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乡巴佬

贵妇满脸不可置信,甚至有些失声。

"是,初次见面,您好。"

柳叶彤笑容甜美地看着眼前的贵妇。

贵妇身着粉色旗袍,长发盘起,皮肤白皙,看起来雍容华贵。

和她有着同款细柳眉,樱桃嘴。

端看面相,是个慈母。

但重活一世的柳叶彤知道,这人就是个大写的偏心眼,慈母是对着她那个便宜妹妹去的,根本和她没关系。

这辈子,她不会再对名义上的生母有任何期待。

她收起思绪,又绽放出个甜如蜜的笑容。

柳母,也就是贵妇,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她流落在外的女儿?

不说是个不学无术的乡巴佬吗?

怎么会这样?

柳母失态地长大了嘴,连丈夫靠近都不知道。

"你是……"

柳志国同样震惊,不可思议地盯着柳叶彤,脑海里翻找记忆,这怎么和孤儿院给的资料不一样?

柳父柳母面面相觑,用眼神传递惊诧。

柳叶彤假装没有察觉到两人眼神中闪过的不可置信,温柔笑道,"我可以进去吗?"

不等柳父柳母回过神,屋内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

"爸爸妈妈,是姐姐来了吗?"

柳叶彤抬眸看去,只见从大门闪过一个马尾美女,身着一条鹅黄色的公主短裙,皮肤白皙,腰细腿长,清纯的模样又带着些许俏皮,短裙下的双腿纤长白嫩,和电视上的影视明星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这便是她的好妹妹,柳筱雅。

柳叶彤内心冷笑。

真是好久不见,这次她绝对不会重蹈上辈子的覆辙!

柳筱雅在见到柳叶彤的那一刹那,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几分,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她的妹妹不是个乡巴佬吗?怎么出落的如此好看?

不过她也马上回神,端起个艳丽的笑容,一步步走向柳叶彤,伸出葱白的手,道,"你好,我是柳筱雅。"

两只手交握在阳光下,对比分外明显。

柳筱雅肤色实属白皙,但如石膏一般,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人造的假白。

而柳叶彤则是天然美,白里透粉,耐看又惹人喜爱。

看着柳筱雅尬笑到止不住颤抖的嘴角,柳叶彤心里美滋滋的。

上辈子的今天,她刚被接回柳家,就是土,黑,俗,整一个大黑妞。

她还被柳筱雅偷拍,放到了网上,以至于她刚回柳家就成了全京城的笑柄。

这辈子嘛……

第一回合,柳叶彤完胜。

现在柳筱雅只庆幸这是在自己家,要是在公共场合,那丢人可丢大发了。

"好了,不要在门口站着,来屋里吃饭。"

柳父开口给自己女儿解围。

柳筱雅如释重负,赶紧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道:"爸爸万岁!"

柳母慈爱地看向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说道,"今天有你最爱的烤鸭。"

"妈妈也万岁!"柳筱雅挽着柳母,娇笑着。

三人朝前厅走去,柳叶彤坠在后面,像个局外人。

柳叶彤甩甩黑长直,眼眸清冷,浑不在意。

她回来,从来不是为了和柳筱雅争宠!

她只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宴席中,柳叶彤全程礼仪完美,浅尝辄止,动作优雅到无可挑剔。

其余三人震惊之余又有些好奇,孤儿院难道还教这些吗?

柳母越发觉得,柳叶彤很可能利用姿色得到了什么投资,否则怎么会这么优秀?

一想到这儿,柳母彻底坐不住了,佯装不经意问道,"叶彤在哪儿学的礼仪,非常不错。"

说完,她给了柳父一个眼神,示意他再接再厉。

柳父懂她的意思,装作慈爱的模样,问道,"是不错,告诉爸爸是哪位老师教的?改天遇到了,得好好谢谢人家!"

柳筱雅也端起清纯笑容,俏皮道,"姐姐不愧是姐姐,我当初怎么都不肯学这些繁琐的礼仪,妈妈把整个京都翻遍了,才找到管得住我的老师!"

柳母闻言,佯装生气,"你还有脸说!"

柳筱雅吐吐舌头,尽显娇俏。

母女亲昵互动,越发显得柳叶彤像个局外人。

柳叶彤微笑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只有冷意。

这一家三口,短短几句话就把她的路堵死了。

他们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不就是警告她不要说谎,全京城的礼仪老师他们都认识。

若她敢随口胡诌,等待她的一定是质问。

但这种小事,她又何必撒谎呢?

她微微垂眸,优雅放下碗筷,道,"教我礼仪的是应煊老师。"

听到这话,柳母当即一拍桌子,瞪圆了眼睛吼道:"撒谎!果然是没人管的野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