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她居然渣得下去?

姚真是苏沐曦高中时代最要好的朋友。

两人曾经彼此约定,要上同一所大学。

苏沐曦不记得上大学之后的事情了,只记得当时高考成绩出来,她们被同一所学校录取,皆大欢喜。

可现在,姚真见她就跟避瘟神似的,让苏沐曦很是不解。

追逐中,姚真绊了一跤,幸好她及时抓住楼梯扶手,这才没有从台阶上摔下去。

可她手里的病历却洒了一地。

苏沐曦连忙蹲下身子帮她捡,姚真见她拿起自己的病历,一脸激动:“苏沐曦,你等这一天很久了吧?终于轮到你羞辱我了!你就尽情羞辱吧!”

苏沐曦有些莫名其妙:“我羞辱你做什么?”

她低头看手里的病历,一眼就看到一张B超单,顿时愣住了,抬眸看向姚真:“你怀孕了?”

姚真白了她一眼,以为自己会得到铺天盖地的羞辱,却听到她接着说了句:

“恭喜你呀!”

姚真神色复杂,她听苏沐曦絮絮叨叨解释道:“不瞒你说,我出车祸失忆了,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结婚了,没想到你也结婚怀孕了。对了,你老公我认识吗?”

姚真愣了半晌,才不确定地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苏沐曦还是跟以前一样,亲昵地拉住她的手:“我的真真,我真的不记得了。快说说,我们高中毕业后都发生了什么?”

姚真低头看着苏沐曦的手。

看来是真的,苏沐曦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是,如果她还记得自己做过的事情,怎么可能跟自己那么亲密无间?

“你现在的老公是时厉深吧?”姚真试探性地问。

“是啊!”苏沐曦眼睛一亮,“你也认识他?”

看来她跟时厉深的关系也没那么差,不然自己怎么会把他介绍给最好的朋友姚真呢?

姚真脑海里浮现出时厉深俊美但阴鸷的面容来,他眼神冷若冰霜,看她时如注视着死物,一字一句地说:“我说过,让你离她远一点!”

一股寒意爬上姚真的脊背。

她倒是宁愿自己不认识那个可怖的男人!

姚真神色有些不自然:“当然,读大学那会你们就在一起了嘛!”

苏沐曦恍然大悟。

看来时厉深没骗她,他们确实有交往过,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她选择了跟他契约结婚。

她对自己的渣有了一个更全面的认识。

“对了,厉深也在医院,你要不跟我一起去见见他?”

一听到要见时厉深,姚真脸都绿了,她连忙摇头:“不了,我……还有事、要不……”她眼珠子一转,“咱们留个电话联系吧!”

“我现在还没手机,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

姚真掏出笔,将自己的手机号写在病历一角,撕下来递给苏沐曦:“沐曦,你见到我,留我联系方式这件事,最好不要让你老公知道。”

“为什么?”

姚真有些欲言又止,思索片刻后,她叹了口气:“你老公家境显赫,看不起我们这些小家小户,被他知道你跟我联系,他会不高兴的。”

说完,姚真低头下了阶梯,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沐曦觉得她的神情和话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把姚真留的纸条放进口袋里,提着馄饨继续往楼上走。

来到病房前,她推门走进去,看到一个身材热辣、容貌艳丽的女孩坐在病床前,正在削苹果。

苏沐曦愣住了,没想到那么快就有人来探望时厉深。

还是那么漂亮的女孩。

心里有一点点酸涩是怎么回事?

时厉深一眼就看到门口的她,目光顿时柔和不少:“回来啦?”

女孩朝苏沐曦望过来,笑意盈盈:“嫂子来啦?”

一个男孩从外面进来,看到她也声音爽朗地喊了一声:“嫂子好!”

只有苏沐曦一脸尴尬。

她不记得他们了。

可他们对她似乎很熟悉。

见苏沐曦一脸迷茫,男孩连忙道:“嫂子不记得我们了吧?我是韩东,这是我妹妹韩西,我们是双胞胎,也是大哥的继弟继妹!”

韩东西?这名字起得也太随意了些。

“你们好……”

苏沐曦心想,时厉深怎么从没跟她提起自己有继弟继妹?

“他们是我继母前夫的子女。”时厉深解释道。

时厉深的继母,就是自己妈妈和时骏叔叔婚外情的受害者。

想到这里,她对眼前这对双胞胎兄妹有了难言的愧疚感。

“抱歉,我只买了一盒馄饨,你们吃了没?要不我再去给你们买点吃的?”苏沐曦对两兄妹道。

两兄妹倒是很愿意跟人美性子好的嫂子亲近,可瞥见时厉深阴冷的目光,他们就都退缩了:“不了嫂子,我们忽然想起还有事,先行告辞!”

要命,大哥对嫂子占有欲也太强了,他们要是不及时撤退,影响大哥装病撒娇,估计很快小命不保。

见他们识趣地走了,时厉深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靠在病床上,好整以暇地等着老婆给自己喂馄饨。

苏沐曦细心地吹凉馄饨,一口一口地喂进时厉深嘴里,时不时为他擦拭唇边残留的汤汁,那百般温情的模样,让他的心都酥化了。

真好,终于把她留在身边了。

那一枪没白挨。

喂完馄饨,时厉深忽然蹙眉:“老婆,我嘴巴好疼。”

“怎么了?烫到了?”苏沐曦有些紧张,连忙凑近去看他线条明晰的唇,结果他趁机一把扣住她的下颚,狠狠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骗你的。”他笑得人畜无害,瞳仁显得愈发黝黑深邃。

“你……”她面红耳赤,虽说已经接受自己跟他是夫妻这个事实,可她总是接不住他突如其来的撩拨。

她的老公,实在太能撩了,面对这样的男人,她居然也渣得下去?

苏沐曦觉得二十二岁的自己心肠实在太硬了。

难道是因为妈妈的死让她不相信爱情了?

“厉深,你中枪之后跟我说,我妈妈的死不是意外,难道这就是我跟你契约结婚的原因?”

时厉深点点头:“对,你当初就是为了借助我的力量,帮你查出害死你妈妈的凶手,这才同意跟我结婚的。”

苏沐曦脸不可遏制地烧了起来,心里暗暗唾弃自己:苏沐曦,你长本事了,居然学会利用男人了!

时厉深见她面有愧色,立即趁热打铁,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老婆,我们不要契约婚姻好不好?我想当你真正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