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他怎么在这?

舟舟更感兴趣了,一般骗子师公这么说,就是治不了!

要是他能治好,到时候就能让骗子师公管他叫师父了!

小奶团子美滋滋滴想,他看了眼平板上男人模糊的照片,决定有机会替他后爸诊诊脉!

然而就在这时,舟舟惊奇地“咦”了声。

他瞪圆了眼,将平板举到顾迟迟面前:“妈咪,你看!他的眼睛是不是和我的一样!”

顾迟迟闻言看了眼平板,平板上男人被人簇拥着,大约因为是偷拍,半张脸隐在暗处。

只露出一双漂亮的凤眸,仔细看去,确实和舟舟的一模一样!

“妈咪,他会不会是我的爹地。”

舟舟脑洞大开,顾迟迟却哭笑不得,孩子是真敢想。

五年前,傅聿西还没病呢。

顾诺诺哪来的本事和好心把这么个大人物送到自己床上!

顾迟迟捏了捏小奶团的脸,慈爱地笑道:“你爹地可能是乞丐、可能是坏蛋,可能是恐怖分子,但不可能是第一豪门的前任家主,已经很晚了,宝贝,别做白日梦了。”

舟舟:……

关于舟舟的出身,顾迟迟从来没有隐瞒过。

所以此刻开玩笑也是无比坦荡自然。

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被人睡了,就要死要活,也从来不觉得舟舟这样生下来,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就算有错,错的也是害她的人。

受害者有什么道理一生委屈,畏首畏尾?

舟舟也只是惋惜下美梦破碎。

妈咪每次都说别对你的亲爹报太大期待,对你的妈咪可以。

既然他的妈咪已经非常厉害了,爹地什么的也不重要。

他只要遗传妈咪的基因就好啦!

他老老实实地盖上被子,窝在顾迟迟的怀里沉沉睡去。

第二天。

顾迟迟起的很早,带着舟舟到外面吃完早饭,再回到顾家时,王红燕正和顾正则闹得不可开交。

“你说什么!把白雪歌留下的东西都给顾迟迟?让我们把那些珠宝和房产都拿出来?那我和瑶瑶怎么办?还有公司的那些股份?正则,你是不是疯了,顾迟迟有了这些东西,还会听我们的,老老实实嫁到傅家吗?”

白雪歌那个贱人可是留下了不少资产!

现在要便宜那个贱人她不甘心!

就连顾诺诺也忍不住顾声劝道:“爸,你让姐姐嫁到傅家本来就是为了她好,怎么能为了她的婚事还要倒贴一大笔钱呢?再说白姨留下的东西你都给了我和妈妈了。”

顾迟迟听着想笑。

顾诺诺和王红燕真是跌破人类下限。

明明是妈留给她的财产,居然好意思如此不要脸地说出来要给顾诺诺,明明是想让她去死,居然口口声声变成了为她好!

顾正则也觉得委屈了顾诺诺,不耐烦地安抚道:“这也是权宜之计,昨天晚上傅家老太爷给我打了电话,说是二爷亲口同意了这门婚事,只要顾迟迟嫁过去,咱们和傅家也就真的搭上了线,现在只好委屈你和瑶瑶了,等她嫁过去,未来的事可不好说……”

到时候等一切安定了,如果她不肯把股份还回来,就算傅二爷不弄死她,自己也会留情。

顾迟迟自然也能看穿众人的小算盘,她漫不经心地抬步走进去,笑了笑:“是啊,所以你们还是先把东西还回来,哄我嫁进去才是。”

她一出现,三人的脸色都变了。

顾诺诺心里暗恨不已。

她原本以为让顾迟迟嫁到傅家是百利无一害,可没想到这个贱人居然借着这个机会拿捏她们,要拿回白雪歌的财产!

气氛诡异地静默了几秒。

最后还是顾正则率先打破了安静:“今晚傅老爷子想要见你一面,你准备准备,别让傅老爷子失望。”

顾迟迟抬眸瞥了眼顾正则:“去见他可以,见完他以后,把财产转让协议签了吧。”

她不相信顾家的人品。

所以妈妈的那些东西她能多早拿回来就多早拿回来!

顾正则脸色阴沉地答应了:“好,只要傅老爷子对你满意。”

顾迟迟不置可否。

顾正则的目光却落在她身旁的奶团子身边,犹豫道:“这个孩子要不要留在家里?”

她疯了吗?

把舟舟留给这群王八蛋?

顾迟迟懒洋洋地掀了掀唇:“您放心,傅老爷子不会不喜欢舟舟。”

她儿砸天下第一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晚上八点。

明夏会所的包厢内。

圆桌上坐了不少人。

这次见面除了傅老爷子,还有傅聿西的两个兄嫂,傅廷东和傅廷北以及其他表兄妹。

和傅聿西不一样的是,傅廷东的母亲是傅老爷子的原配,傅老爷子并不爱她,因此对傅廷东的感情十分浅傅。

傅聿西的母亲则是老爷子在原配死后,一见钟情娶回家的真爱,虽然红颜傅命,却成了老爷子的挚爱。

而傅廷北则是傅老爷子收养的孤儿,平日里和傅廷东感情更深。

两人对傅聿西都有着说不清的敌意。

傅聿西病重,又要娶一个未婚生子声名狼藉的女人,包厢内的不少人都有些幸灾乐祸。

“这可真是稀奇,傅聿西要娶个二手货了,听说那个顾迟迟不仅未婚生子,而且孩子他爹出身都不干不净,不知道是鸭子还是乞丐。”

“怪不得傅聿西不露面,我看不是病重,是怕自己太绿,穿别人用过的破鞋,啧啧,恐怕死都死不瞑目。”

“都是半斤八两,傅聿西也没好到哪去不是,除了那张脸,谁愿意嫁一个活死人,那个顾迟迟小小年纪那么饥渴,恐怕也是一无是处!”

……

包厢内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傅老爷子阴沉着脸,始终没有说话。

这桩婚事,他是问过聿西的。

只要儿子愿意,再多的非议也不重要!

一旁的傅廷东眼底有几分快意与张狂。

这些年傅老爷子一直偏爱傅聿西,就连傅氏也交给傅聿西打理。

明明他才是最该继承傅家的人!

这回,他倒是要看看傅聿西的脸会不会被踩到脚底下去。

就在纷纷议论声里,经理恭敬地走上前:“傅老先生,顾小姐来了。”

傅老爷子眸光一定,对着经理点点头。

只见包厢费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长裙,披着黑发,肤白如玉,红唇如染,娇艳妩媚却又衿傲的女人牵着个漂亮又讨喜的奶团子出现在门口。

紧接着屋内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美,也太矜贵优雅了些。

原本的那些诋毁显得那么轻慢与可笑!

顾迟迟牵着奶团子缓缓走进,她微微弯了弯唇,莞尔抱歉:“老先生,看来是我来得有些晚了。”

话音未落。

她的身后响起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不晚。刚好。”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朝她的身后望去,瞳孔紧缩,震惊不已。

他,怎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