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陆宅。

“你看看你,像什么话!”陆老爷子把报纸拍在桌上,气得发抖,“你这是什么意思?订婚宴上拉着另外一个女人走?!你看看报纸上都怎么写的!”

陆霖辰靠在沙发上,神色如常,只是撇了一眼报纸就移开了目光,语气淡淡:“爷爷,我想我不止一次说过我不会娶秦琪的吧。”

“你不娶秦琪难道还娶那个落魄的秦安安?她就是个**!和她妈一样!”陆老爷子越说越激动。

陆霖辰听到这个神色一冷:“她不是**。”

“怎么,我还不能说了吗?当初是她娘害的你爸死的!现在你还要娶那个**的女儿?你个逆子!”

“秦夫人当年什么也没做,是我那蠢爹一头载进去,甚至还想把她夺过来,弄得秦夫人家破人亡,要说错,也是我爹错。”

陆霖辰眸色越来越深,说他无情也罢,但他对自己这一家子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一样的残忍,教出了他陆霖辰,这样一个恶魔。

如果不是秦安安,他早就走向地狱,万劫不复。

还好秦安安不知道这些事。

陆霖辰站了起来:“爷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做过的那些龌龊事,这秦琪,我是不会娶的,我想要的,只有秦安安一个。叨扰了。”

说完,陆霖辰转身就走。

“你!你!”

“对了,别怪我没提醒爷爷,爷爷在陆氏集团的股份......是不是该松一松了。”陆霖辰脚步一顿,勾起一抹邪笑。

陆老爷子眼睁睁地看着陆霖辰走远,一头汗都要下来了。

真是个逆子!可是他现在确实是老了,敌不过陆霖辰了。不得不说,陆霖辰无论是商业头脑还是其他,都已经到了一个顶尖的地步。

要是他继续扩张自己的势力下去,这天下,恐怕要易主了!

不过......要是秦安安知道陆霖辰就是她的弑母仇人,又会怎样呢?那可有意思了。

陆老爷子扬起一个诡异的笑,陆霖辰,你千算万算,也不该漏了这一点,就算如今我已大势已去,可是当年......

“来人!”

别墅里。

“喂,是林楠吗?”秦安安的手紧了紧。

电话那人一顿,惊喜万分:“安安!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联系我了。”

秦安安顿时想到了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开门见山:“林楠,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哪次没帮过你了。”林楠轻笑。

“我想离开了,离开这里。”秦安安认真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

那头一僵:“离,离开?安安,你是认真的?”

“真的,怎么了?”

“没有,我想,我只是太开心了!不过要在陆霖辰的眼皮子下逃走有点难,我想,有个人很愿意帮我们。”

秦安安一怔:“谁?”

“秦琪。”

秦安安和林楠的计划顺利进行,而秦琪这次也表现的很给力,当然,并不是为了她,她还记得秦琪那尖酸的嘴脸。

况且......她还收到了一个秘密文件,令她更是下定决心离开这,离开这个噩梦!

陆霖辰最近公司的事好像出了点问题,每次回来都是愁云满满,也许以前的秦安安会安慰会着急,但是现在,呵,她再也不会去关心了。

自己不就是一个玩具么?

不知道为什么,秦安安总觉得陆霖辰越来越焦躁不安,心里一阵打鼓,难不成被发现了?

不会吧,自己一直很小心。

“秦,安,安!”

“到!”秦安安下了一跳,猛地回答,却只看到陆霖辰放大的脸。

“怎么跟你说话你就是不回呢?在我面前发呆?你最近很不对劲。”陆霖辰皱眉,又是那种恐慌感,太糟糕了。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双手有力地束缚着她,吻得炽热又温柔。

今天他心情格外好,从公司回来,这小女人竟然破天荒地给他准备了红酒。

怎么办,他好像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安安......不要离开我好吗......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秦安安突然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回应这份不知是真还是假的爱,“你喝酒了吧。”

她把脸别了过去。

陆霖辰有些难过,他捏着秦安安的脸,喷出有些暧昧的气息。整个屋子只有两个人,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陆霖辰突然想起今天的事情,冷笑了一声。她对林楠果然还存在着一丝爱恋。想到今天林楠对她的亲吻,他突然心情有些暴躁,捏着秦安安的下巴说道

“秦安安,给我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

两个人之间只距离那么几厘米,只要稍微向前,就能碰上嘴唇。陆霖辰看着秦安安,眼里似乎有着一丝寒光。

想到今天的事情,秦安安突然紧张了起来。“我和林楠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吗?我看你今天好像很乐意,你是就那么喜欢勾引男人吗。”接着,像是惩罚一样的吻了上去。

秦安安应了一声,但是陆霖辰并未停止动作,直到秦安安快要呼吸不了了,陆霖辰才肯放开她,整间屋子都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秦安安想起陆霖辰这个大**把自己关进这个房间里,有些生气地说:“陆先生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呢?难道你就不怕我会报警吗?!”

陆霖辰轻笑了一声,嘴角上扬。

“是吗?如果你敢,你尽管这么做。不过,我相信你没有这个胆子这么做。”

听到陆霖辰这么说,秦安安知道自己无法反驳。毕竟,陆霖辰在这座城市势力众多。所有人都对他俯首帖耳,要想反抗他,除非去国外。

秦安安挣脱了陆霖辰,对着他吼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锁一辈子吗,你这样什么都得不到。”

“那可不一定,我要是想,你这辈子都逃不掉。”陆霖辰说完便拉着秦安安的胳膊,把她扔到了床上。

陆霖辰这就是你的爱吗?

固执,霸道,不考虑我。

第二天早上她洗漱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刚想出去才想起来,她已经被陆霖辰关在这里了,想要出去很难。想起陆霖辰对她种种暴行,强迫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她呆呆的注视着窗外。“我要不要留在这里呢?”

她看了一眼张姨。想再次求助张姨。“张姨。”

张姨却一脸无奈地说:“小姐,对不起,我真的帮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