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堪的过往

“苏东坡,你知道吧?北宋著名的文学家……”

“嗯,知道,怎么了?”

其他几人则是一脸懵逼,苏东坡是谁啊?哪个臭不要脸的男人?

【有一次他去金山寺找佛印禅师打坐参禅,问禅师:“禅师!你看我坐的样子怎么样?”

“好庄严,像一尊佛!”佛印禅师说道。苏东坡听了非常高兴。

佛印禅师接着问苏东坡道:“学士!你看我坐的姿势怎么样?”

苏东坡想嘲弄禅师,便回答说:“像一坨屎!”

佛印禅师听了却没生气,笑而不语,苏东坡以为自己赢了佛印禅师,于是逢人便说:“我今天赢了!”

消息传到他妹妹苏小妹的耳中,妹妹就问他:“哥哥!你究竟是怎么赢了禅师的?”苏东坡就把那天的事如实叙述了一遍。苏小妹听了却正色说:“哥哥!你输了!禅师的心中如佛,所以他看你像佛,而你心中如屎,所以你看禅师才像屎!”】

“所以啊,有些人自己心中龌龊,看别人就龌龊,其实她们这里……”江楠指了指脑袋,“藏的都是屎!”

沈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江楠也这么损!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屎?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赵丽娟顿时恼羞成怒,什么苏东坡什么佛印法师她根本就没听懂,她就听懂了江楠说她脑子里都是屎。

“呵呵……”江楠讥笑,不屑地看向几个围攻的人,“说你们脑子里是屎还真没错啊,我刚才做了什么一问护士长就明白了,只有你们这样的笨蛋才会信她的鬼话……”

“你说谁是笨蛋?”赵丽娟身后的两人也恼怒了。

“你们别听她胡说八道,她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她根本没上过学,识的几个字还是跟我学的,她就是在胡扯,她会讲什么故事?要不是我家,她早就饿死了……”

“啊?还有这事儿?”旁边的人一下来了兴趣,这内幕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还有假?”赵丽娟顿时得意起来,“她从小在我家长大,吃我家的睡我家的,还专门跟我作对,从小好吃懒做,就懂得勾引男人,和她那个死掉的娘一样……”

“你给我闭嘴……”江楠忍无可忍,扬起胳膊一巴掌摔了过去。

“啪”地一声,大家都呆住了。

“啊——”赵丽娟尖叫,“你居然敢打我?你去死!”说着冲了上去一把揪起江楠的头发朝她身上就踢了过去,江楠也毫不示弱,反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往地下按,几巴掌又甩到她的脸上。

旁边的人见赵丽娟吃亏也不干了,撸起袖子就过去帮忙,大家扭做一团。

沈月急得要命,她不会打架,江楠一对三这不得被打死啊,不行,得叫护士长去。

还没挪动步子,王立萍走了过来,大叫:“都给我住手!”

大家顿时都停了下来,再看那边,江楠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被抓了好几道痕,身上全是脚印,赵丽娟的脸被打得红肿,一看也伤得不轻。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撒泼的地方,看看你们哪有一点做护士的样子?再这样闹,就都给我滚,滚回你们的乡下去!”王立萍发怒了。

大家一下噤了声,好不容易出来当了兵,在乡里是多光荣的一件事,如果被退回去,怎么还抬得起头来,父母的脸上也无光,再说谁也不想回乡下过那种苦日子。

“可是护士长,你看看我……”赵丽娟指着被打得红肿的脸,一脸委屈,“都是江楠打的,你要给我做主啊,她就是个泼妇,是个破鞋,你要把她开除!你问问她们,是她先打的我!”

“住口!”王立萍一听赵丽娟满口脏话就气得肝疼。

“是你先骂的人!”沈月站出来,“若不是你骂得那么难听,江楠怎么会无原无故打你?你嘴这么欠,就是该打!”一向温和的沈月也忍不住了。

“我怎么了?我说的都是事实!”赵丽娟眼泪汪汪地装可怜,“江楠就是我家养大的,她还这样对我,她就是个白眼狼,我还不能说她了?她娘和别人偷情生下她,后来受不了流言跳河了,我娘看她可怜才收留了她,不舍得打不舍得骂,我可不惯着她,我要替我娘好好教育教育她……”

“啊?她是野种啊……”

“她这样的出身怎么进的医院?”

“看不出来啊。”身边的人议论纷纷。

“不舍得不舍得骂?呵呵!”江楠仿佛听了什么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满是寒意的眼眸死死盯着赵丽娟,“以前我不想说,那都是我自己的私事,想不到你居然这样颠倒黑白……,我就让你们看看!”

