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能吃软饭

就算是在无比开放的蓝星,也没有多少人会叫自己心爱的对象为小甜甜。

毕竟这一个称呼实在是有一点,太恶心人了。

王译可以在没人的时候叫花诗雨的名字,但绝对是无法做到喊这个称呼的。

“师傅,还是算了吧,我可以不叫你师傅,但是这个称呼我真的喊不出来!”

看着王译那百般不愿意的脸色,花诗雨有一些失落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不过以后在没人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再叫我师傅了,叫我名字都可以!”

他可不想他们两个的关系变得生疏!

只是可惜,人生当中的第一次谈恋爱,居然还没有爱称。

“师傅,那是自然!”

王译开始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美人。

如果是他们两个还没有成为恋人之前,他只能够从花诗雨的身上感受到那冷漠的杀气,还有那张百年不见笑容的脸。

但自从花诗雨答应跟王译谈恋爱之后,花诗雨脸上多了一丝笑容,而且,那冷漠的杀气也消减了不少。

至少……

从前的他根本不敢这样面对面的打量花诗雨。

忽然花诗雨似乎听到了什么,“你又叫我……”

可就在下一刻,王译那张认真的脸带着深情的脸庞,忽然打断了花诗雨的话。

“诗雨,你真的好漂亮啊!”

“是吗?”

本来已经有些许微微生气的花诗雨听见这句话之后,她的脸颊忽然变得绯红,自己的手也控制不住的摸着自己的脸庞,然后娇滴滴的说:“是吗?”

“当然了!”

王译点了点头。

就算是花诗雨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杀人不眨眼,可她始终是一个女人。

对于哄女人的招式,王译可是非常的了解。

“嘻嘻,译儿,你现在想要什么,我立马给你!”

原来谈恋爱就是这种感觉吗?

此刻,她的心里只觉得一股甜意正在涌向她的脑海。

那一股像蜜一样甜的感觉充斥着他整个身体!

我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对了,花诗雨毕竟是第一次谈恋爱,而且宗门上下也没有谁敢谈恋爱,所以对于男女之事也肯定不知道。

况且王译可是一个正经人,脑海当中岂能想那些东西?

现在唯一要紧的就是赶紧修炼系统给出来的功法。

“诗雨,不用了!”

“你先出去吧,我感觉到自己已经有了快要突破的感觉,你在这个一般我也不好发挥!”

花诗雨自然知道修为的重要性。

只有实力强大的人,才有那个能力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来。

“那好,译儿,三天之后的万国大比武可千万不要忘了,到时候我会亲自来叫你的!”

说完这话之后,她最后看了一眼王译,然后便离开了这所房间,这下,整个房间中就只剩下了王译。

见的花诗雨总算离开,王译松了一口气。

和花诗雨这样的女人谈恋爱可以算得上是非常**的一件事情,可是这也实在是太**了吧!

花诗雨的修为实在是太过旁大,尽管她已经在尽力的掩盖自己身上的气息,但是那股气息也不是他能够受得了的。

要是花诗雨还不离开的话,他都感觉自己会活活的被这股气息扰乱神智。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修为和实力太差了,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这与三天后的万国大比武还有的是时间。

因为完成了系统任务,这下他的修为已经被完全解锁,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在三天之内应该可以提升不小。

王译探查了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奇筋八脉已经完全的重塑了。

在天赋上因为系统的原因也提升了不少。

现在的他可以彻彻底底的发挥出自己的真实实力了。

而就在这时,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识海当中存在着一本功法。

“这本功法应该就是系统给出来的那本绝世功法了吧?”

那本功法的首页赫然写着“混天录”三个大字。

打开第一页,上面的文字令人晦涩难懂,甚至有一些字他根本都不认识。

或者是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因为自己修为的原因,他只能够看见这本功法前面几页,而后面的无法看见。

一片空白的黄皮页子。

当然,这肯定不是因为这后面什么都没有。

而是因为他的境界实在太低,看不见而已。

尽管前面几页上面的有一些文字他看不懂,但是他很快就沉入了进去。

混天录这本功法着实奇妙,当他的心神沉入进这本功法之时,他只感觉自己似乎来得一个奇异的世界。

这个世界是颠倒过来的,就连那时间也是往回走。

他看见了一个无比大的巨兽,高约百米,宽约十米。

那巨兽张牙舞爪,眼神凶狠,背上有着一道一道尖锐的锋利的尖刺。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一个巨兽慢慢的缩小身形,直到最后,居然变成了一个一幼虫,甚至乎,成为了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细胞。

“**!”

不仅仅只有这个巨兽,就连其他的也同样如此,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天上的飞禽或是路上走兽,都无法逃脱。

这时间往回流逝,这个世界里面的植物跟动物也从老变小。

这种种奇异的一幕让王译看的愣神。

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同样如此,唯有王译没有丝毫变化。

绝世功法的确是绝世功夫。

就连天赋如此之高的王译也楞是没看明白究竟是为何。

混天录!

他甚至都认为这本功夫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毕竟,这个世界功法没有哪一本功法的精妙程度能够比混天录厉害。

就算是花诗雨修炼的天魔大乘也不行。

这系统究竟是给了他一本什么样子的功法?

太不可思议了吧!

王译忍不住摇头苦笑。

这本功法的精妙程度超脱了他的认知,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就掌握不了什么。

他发现自己在这本功法面前简直太无力了。

呼……

可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压力突然扑面而来,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忽然脑袋一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