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据理力争

比较显眼的是,男人左手小臂上绑了几根拇指粗细的木头,这是江峰自己给自己固定的,怕对骨折处造成二次损伤。

“年轻人?看你的样子,你这是逃荒来的吧。”90年虽然穷,但这样补了又补,十几个补丁的衣服也不怎么常见。

“居然质疑陈老。”

“陈老可是我们钱江镇的牌面,放眼整个钱江镇,陈老说医术第二,就没有人敢认医术第一。”

“哎哎哎,你们看看,人家手臂上还绑着支架呢,还是个病号。”

众人一看,还真的有,眼里顿时充满了浓浓的鄙夷。

“我说你也是的,有病,就好好在家躺着嘛,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我看这小子是看到人家镇长的孩子出了点问题,就想来攀点关系,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可耻啊。”

陈老扫了一眼江峰,也是颇为不啻。

“年轻人,不要自误,老夫救过的人,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不会治病,就不要胡言乱语,小心祸从口出。”

江峰不以为意,“医术我也懂,怎么就是祸从口出了?”

江峰本不想管这些事儿,但那毕竟是一条人命。

还如此年轻,死了就太可惜了。

“中医之道,达者为师,中医堂的老神医又如何,市井小医生又如何?都是医生,都能治病救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错了却不敢认,你也配得上神医二字?”江峰字字珠玑。

行医五十年,陈老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质疑医术,这简直是奇耻大辱,陈老当即就怒了。

“你口口声声说你懂医术,是老夫用的方法不对。”

“好,那我来问你。”

“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你可曾研究过了。”

“没有。”

“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一千零三十二种温性药材可曾一一记得。”

“不记得。”

“现代医术,国手中医圣师李修道撰写的天玄论可曾看过。”

“没有。”

三十年后,中医逐渐衰弱,有很多书籍早就遗失了,陈老提到的这些书,他就只读过一本,索性就都懒得回答了。

毕竟治病救人不是依靠书籍,靠的是实力。

陈老大袖一拂,哼声,眼中满是轻蔑和不屑。

“张仲景祖师伤寒杂病论是中医理论最重要的基础,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数万种草药,但能够用的不多,对症下药,药就是从其中来,国手国医大师李修道撰写的天玄论,是现代唯一一本古代医学和现代医学互补的医术。”

“我提到的三本医书都是重中之重,是一个中医学前常识,你却一本都没看过,你有何底气来质疑老夫。”

“你小子压根儿就不会医术。”

江峰据理力争。

“医书古方固然是古代传承,但中医之道秉承可不仅仅是对症下药,金针刺穴也是其一,我有九针,可治百病。”

“金针刺穴,你有九针,可治百病?”陈老脸色铁青。

指着江峰的鼻子骂,“你小子简直一派胡言。”

“能够金针刺穴的中医,少说也要有三十年的行医经验,老夫行医五十年,尚且实力还尚浅,未得其中精髓,看你的年龄不超过三十不到,也敢妄言会金针刺穴。”

“这小子口中的金针刺穴,怕是从娘胎带出来的吧。”人群中有人说道,引得众人大笑。

江峰充耳不闻,上前想要给那小孩子把脉。

陈老拦住了他,对着张夫人道,“夫人,他根本不懂医术,让他治疗小少爷,小少爷可能当场死亡。”

张夫人本来还被江峰一本正经的模样给说动了,然而在听到当场死亡的时候,怒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呼在江峰脸上。

“滚,离我家孩子远以点,再敢碰一下我家孩子,我要你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