江楠狠狠地脱掉身上的护士服,里面是无袖的汗衫,胳膊上深深浅浅的伤痕,隐约一些青紫的痕迹,还有一些烫伤的伤疤,一看就是经常挨打,都是陈伤。这还是她在医院养了几个月,要是以前简直惨不忍睹。

“你们都看出来了?这都不是新伤,在医院这几个月养好了不少,还有身上更多……”江楠作势要去揭汗衫,王立萍按住她的手朝她摇了摇头。

围观的人都瞪大了眼,这么多伤,该打得多狠啊?这姑娘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沈月看着江楠身上的伤痕泪水夺眶而出,她从来不知道江楠身上有这么多伤,她在自己面前一直都是快快乐乐的,她一直以为她过得很幸福。原来那都是伪装的,原来她从来**短袖,原来她从不和别人一起洗澡都是因为这个。别人还以为她心高气傲,原来都是因为她不想被人看见。

沈月的心好疼,替江楠疼。

“对,你家是养了我!”江楠双目通红,“可那也是因为我娘留下了一块价值几百块的手表你娘才肯收我,不然我早就被丢进河里淹死了。可是她有把我当人看吗?你们一家有把我当人看过吗?”

“我从四岁开始就做家务,捡牛粪、挖野菜、烧火,再大一点就砍柴、做饭、下地干活,没有休息过一天。就这样你们给我吃的比猪食还不如,从小到大穿的都是破破烂烂的,你们还动不动就打我,在外面生了气也拿我出气。就在几个月前……”

江楠含泪看向大家,“他们还要把我卖到山里去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鳏夫当媳妇,若不是钱阿姨正好去看我,你们可能就见不到我了……”

说到过往江楠忍不住流下泪来,为自己的身世,也为死去的娘,所以她多想离开那个地方,多想出人头地,多想嫁给城里人,她再也不想回去,再也不想回到那个让她噩梦连连的地方。

“江楠……”沈月没有想到江楠的身世这么可怜,她满含泪水抱住江楠把她搂进怀里,轻拍她的后背,“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王立萍的眼眶也湿了,她没有想到江楠以前居然过着这样的日子,她从小在城里长大,家世虽然不是特别好,但父母都是教师,从小也是养尊处优的,她没法想象江楠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她以前觉得江楠作,爱慕虚荣,现在想想都是被生活逼的。她是太想要好了,过去的日子她过怕了,她再也不想过那样的生活。可怜的孩子!

王立萍把护士服给江楠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知说什么才好。

“她……她胡说八道!”赵丽娟目瞪口呆,她没想到江楠居然敢把这么不堪的一面揭露出来给大家看,她知道她要面子,她从来不敢提以前的事,她甚至背着别人洗澡,她现在怎么敢?

“想不到你这么恶毒,想不到你们一家居然是这样的人……”沈月朝赵丽娟呸了一口,以前以为她只是泼辣,嘴巴毒而已,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再看她时眼里满是厌恶,看她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

“不……不是这样的,她胡说,你们不要相信她。我家人才没有打她,是她自己……不是这样的……”赵丽娟急了,要是让大家知道她和她娘的所作所为,还有哪个人敢要她?

“不是这样那难道她自己打的自己?有些伤她根本打不到!”王立萍怒斥,看赵丽娟的眼神也满是厌恶,以前就觉得她是个祸害,现在更看不起她了。

“那是……那是因为她从小手脚就不干净,小偷小摸,不学好,她偷东西时被人打的,对,就是这样……”赵丽娟心虚地辩解,眼睛却不敢再看别人。

可是现在大家都不再相信她了,事实摆在眼前,人们宁愿相信自己看到的。再说江楠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

江楠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她本来不想提的,那些往事不堪回首,她宁愿不说,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可是当伤疤再次揭起,才知道原来是那么痛。

“好了,都散了,你们几个,在医院里打架,情节恶劣,每人写五千字的检讨明天拿到办公室来!”王立萍扫视了一圈,眼睛定在江楠的身上,“你过来跟我到办公室一趟。”

“护士长!”沈月急了,不会还给江楠什么处分吧?

“是!”江楠擦干脸上的泪水给沈月一个安慰的眼神,她相信护士长会做出公正的判断。

她不知道走廊的另一头,一个笔直的身影,在听到江楠的身世时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下颌角咬出冷硬的线条,手掌紧紧握成拳,显示着他不平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