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侧妃江莺莺新婚夜暴毙了

江莺莺的哭诉惹恼了她,程飒飒刚要动身上前,江莺莺就如惊弓之鸟一般蹭地躲在闻寒洲的背后,小手抓住他广袖的一角,怯弱地哭诉,“王爷!王妃要杀我!莺儿好怕!”

闻寒洲展袖拽下她的手,向左挪了一步,并不想为她遮挡半分。

“王爷!!”江莺莺气急败坏,闻寒洲根本不信她的转述!

程飒飒嗤笑,她以为闻寒洲看不见就可以随便编造歪曲事实,将下毒杀人嫁祸到自己头上,简直做梦!

她抬手指着装作小白兔一样的人,“江莺莺分明是你下毒!还敢诬陷本妃?”

江莺莺爬到闻寒洲的脚边,装作哭泣哀怨,眼中却是满含笑意,眸光中带着猖狂挑衅,“王爷~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王妃姐姐能够高兴,您杀了我都行。”

江莺莺可是太后赐婚,江家威远侯和摄政王府乃是皇家联姻,为得就是朝堂上的互相制衡。

就算犯了错,他闻寒洲也不敢轻易动她,更不能杀她。

相比之下,程飒飒不过是文臣女儿。

若是添油加醋,让闻寒洲彻底看清她的真面目也是极好的。

程飒飒气急,知道江莺莺笃定她找不到下毒之处,可她忘了今时不同往日。

不管她把毒下在哪,只要毁了这屋里能吃的的东西就可以阻止闻寒洲中毒。

想到这里,程飒飒一把掀翻满是精致菜肴的喜桌,将茶壶打碎,将喜烛中间的寓意早生贵子的干果打翻,最后再去掀了喜床被上的大枣桂圆,转瞬间干果洋洋洒洒满地都是,扯下满屋红绸,好好新房一片狼藉!

程飒飒看着满地杰作心情顿时愉悦!

“程飒飒你毁我新房,你疯了!!”

江莺莺猛地从地上站起,顾不上娇弱淑女形象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声,接着冲过去,途中她身pangbai影一动,随即稳稳站住挡在程飒飒的面前。

江莺莺被迫逼停,满目愤恨,咬着牙说,“王爷,程飒飒大闹我们的洞房,您不管管么?”

闻寒洲微微转头,朝向程飒飒,看不出表情。

江莺莺怒意渐渐消退转为欢喜,他终于要开口为自己做主了!

程飒飒闹这么一出,闻寒洲定会将她治罪!

“飒飒辛苦了,手有受伤吗?”闻寒洲温润低沉的嗓音响起,仿佛清风拂面。

程飒飒心内为之一震,就算新房毁成什么样他看不见,可站着硌脚他感觉不到么?

他没生气,反而是在关心自己!

不得不说,程霜和柳司勉那对狗男女唯一做的好事就是证明了,闻寒洲是喜欢自己的!

如今看来,这竟然是真的!

回味他的话,程飒飒心情就越发激动,音色再次变得颤抖起来,“没…没有…我很好……”

江莺莺错愕看着两个人,闻寒洲竟然没有问罪,反而在关心她?!他们之间不是没感情么?

“侧妃江莺莺新婚之夜暴毙,来人收尸!”闻寒洲再开口时,语气如冰。

出人意料的结果,让江莺莺双眸震惊,身体经受不住的往后退,头上的步摇金钗掉落黑发散了下来,她歇斯底里,不甘心地怒吼,“不!我还活着,我没暴毙,我刚嫁过来,闻寒洲你不顾联姻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