。”也许是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期盼,期盼陆霖辰还是爱着她的,秦安安对上陆霖辰的视线。

这话一出,陆霖辰的眼眸立刻深了深。

“秦安安,你自己选的,我给过你机会了。”这下,我永远不会放手了。

陆霖辰拉着秦安安就走,直接忽略了一脸僵住的秦琪和失神落魄的林楠。

头好痛…

秦安安费力地睁开眼睛,她到底睡了多久…

这是哪?秦安安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局,顿时惊了。

她现在是在陆霖辰的私人别墅?!

之前还是大小姐的时候,她经常来这里玩,没想到两年过去了,她的房间还一点都没变。

秦安安想下床开门叫一下这里的保姆张姨,一动,就听到沉重的金属碰撞的声音,顿时睁大了眼睛。

锁链!

秦安安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四肢,都被拷上了沉重的锁链。

什么意思?这还有没有人权了!

陆霖辰你个王八蛋!

我丢下可笑的尊严跟你回来,你却这样对我......

秦安安苦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迷路了很久的羔羊。

在爱情的胡同里横冲直撞,一直撞了南墙,都不肯回头。

或许......陆霖辰还是喜欢她的?

秦安安这念头一起来就被她掐灭了,天呐,秦安安,你居然还笨到这么想。

现到如今,只有离开这个地方。

手机不知道落在哪里了,秦安安费力地一步一步往房门挪去。

她发誓,这绝对是她第一次讨厌如此大的房间!

秦安安终于摸到了门把手,用力一扭,脸色顿时就僵了。

门锁了?

陆霖辰,你做的可真绝啊。

这是要把她锁在这里一辈子吗?真是个恶魔。

“张姨!张姨您在吗!”秦安安用力拍着门,“张姨?”

“小姐,我在。”

秦安安没想到张姨真的在,一张小脸兴高采烈的:“张姨,您能帮我把锁链解开吗?我这样真的很难受。”

门外的张姨叹了一口气:“小姐,不是我不解,只是少爷临走前吩咐过了,谁也不许给您松锁,否则,唉,对你我都不好。”

张姨眼里都是疼惜,她又何尝不想给这她从小看到大的女孩解了那锁链呢?只是大少爷执念太深,对小姐的占有欲在一系列误会发生以后,已经接近疯狂。

“小姐,少爷傍晚就会回来了,您先忍一下,等他回来,跟他撒个娇,一切都好了。”

秦安安早就料到不能靠张姨,毕竟陆霖辰那人她了解的很,要是张姨真的给自己解了才是害了她。

秦安安叹了一口气,撒娇?怎么可能:“那张姨,您能帮我看看外面有没有我的包吗?”自己的手机什么的都在那,得赶紧拿回来,不然要是一直待下去,她绝对会疯的!

“等等......是那个淡蓝色的吗?”

“对!”

张姨小心翼翼地开门,把包递给她,又关上了门,按照少爷的吩咐,上了锁。

傍晚。

“少爷。”

陆霖辰轻轻点头,从一辆黑色商务保时捷下来,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将笔挺的西装外套脱下,又动作利落地解了最新款的Tiot手表,随手扔给身后的助理王宏。

“安安今天怎么样了?”

“少爷,小姐没有什么异常,该吃的还是吃,乖巧的紧。”张姨连忙低头汇报道。

“嗯好,你们都下去吧。”

“是。”

秦安安正坐着发呆,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一看,那身姿笔挺,俊朗非凡的男子可不就是把她囚禁的变态陆霖辰么?

秦安安撇开头,不想看他。

“安安。”陆霖辰的神色柔了下来,只要看到这个小女人,在公司里的气好像都会烟消云散。

“把我放了。”秦安安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声道。

哪想陆霖辰的神色瞬间阴郁了下来,大步走近,俯身强制性地板正她的头,逼迫她看着自己:“放?秦安安,你知道你对我说过最多次的话是什么吗?就是放开你。”

陆霖辰冷哼一声,眉宇间尽是复杂与愤怒:“做梦!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我的玩具罢了。那个原来的秦安安,早在两年前,就死了。”

秦安安眼神一暗,只感觉心里好像被扎了一样钝痛。

玩具?呵呵,形容的真贴切,看来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她定定地看着陆霖辰,良久,良久。

才缓缓开口:“陆霖辰,你爱过我吗?”眼眸里是最后一丝光亮。

她看到男人的睫毛颤了颤,像是飞舞的蝴蝶,令人心醉,然而说出的话却冰冷至极:“从来没有。”

秦安安眼眸闪了闪,最后一丝光熄灭了,随后再抬起头,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容,明明面前是相识了二十年的人,却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陆霖辰被这种疏离的眼神**到了,他呼吸突然一滞,前所未有的慌乱向他袭来。

他身子一翻,不知道是在惩罚她,还是在惩罚自己。

秦安安两眼放空,面无表情地任由陆霖辰求索。

房间里充斥着一室涟漪。

秦安安,如果可以,我下辈子一定不会这样对你,但是要你离开我,我做不到。

清晨。

秦安安躺在床上,像个破布娃娃,身上都是红红紫紫。

陆霖辰临走前留下了一排保镖,将她看的更紧了

真是可笑,自己一个玩具,用得着身价数亿的大总裁这么看着吗?

自己这些年怎么这么蠢。

突然想到什么,秦安安直起了身,拿起抽屉里的手机,拨下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