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敢碰我弟弟

魔都,夜色迷人。

一家顶级的六星酒店内,林放敲响了一间房门:“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吱呀!

只见一个穿着裤衩,光着膀子的男子走了出来。

他嘴里叼着烟,一脸不爽的瞪了一眼:“敲敲敲,敲什么敲,不知道打电话啊?信不信我投诉你!”

林放也不是头一次在酒店送外卖,见对方的样子,多半是被自己打搅了好事儿!

于是连忙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下次一定注意!”

林放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的往房间里瞥了一眼。

果然,一个裹着被单的女人,正趴在床上玩手机。

虽然看不到脸,可那双白花花的长腿,十分养眼!

不对!

当林放看到女人脚裸上的脚链时,顿时一愣。

怎么跟自己前不久送给女友李月的那条一模一样!

难道,是撞衫了?

可越看这双腿,他越觉得熟悉,心里愈发阴沉。

“臭小子,**瞎瞅啥?这也是你能看的?马上给我滚!”男子发现林放的眼神一直盯着房间,当即放声喝斥。

“老公,怎么回事呀?”这时候,床上的女人嗲声嗲气的问道。

同时,瞥过了脑袋!

这声音,这面容,让林放猛的浑身一震,如遭电击:“李月,真的是你?!”

“林,林放?”李月面色一慌,“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我来问你!”林放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会和别的男人在酒店开房,“给我一个解释!”

“哟,真是够巧的啊!宝贝儿,这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送外卖的穷**男友吧?”男子嗤笑起来,仿佛看戏一般。

此时的李月,已经穿好了衣服,脸上也多了几分镇定之色:“林放,既然撞见了,就把话说清楚,我们分手吧!以后各走各的路,互不干扰!”

“为什么?”林放怒声质问。

“因为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李月的语气里多了几分冷意,“你买的起房,买的起车,买的起钻戒,买的起名牌包包吗?你除了整天送外卖,想着怎么省钱,吃路边的快餐,拿着微薄的临时工资,你还会干什么?我觉得,你配不上我!”

这番话,如同针扎在了林放的心脏上,倍感刺痛!

林放从小是个孤儿,无权无势,甚至连最普通的家庭都没有,早早就出了社会打工。

后来遇到了李月,两人迅速坠入爱河!

为了李月,他同时做了两三份**,风里来雨里去,不管吃多少苦都都觉得值得。

可没想到,自己倾尽所有,换来的却是一定绿油油的大帽子!

林放双眼泛着血丝,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怒火:“这就是你找一个老男人的理由?!”

“什么老男人?小子,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旁边的男子不乐意了。

“林放,朱世海不过就比我大十几岁而已,正值黄金时期,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李月轻蔑的哼道,“知道他什么身份吗?就你现在所在的酒店,上上下下都归他管,拿着百万的年薪,有房有车有存款,随随便便给我买个礼物,都是上万!你呢,除了穷,还有什么?”

“就是,一个送外卖的穷狗,也配跟我比?”朱世海搂着李月,趾高气昂道,“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

说到这里,他忽然凑到了林放跟前,嘴角露出一丝戏虐的表情:“哦对了,谢谢你替我照顾我女朋友,居然还是个雏儿!那皮肤,那身材,简直不要太爽……”

“我曹尼玛!”

看着这张**的嘴脸,林放火冒三丈,一拳打了过去。

可还没靠近,负责楼层安全的保安就冲上来,把他狠狠扣在了地上。

砰!

朱世海一脚踹在了林放肚子上:“小子,还想跟我动手?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来啊,把他拖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教育教育!”

“住手!”

叮咚!

就在这时候,一声冰冷的喝斥,伴随着电梯门打开。

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她穿着蓝格子的职业OL,高挑的身材,勾勒出妙曼的曲线。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精致优雅,将那双**衬托的如同完美的艺术品!

美艳,却又凌厉!

林放一时间看呆了。

世间美女千千万,可眼前这位,实属极品中的极品!

朱世海更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当即露出了一副猪哥相:“美女,你……”

啪!

女人抬起手臂,照着他脸上就是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谁给你的胆子,敢碰我弟弟?!”

朱世海被打的一脸懵比,旋即不由恼火起来。

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地盘,居然让人无缘无故的扇了个大嘴巴子:“美女,你哪位啊,凭什么乱打人?你弟弟又是谁?”

“朱世海,你给我闭嘴!竟敢跟叶总这么说话!”

一声喝斥传来。

就见七八个西装男子,火急火燎的朝这边冲来。

朱世海顿时眼皮一跳,董事会的高层,怎么全都来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高层们居然齐齐对着女人弯腰低头:“叶总,您怎么来了?”

“不知道是什么事,惊动叶总亲自来一趟!”

“叶总,是有什么指示吗?”

叶总?!

叶惋惜?!

朱世海反应过来,差点没猛煽自己,怎么刚才没认出来!

叶惋惜是谁?

那可是魔都商圈里,赫赫有名的商业奇才。

赤手空拳,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万流集团!

其中囊括了房产、制造、电子科技、互联网等等行业!

而眼下这座酒店,正是万流集团旗下的!

也就是说,叶惋惜,是朱世海的顶级大boss!

“哎呀,原来是叶总啊!”朱世海快吓尿了,慌忙解释道,“叶总,实在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冒犯您的!不过,我是真没碰过你弟弟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弟弟就站在你面前,别告诉我,你看不见!”叶惋惜一字一顿,强大的气场,让空气似乎都要凝固。

“什么?他?!”朱世海看着眼前的林放,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