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来人,给我把里面的这些破烂东西给我砸了。”赵力对着身后的一众家丁说道。

得到命令,家丁们纷纷的挽起袖子,准备在自己的主子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谁敢上前,别怪我不客气了。”江芷韵拔出腰间的剑,执剑而立。

看见江芷韵这样子,赵力就觉得别有韵味,他心中有一种想要征服的感觉。

“给我上,记住可别伤害了小娘子,不然我会心疼的。”赵力看着江芷韵贱贱的说道。

此时的赵力看着执剑的江芷韵,他心里丝毫不慌,因为自己带的可是几十个练过武的家丁,而此时陈家只剩下四五个男家丁在搬运东西而已,就算江芷韵武功再高,那也捉襟见肘。

“保护江小姐。”陈家留下的那四五个家丁见状,随手拿起一根木棍把江芷韵护在身后。

可是赵家的家丁就如同洪水一般的朝着他们袭来。

可以看出家丁脸上出现了惧色,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离开。

“哼。”

就在这时,陈家的家丁听见冷哼一声,然后就看见一道飒爽的身影从自己的头上飘过。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江芷韵。

接下来就出现了让众人瞠目结舌的一幕了,只见江芷韵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在赵家的家丁中穿梭,手中的剑也在人群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她每到之处,就会有人倒下,并且那些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的布满了剑痕。

“我的乖乖,幸好刚才这姑奶奶没对自己下手。”刚出内院的陈羽就看见了无数的家丁伤痕累累的倒在了地上,看见这一幕,陈羽心里就一阵的后怕,心中默道,以后还是不要惹这个姑奶奶了。

此时的赵力也傻眼了,没想到江芷韵的武功这么高。

还剩下几个家丁,已经害怕得连连后退了。

“小妞,没想到你武功这么厉害,要不你和陈家解除婚约跟我吧!陈羽那个败家子怎么配得上你呢?”赵力咽了咽口水说道。

赵力此时是真的想要收了江芷韵,因为要是收了江芷韵,那么自己不仅多了一个女人,并且还多了一个绝色保镖,那以后带出去多有面子啊!

可是此时的江芷韵听见这话后,就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忠贞可是她最看重的。

“找死。”江芷韵怒喝一声,扬起剑打算给给赵力一点教训。

“等一下,你看这个是什么。”可就在这时候,赵力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佩。

“这可是皇上赏赐给我的,见它如见皇上,你拿剑对着我是想要造反吗?”赵力摸了摸手中的玉佩嚣张的说道。

“恍当”一声,江芷韵下意识的扔掉手中的剑。

毕竟在皇权至上的社会,造反可是一个禁词,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连累陈家。

看着江芷韵害怕的样子,赵力嘴角就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去把她给老子绑了,伤了我赵家这么多人,我要让陈羽那个败家子拿钱来赎。”

“公子,陈家怕是没有钱了。”一个家丁拍马屁的说道。

“没钱,那就用人来抵债吧!绑了,今晚上老子要好好的亲热一下。”赵力咽了咽口水说道。

“是。”说完两个家丁拿来了一根绳子就朝着江芷韵走去了。

此时的江芷韵心中可算是焦急万分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对付这几个人对她来说简单至极,难的是赵力手中有皇上御赐的玉佩,要是自己反抗,赵力就会把谋反的罪名安在自己的头上,这样的话陈家肯定就会受到牵连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娘子也是你能欺负的?”

就在江江芷韵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的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了。

只见此时的陈羽有些气喘的走了过来,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被红布包裹着的一个长方形的东西。

见到陈羽过来,赵力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抹嘲笑,陈羽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烂泥而已,不然也不会连祖宅都输给他了。

“陈大少爷,别来无恙啊!你看你未婚妻伤了我赵家这么多人,这笔账该怎么算呢?”赵力撇着嘴问道。

“你想怎么算呢?”陈羽淡淡的说道,脸上看不出任何愤怒的表情,甚至还有几分的笑容。

看着陈羽如此的上道,赵力就更加的蔑视陈羽了,狮子大张口的说道:“一人赔个五百两就行了,这里一共有二十九个人,那么你就要赔一万四千五百两,我大方点零头就不要了,赔一万四千两就行了。”

这话一出,一旁的江芷韵就被气得脸颊发红了,刚才他下手可都是有分寸的,看着严重实际上就只是皮外伤而已,要知道一个普通的家庭一年的收入也不过是二三十两银子左右。

“我赔你奶奶个头。”

“嘭。”

只见陈羽怒喝一声,拿起手中红布盖住的不明物体朝赵力的脑袋砸去。

顿时赵力就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然后额头有一股暖流流了下来。

“陈羽,你竟然敢打我,你是想要造反吗?”赵力又一次拿出了那御赐的玉佩。

江芷韵这时候也走上前,拉着陈羽的衣角责怪陈羽说道:“陈羽,你太冲动了,你这样会害了陈家的。”

不过陈羽却丝毫不在意,看着江芷韵说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他欺负你,我就不会放过他。”

听见这话江芷韵的眼神散发出异样的色彩,像是不认识陈羽了一样,要知道以前陈羽可不会这么对她。

“陈羽,老子要废了你。”

“去把这败家子的手给打废了,谁要是敢反抗那就是谋反。”赵力指挥这那几个家丁说道,最后一句话就是警告江芷韵的。

“谁敢动我,那才是谋反,不就是一块小小的玉佩嘛!给你看看这个。“陈羽说完就撤掉了手中那神秘物体上的红布。

刹那间那物体就金光闪烁,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等到赵力等人搓了搓眼睛,看清那神秘的物体后,顿时就愣了,那手中拿的玉佩也不知怎么的就掉在了地上。

心中暗道:“果然是败家子,竟然拿出了这东西。”

“见到他你们还不跪下,是想要造反吗?”陈羽怒喝一声说道。

“噗通。”

一声闷响,赵力和他的家丁就跪在了陈羽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