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该死的人是你啊!(1210字)

满身伤痕的沈念被几只大手按在地上。

男人如神邸般站在她面前,一身西装皮革,望着她的时候只剩下阴霾和冷漠:“沈念,魏时烟是我的女人,你怎么敢对她下毒手。嗯?”

沈念如同丧家之犬般,被人踩着脸,贴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不是我…大哥哥,那场火不是我放的。”

“求求你…相信我!”

“相信你?沈念,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你要我怎么相信?往后余生,给我好好在牢里,静思己过!”

女子监狱。

“我的好姐姐,坐牢的滋味如何?让你替我顶罪,可是妈妈的意思,原本你才是沈家的亲生女儿,可那又如何呢?”

“一只老鼠就该待在乡下一辈子,你说你,要是不回沈家,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要怪就怪你,好端端的非要出来作乱。”

“念念,妈求你了。你去给思彤顶罪,妈会帮你养母治病…等你回来,妈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沈念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牢牢缠住,动弹不得,那些人的脸,不停在她面前浮现,都让她去死。

直到有人将她叫醒,沈念才从梦魇中醒来。

面前的人是这里的监狱管理员,一身警服,手里拿着警棍。

沈念下意识防范抱着双腿,眼神恐惧、挣扎…

“沈念,有人保你,你可以出去了!”

凌晨四点。

‘哐当’铁栅栏的铁链被打开,狱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囚犯113910号,出去以后好好做人。”

沈念看着空旷漆黑的大道,内心波澜不惊,眼里只有一抹沉寂的灰色。

凉风吹起沈念空荡荡的衣衫,露出深凹的锁骨,面色苍白如雪,显得整个人瘦弱得几乎脱形。

尤其在夜晚看着就像个轻飘飘的鬼。

沈念抬头直视看着天上的月亮,内心波澜不惊,眼里只有一抹沉寂的灰色。

为了出狱,她已经等了六年三个月十四天!

六年前,帝都财阀傅家傅景淮与魏家千金魏时烟联姻,正举行婚礼时,接亲的别墅起了大火,所有人差点死在里面。

放火者逃离了,魏时烟被严重烧伤,昏迷不醒。

然而当天所有人都说是沈念放的火,一个被沈家抛弃的女儿…

整个圈子都知道,沈念八岁那年被送回沈家后,就一直不知廉耻,在给傅景淮倒贴。

傅景淮什么人?掌控帝都经济命脉,集团财阀的‘神’。

所有人都觉得可笑,这样低贱,身份卑微的乡下人,是哪来的脸,哪来的胆子给她?

凭她的身份,若不是沈家,沈念就算是给傅景淮提鞋都不配!

所有人都说,傅景淮才三十不到,就急着结婚,都是被沈念逼的无路可退。

果然,听到傅景淮宣布结婚的消息,沈念就消停了。

同时也消失了一段时间…

所以,全部的人都猜测是沈念因妒妒成恨,才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加上她没在婚礼现场,她是最有机会和时间去准备放火的那个人!

庭审那天,因为傅景淮的威压,没有一个律师敢为她辩护。

而那个从小把她抛弃的亲生母亲,为了推她出去替沈思彤顶罪,还编造了一系列假证据。

她孤零零的坐在被告席,面对一众恨不得她当即去死的人。

她辩解无力,只能选择‘认罪’。

这样也好,用自己的自由,换一笔给养母的医疗费,就当报答养母的养育之恩了。

法官判决前,傅景淮厌恶的目光犹如寒霜利剑,“进了里面,好好忏悔,你有几条命都不够抵时烟受到的伤害。”

同样,因为他的一句话,她整整被折磨了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