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明天别迟到

顾寒玥把盒子塞到她手里。

她满脸得意的打开一看,笑容却僵住。

那蛋糕……居然是光头强正在砍树的造型!

这个野种居然骂自己是光头强!?

“哈哈,这位阿姨不笑的样子真的很像唉!”

“对啊,我也觉得!”

几个小孩笑成一团。

林皎月摸了摸下巴,“确实挺像的。”

顾丞凌扫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清淡的弧度,很快又垂了下来。

“呵,呵呵……”温岚又气又恼,尴尬的要死,但是还要强撑着不能在顾丞凌面前露出一点不好,“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先,先走了……”

出了门,她直接把蛋糕狠狠的摔进垃圾桶。

顾丞凌根本不在乎,只是打断了这一场闹剧,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的说道:“小玥,我们该回去检查了。”

顾寒玥失望的叹了口气,又期待的看向林皎月:“阿姨,我以后还可以再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玩吗?”

“随时欢迎。”

……

得了又一次面试的机会,林皎月将自己所有的设计稿和创意都整理成文件,信心满满的准备前往顾氏。

这一次她一定要让顾丞凌知道她的实力!

谁知在路上,突然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

说父亲在里面因为一起聚众斗殴,被人伤到要害,却因为各种原因不能申请保外就医,如今还昏迷不醒。

林皎月脸色瞬间变了几变。

回国之后,她试图去监狱看望自己的父亲,可因为当年的错误,父亲心里对她还有埋怨,根本不愿意见面。

可父亲从来都是个脾气温和的人,怎么可能和别人打架还受这么严重的伤。

她咬唇,目光寒冷,这一切是谁做的根本不言而喻。

因为这件事,林皎月迟到了面试,等她冒着瓢泼大雨来到顾氏的时候,又被秘书拦住了。

“不好意思,林小姐,总裁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离开了公司,他不喜欢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很抱歉您失去了这次面试的机会。”

林皎月没有试图解释,问出顾丞凌可能已经回家之后,没有再过多停留,直接抱着文件冲出了雨幕,来到顾宅。

别墅离市区并不远,却非常安静,似乎是被包下了整片地。

林皎月没有带伞,努力护住设计稿,奋力敲门,却完全没人回应。

她只能叫喊起来:“顾总,我是林皎月,对不起我因为一些个人原因耽误了面试,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二楼之上,顾丞凌手握香槟,眸子如同深潭一般,让人沉沦着迷,目光扫过正在敲门的林皎月,眉头微微一皱,毫不犹豫的转身回了书房。

幼年的经历告诉他,这种连最后的机会不懂得珍惜的人,应该也没有什么毅力。

不过他没看到,在他关上书房门之后,一个小小的身影小心翼翼的下了楼……

大雨冲刷在身上,林皎月冷的直发抖,原本娇嫩的嘴唇也有些苍白,却依旧坚持着继续敲门。

过了半个小时,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

顾寒玥穿着一身家居服,精致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担心,“林阿姨,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但是我……你没事吧?”

他欲言又止,好像在犹豫什么,最后还是伸出温暖的小手帮她擦了擦脸上的雨水。

林皎月心中一阵温暖,怕自己不小心弄湿了顾寒玥,温柔道:“阿姨没事,你不要着凉了!”

顾寒玥小脸一红,下定决心一般打开门“阿姨你快进来吧!”

楼梯上,顾丞凌目光复杂,林皎月下意识的抬起头,两人对视,眼神在交汇处擦起一片火花。

顾寒玥却是身子一抖,急忙解释起来:“爸爸,我,外面在下雨……”

男人只是淡然的看着,没有任何态度,片刻之后,到大厅的沙发上坐下。

林皎月可是不能坐以待毙,她将完全没有被雨水沾湿的设计稿摊在茶几上,开始细致的讲解自己的全部创意。

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

顾丞凌眸光深处依旧冷漠,修长的手指搭在一起,产生致命的诱惑,但是却不太能看出来,他是不是在听。

林皎月口干舌燥的讲完,才发现这对父子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过于诡异。

顾丞凌高深莫测,让他毛骨悚然。

小玥嘛……这也太热情了一点吧?

她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抱歉顾总,今天迟到是有原因,我知道你并不想了解我的难处,我也没兴趣告诉你,但我相信我是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

很狂妄。

但他喜欢。

良久,顾丞凌沉声道,“明天别迟到。”

这是录取了的意思吗?

林皎月一阵狂喜,“谢谢顾总。”

顾寒玥星星眼眨了眨,软乎乎开口,“阿姨,你浑身都湿透了,要不要去洗个澡?”

看了一眼自家儿子,顾丞凌眉头微皱,但也没有阻止。

他有洁癖,不喜欢外人在家里,可是小玥很少zhu动邀请其他人,这是第一次。

这是不是证明小玥的自闭症有所好转?

林皎月也害怕感冒回去传染给两个孩子,也就答应了下来。

在淋了雨之后洗一个热水澡实在是很舒服,小玥将她的衣服让管家拿去烘干,林皎月只好暂时裹上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二楼的走廊很宽敞。

即使是外面阴雨绵绵,里面也温暖异常。

脚底下踩着的是纯丝绒的波斯地毯,那柔软的触感,简直就像是在做足底**。

“谁让你上来的?”

顾丞凌的声音冷漠,微微眯起鹰眸。

在橘黄色的灯光照耀下,女人白净细嫩的皮肤如同玉石一般,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更显得妩媚动人。

只裹着一件薄薄的浴巾,也能看出包裹着的婀娜身姿,简直就是一种无声的诱惑!

林皎月微微掀唇,慌忙解释,“小玥说一楼的浴室淋浴头刚坏掉了,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实在抱歉。”

她鞠了一躬,毫不犹豫的扭头离开。

这一动,浓密的发丝遮掩之间,洁白的脖颈处一朵红梅傲然绽放……

这个胎记有点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