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做个交易

欧明决的声音比平日里还冷,他浑身和苏小米一样,湿漉漉的,背影有些冷厉。

苏小米一脸不满的看着他,咬唇:“这能怪我吗?要不是你把我关起来,我能出此下策?”还不都是他逼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有病。

“我算是明白了,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是吧!你是苏子月的同伙对不对,联合起来整我是不是?”这是苏小米思考了一整天的出来的结论。

除了苏子月,她想不到还有谁会如此陷害她。

“是苏子月让你来毁我的名声是吧!想把我赶出苏家?呵!”苏小米脸色一正,冷笑了一声,“烦劳你回去告诉她,我苏小米也不是什么软骨头,可以任凭她捏扁搓圆!”

憋了一天的怒意,总算是发泄出来了。

苏小米深深吸了口气,甩了甩自己身上的水渍,丝毫没有注意到落地窗前的男人已经徐徐回身看向她。

“苏子月?”冷冷的男音在寂静的书房里响起,唤回了苏小米的理智,也逐渐平息了她的怒气。

没好气的瞪了欧明决一眼,她干脆往沙发上一坐,沉声道:“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放我走,我就从阳台跳下去!”她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只能拿命要挟。

可欧明决根本不为所动,他只是看着一身湿淋淋的苏小米,在他的沙发上留下湿漉漉的印记,眉头不禁皱起。

“这里是二楼,跳下去死不了,顶多变成残废。”他徐徐开口,语气生冷,“你请吧,我会第一时间帮你打120的。”

听他这么一说,苏小米整张脸都变色了。她只是想威胁一下欧明决,可一点也不想变残废啊!

见她沉默不说话,欧明决不屑的一笑:“我说过,只要你告诉我谁是幕后主使,我就放你走。”

“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苏小米哀嚎,“我是个画漫画的,昨晚只是去宴会取材,不是冲着你去的。再说了,我到现在连你全名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费尽心机的爬你床去睡你?”

她抱着最后的希望解释,可欧明决只眯起眼,丝毫没有动容。

“你不认识我?”欧明决内心有些惊讶。

苏小米点头,双目诚恳的道:“我叫苏小米,昨天晚上真是去取材的!”

“我叫欧明决。”男人沉声说着,对上她那双真诚的眼睛,他竟有些恍惚。

苏小米眨了眨眼,沉默了片刻,忽然瞪大眼:“欧明决!”

“你就是那个……欧明决?!”苏小米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欧明决是商界大亨,名列世界富豪前三的人物。

欧明决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冷道:“既然你听说过我,应当知道我的手段。继续否认对你没有好处,还是老实交代清楚的好。”

苏小米的脸色微变,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如果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欧明决,那他要是想弄死自己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她连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眼前的男人,满眼都是怀疑,也就是说无论苏小米怎么解释,这个男人都不会相信。除非,她能拿出真凭实据。

“怎么?还是打算咬紧牙关,死扛到底?”欧明决也不急,反正苏小米在这栋别墅里是绝对不可能逃跑的。

苏小米条件反射的摇头,“欧先生,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欧明决扬起下颌,颇为讶异的看着她。这世上还从没有女人敢如此镇定的跟他谈交易。

苏小米,倒是个有趣的。

“你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去调查昨天晚上的事情。三天后,如果事情没有调查清楚,要杀要剐你随便!”苏小米算是豁出去了,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男人沉默,只眯起眸子,流露出危险的目光。他浑身湿漉漉的,此时周身更是染了一层寒意,让苏小米不寒而栗。

给她三天的时间,倒也不是不可。

可欧明决不知为何,在看见苏小米那坚定而充满渴求的眼神时,心底却生出一抹玩味的想法。

他挑眉,缓步朝她走去,“凭什么?你凭什么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

“就凭你想知道幕后的主使。”苏小米目光沉沉,一脸认真。

冷风从窗外吹进来,她浑身湿漉漉的,只觉得一阵寒颤,不由得抱紧手臂。

欧明决已然在她面前停下,垂眸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女人,不由得蹙眉道:“这件事情明天再说。”

苏小米张了张嘴,本想说她现在就得离开,回到苏宅。

谁知欧明决似乎看穿了她的企图似的,冷道:“太晚了,我累了。”他话落,便两手揣在裤兜里抬步走出了书房。

苏小米无语,却不得不回到隔壁房间。她只祈祷明天欧明决能够放她离开,否则她真不知道回去以后该如何向父亲交代。

思及此,苏小米便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在宴会上看见苏子月时的情景。

怪不得她端着那杯西瓜汁时,那个女人笑得那般阴险,原来有问题。

该死的!丢了清白不说,现在还被人囚禁。苏子月那个女人,她绝对不会轻饶她!

