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凌晨一点,皇城酒店。

“是宋瓷小姐吧,这是宋惜柔小姐让我交给你的,她在1409房间等你。”

接过酒店服务员递上房卡,宋瓷满身疲惫地转身上了电梯。

这个宋惜柔,说是给她准备了什么惊喜,谁知道安的什么心,指不定又是想让自己给她收拾烂摊子。

到了房间,宋瓷刷卡进了门,可还未等她将房卡插入电源口,身后一只大手袭来,捂住了她的嘴,将她带入了一个炙热的怀抱里。

“唔!”

宋瓷瞳孔猛地缩放,随即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是谁?!

“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携带着一股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

宋瓷慢慢冷静了下来,刚想开口,可门外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找到了吗?”

“按理说应该在这边没错!”

“去拿总卡,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给我找!”

宋瓷下意识地往身后瞟去,外面那些人……是在找他?

脚步声越来越近,男人目光一凛,抱着宋瓷在一边的床上倒了下来。大手一掀,白色的被子瞬间盖住两人的身形。

“你要干什么?!”宋瓷猝不及防被推倒,警惕出声。

没有开灯的房间有些于昏暗,她只能大致看清男人的轮廓,以及一双晦暗的眸子。

“配合我。”

“?”

没等宋瓷反应过来,男人忽然低下头,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她的唇。

灼热、滚烫,带着浓浓的侵略性。

宋瓷顿时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他竟然……

下一刻,男人的手忽然落在了她的腰上,沿着她光滑的小腹向上。

宋瓷一愣,心里又惊又怕,手脚并用地挣扎了起来。

然而,身上的男人非但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反而抓住她的手压在了头顶。

他的吻逐渐下移,宋瓷难以抑制地颤抖了起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难道说,她今天真的要把自己交待在这儿了吗?不行……

“对不起……”男人的喘息声在耳畔回响,“我会对你负责。”

负责?

宋瓷这才注意到,他的呼吸很重,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一样。而他的身体,也滚烫得不像话。

究竟怎么回事?!

“不要!”

正当她出神的片刻,身下传来一阵陌生的剧痛,宋瓷咬住牙关,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她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竟然被这么一个**夺去了……

“砰——”

情到浓处,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了,几道身影闯了进来。

只是当他们听到萦绕在房间里的喘息声时,老脸瞬时一红,为首的男子大手一挥,“走!”

几人顿时消失在了房间,还不忘贴心地将门关上。

宋瓷也不知道时间持续了多久,直到听到男人一声闷哼,倒在了她的身上,一切才终于结束。

“**!”

宋瓷用力推开男子,然而却在触摸到他的腹部时察觉到了一片湿漉。

她放到鼻尖一闻,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忙打开手机,朝男子的腹部看去,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他的腹部有一道约莫十公分长的伤口,目测伤口还不浅,血流不止,染红了大半个衬衫。

受了这么重的上还不忘占她便宜……真是活该!

宋瓷的目光不由转移到了男子的脸上,他双眼紧闭,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黑暗中,看不清具体长相,只能看清如同刀削的下颚线。

宋瓷只匆匆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继续去看他的伤口。

如果不及时止血,他很有可能会失血过多,命丧于此……

可是,那又关她什么事呢?

她没报警就算好的了,绝对不可能……救他!

毕竟这个男人可是刚刚夺走了她最宝贵的东西!

宋瓷起身穿好衣服便准备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就停下了来。

她咬了咬牙,最终折了回去。

作为一名未来的医生,她做不到见死不救。

“就当我为自己积德了!”说完这话,宋瓷伸手去解男子的衬衫。

有些血液已经凝固,布料和血肉黏在了一起,宋瓷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它们分开。

压下心里的怨气,宋瓷简单地替男人处理好伤口,又撕开床单替他做了包扎,这下总算是将血止住了。

做完这一切,这才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松了口气。

宋瓷起身便想走人,可昏迷中的男人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可去你的吧!”宋瓷一把甩开他的手,走得毫不留情。

……

与此同时,宋惜柔也踩着高跟鞋、婀娜多姿地来到了酒店。

“王导,你对我这个姐姐还满意嘛!你那部剧的女主角是不是该——”

宋惜柔一把推开门,然而等她看清房间里的景象时,嘴里的话戛然而止,笑容也凝固在了嘴角。

床上为什么会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宋瓷呢?王导呢?

宋惜柔满心怀疑地走了过去,然而当她看到面前的景象时,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怎么这么多血!这个男人是谁?

宋惜柔的目光停留在男人的脸上,正想伸手撇开他的头发,看看他的脸,男人却猛地睁开了眼,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四目相对,宋惜柔顿时震惊了。

好帅的男人!

纵使她看过娱乐圈那么多帅哥,也比不上眼前这个男人半分。

“你……还没走?”男人神色复杂地扫了她一眼,松开了手。

原本以为她跟那个被他打晕在厕所的肥胖男人有一腿,铁定不是什么好女人,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还是第一次……

终究,是他鲁莽了。

“啊?”宋惜柔有些回不过神来。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被处理过的腹部,“你帮我包扎的?”

宋惜柔有点懵,但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多谢……还有,这个你拿着。”男人说着,从腰间取下一枚玉佩交到了她手上,“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的。”

宋惜柔有些疑惑地接过玉佩,顿时睁大了眼睛。

不因为其他的,只因为玉佩的中间刻着一个“陆”字!

晋北陆家,顶级豪门。

其底蕴深厚、势力庞大,家族产业遍布全球,涉及到金融、房产、餐饮、旅游、传媒等多个行业,是当之无愧的首富。

眼前这个男人,难道是陆家什么人?

那救了他的人……是宋瓷!

宋惜柔顿时思绪万千,悄然低下头,掩去眼底的阴霾。

这个宋瓷还真是走狗屎运了,竟然还能救下陆家的人。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没记住宋瓷的长相?

宋惜柔原本还想再问些什么,可忽然进来了一群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将男人带走了。

只是在临走前,男人回眸看了她一眼,“我会尽快上门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