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医重生

钱江镇西边,一处民房内。

一个男子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

“我真的回到了三十年前吗?”

“不,不会的,这不可能。”

可是不相信又能怎样呢,他真的回来了。

江峰。

2020年夏国神医。

精研伏羲九针,鬼门十三针,太玄针,一手针灸之术出神入化,寻常小病,基本上下去几针就药到病除。

作为夏国神医,他最厉害的还是开药方。

中医者善用毒者为良医,善用大毒者,是为神医。

江峰凭借一些剧毒之物配药,救活了不少人,其中不乏有一些不治之症的患者,在当时被传说为神话。

后更以风华正茂之身,出战江北一役,拯救数万人于水火,被一号首长评为国士无双,当选十大最杰出青年。

可如今这一切,所有的荣光,都化为了乌有。

“十年磨一剑,好不容易才走上巅峰,如今却在一夕之间成了泡影,换做是谁估计也不能接受吧。”

看着桌上的酒,江峰沉默了片刻,随后一饮而尽。

门外。

如果不是江母搀扶着李晓月,李晓月已经昏倒了。

他那不争气的男人又欠了赌债,还用孩子做抵押,今天人家上门要债来了。

李晓月泣不成声,哭诉,“李四,李大哥,求求您了,放过孩子吧。”

“钱我下个月,一定还,一定还。”

“下个月?”李四不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借了五十块给你男人,是你男人自己说的,还不上就拿孩子抵债。”

“现在十天到了,要钱没有,我当然就只能拿人了。”

李四伸手,要从李晓月怀中把孩子抢过来,孩子被拉扯,痛的哇哇大哭。

李晓月跪在地上哀求,江母也跪在地上哭泣。

“李大爷,求求您了,再宽限一点时间吧,再给点时间,钱我们一定能够凑齐。”

李四看了一眼李晓月,这李晓月身材不错,哭泣的样子楚楚动人,这样的女人嫁给江峰那种草包真是可惜了。

“我听街坊邻里说你还是个雏儿,这样吧,你要是不还钱也行,肉偿还债,一笔勾销如何,一次可以抵五十块,很划算的。”

“你要觉得你吃亏,我再给你三十。”李四的眼神仿佛能吃人。

李晓月被李四吓到了,往后缩了缩。

“不行,不可以,绝对不行。”

李四满口黄牙,狰狞的笑容中透着猥琐,他已经吃定李晓月了。

“有什么不可以的。”

“既然你不希望孩子受这份罪,那就你来还债也是一样。”

然而她的力量怎么可能是李四的对手。

只是一个回合便被压在地上,不能动弹。

“江峰真是个窝囊废,老婆都要被人玷污了,还躲在屋里不出来,真不是男人。”

“李晓月这么一个漂亮女人,怎么就和江峰这种**结了婚呢。”

“哎,造孽啊。”

西山村的村民指指点点,一个个的都摇头叹息。

他们也不敢上前阻止李四,李四很有背景,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在那个年代,能够吃饱饭,已经很不错了。

房间里,江峰双拳紧握,眼中血丝密布,窗外的流言蜚语,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他很想出去帮李晓月,但他又有所顾忌,他不是这个时代的江峰,他怕帮了以后,会扰乱冥冥中的一些规则,或许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应该去阻止吗?”

哭声越来越大,李晓月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整个人浑身发抖,李四大手就要去扒李晓月的衣服。

“不许欺负麻麻。”团团看着妈妈很是痛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对着李四的手臂猛地咬了一口。

李四惨叫一声,一巴掌把孩子打得吐血。

“团团!团团。”李晓月愤怒,惊慌,哭泣。

“你这个死娃子,敢咬我,我特么弄死你。”

“你别打孩子,别打孩子,你想做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为了孩子,李晓月准备妥协了。

可李四正在气头上,他现在的想法只有弄死这娘俩。

李晓月怀里,孩子奄奄一息。

“粑粑,救命,救救团团,救救麻麻。”

江峰听到之后心如刀绞。

紧闭的房门开了。

江峰走了出来,长舒了一口气,他再也忍不了了。

什么这个时代的江峰,三十年后的江峰,都是狗屁。

如果眼睁睁看着李晓月孩子被欺辱,他就真的连畜生都不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