……

苏家老宅里,正举着牛奶杯在客厅里落在的苏子月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美目盈盈一转,她看了一眼落地窗外,雨声淅淅沥沥几乎压住了忽然响起的电话**。

保姆急匆匆的从厨房里出来,小心翼翼的看了沙发上的苏子月一眼,只见那人故作优雅的起身,“林妈你去忙吧,我来接。”

保姆林妈一听,应了一声,转身回了厨房。

苏子月将牛奶杯放下,垂眸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她接了电话,刻意放柔了语气,道:“沈学长,这么晚了,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沈济北在国外留学,是苏小米的男朋友。长相清俊,斯文秀气,曾经还是H大校草。他一直以来都是苏子月心里的男神,可偏偏男神成了苏小米的男朋友,这让苏子月万分不爽。

苏小米关机了,她料定沈济北会打电话来家里,正等着呢!

电话那头的沈济北,一听是苏子月,俊眉下意识的蹙紧,沉声礼貌的开口:“你好,我找苏小米。”

“苏小米?”苏子月强忍住心底的嫉妒,垂在腿侧的手攥紧,冷笑,“自从昨晚她去了一个宴会后,就没回来过。我听一个朋友说,看见她上了一个男人的豪车。”

电话那头沉默了,苏子月心里暗暗得意,接着一副哀叹的语气:“小米也真是的,学长你才去美国两年她怎么能如此耐不住寂寞,跟别的男人鬼混呢!这不是给学长你,戴绿帽子嘛!”

她的话落,那头啪的挂了电话。

听筒里一阵忙音,苏子月唇角的笑更为得意,幽幽的挂了电话,方才转身往楼上去。

相信她刚才那些话,足矣让沈济北清楚苏小米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她要的就是让苏小米名声败尽,她倒要看看,沈济北到底还会不会要一只别人穿过的破鞋。

……

第二天清晨,苏小米很早就醒了,在房间里转悠了半晌,才毅然决然的拉开了房间的门,打算去找欧明决。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后,那人倒是没再给她的房间上锁,不过这偌大的别墅,苏小米也跑不出去。

欧明决的房间在长廊尽头,两扇对开的沉香木门,厚重结实,此刻紧闭着。苏小米就站在门口,踌躇了半晌才抬手敲门。

“欧先生?”

苏小米敲了好一阵也没人应答,不禁蹙起眉头。手下用了点力,猛的一推,门开了。

她心里微惊,却未多想,悄无声息的溜了进去。

欧明决的房间比她想象中还要宽敞,冷色调的装潢,摆设简单大气,低调而奢华。

苏小米穿过一个玄关,才看见房间里偌大的床。床上卷缩着一道身影,不用想也知道是欧明决。没想到这个男人看上去作风严谨,竟然还睡懒觉!

“欧先生,该起床了。”苏小米走上前,站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然而那床上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反应。

欧明决是侧卧的,背对着苏小米的方向,只隐约能看见他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那件衣服。苏小米微惊,那件衣服昨晚几乎湿透了,这个男人也不怕感冒。

“欧先生?”她倾身,搭上欧明决的肩头,轻轻推了下他。

男人似是柔弱无骨一般,被她一推,身子便整个覆在了床上,吓了苏小米一跳。

她往后退了两步,确定欧明决没有下一步动作后,方才走上前去。

苏小米扳过男人的俊脸,这才发现他的脸色红得异常,而且身体还在发热。

“欧先生!”苏小米伸手拍打他的脸,可欧明决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昏死过去了一般。

他的额头烫得吓人,苏小米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意识到不对劲。

欧明决发烧了,看样子是昨晚淋雨的原因。苏小米没想到他看上去如此健朗的人,竟然这么脆弱。

对于苏小米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逃跑机会。毕竟单远不在别墅里,现在欧明决又昏迷不醒,她这个时候不跑岂不是蠢!

思虑了一番,苏小米果断转身,麻溜的跑出了欧明决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