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火场重生

“快!动作快点!”

“好不容易迷晕了,若是被她逃出来扰了今夜侧妃的好日子,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月色清冷,摄政王府的三进院正房门口,老妇人叉着腰正在指挥丫鬟和家丁往房门口堆木柴,泼桐油。

安排就绪后,女子嘴角上扬,一声令下,“点火!”

站在她后面的家丁,将手中火把扔到了门口浇上油的干柴上,火焰蹭地烧起,浓烟从门缝渗透进门,大门和窗棂转眼就被大火笼罩,霎时火舌滔天看得人心惊。

“咳咳…”

屋内地上昏迷的人渐渐被呛醒,程飒飒睁开朦胧的双眼,入眼又是跳跃的火光。

这场大火可真扛烧,怎么还没熄灭……

等等,她不是死了吗?!

燃烧声中夹杂着门外人的窃窃私语。

“桂嬷嬷,这下程飒飒必死无疑,再也没人可以和小姐作对了。”

“记住,无论谁问起,王妃都是死于大火意外。”

“……”

门外的对话让程飒飒瞬间清醒过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衣衫,又看了看双手,发现全身完好,屋内也没有柳司勉和程霜,这更不是程家!

这是哪儿?

程飒飒错愕地看着四周的布局,过往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她恍然认出,这是摄政王府的王妃房间!

除了临死的那场大火外,只有七年前闻寒洲娶侧妃过门的当夜,自己房内发生的那场意外失火,如今回到大火未成势前,才知道那场火根本就不是意外!

难道她真的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到七年前,回到嫁给闻寒洲的第二年!

想到这里,程飒飒连忙从地上站起冲到屋内铜镜前看着自己的容貌,果然,是七年前年轻的自己!

望着镜中的美人,程飒飒眼眸浮笑,无论何时她都是大邺权门第一美人,这身美人皮难怪被人觊觎!

与此同时,她忽然想起闻寒洲,打从莱芜大战他被毒箭所伤双眼失明,新娶侧妃家族为了彻底控制他谋取高位,要在新婚之夜对他下剧毒黄泉引!

也正是这黄泉引剧毒才让闻寒洲的身体每况愈下,最终让柳司勉有机可乘!

屋内火势渐起,程飒飒望着门口,眼眸一冷,她要出去!

前世她对不起闻寒洲,这一次她要去救他!

下一刻,她提起裙摆,转身将桌椅踢向门口将门强势撞开,风吹进门里火焰被熄灭复燃前的一瞬,屋内一道黑影飞出,门口火星飞溅,人落在石阶上。

院内众人都看呆了——

桂嬷嬷是江莺莺陪嫁过来的娘家人,她竟没想到摄政王妃会武!

程飒飒持身端正,前世她为了遵守和药王师父的约定发誓不表露武功和医术,这才没有阻止成柳司勉,如今,她定不会重蹈前世覆辙,更不会再藏拙!

她一身黑衣随风衣袂翻飞,背后是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整个人恍若从地狱归来的修罗一般,石阶下的众人在强势威压下镇得不敢近前。

桂嬷嬷处事不惊,故作意外之色,“老奴正带人过来救火,竟不知王妃在屋中,是奴婢失察,还请王妃降罪。”

救火,明明是在放火!

从门前石阶上,程飒飒缓步走下来,眼神睥睨。

“你们,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