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男人被我一拳砸倒在地,他痛苦地发出了一声惨叫,而我飞扑上去,抬起脚狠狠踹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这是我一贯如此的风格,当我确信对方有危险的时候,我会将对手活活打到无法反抗,然后才停手。

一旦心软,那付出代价的将会是自己!

男人再次发出惨叫,我抓着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狠狠砸在墙上。

他痛苦地抽出一把尖刀想刺我,我眼看着尖刀朝我而来,用手肘顶着他的胳膊。

这样一来,无论他怎么努力使劲,那刀子都刺不过来,无法伤害到我分毫。

与此同时,我还观察起了这个男人。

身带凶器,而且他双手都戴着工地手套。

手套是纯白的,上边几乎没有灰尘。

这说明他戴着这双手套绝不是为了干活的,而是有预谋地犯罪,借助手套来抹去自己的指纹。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是一个恶人!

我用力一拧他的胳膊,他手中的刀顿时掉落在地,随后我将他的双手压在后边,把他压在地上,用膝盖顶着他的脊梁骨。

他尝试着要反抗,我感觉到这人力气不小,索性将身体压在他身上,抬起膝盖,狠狠撞击他的肋部!

「砰!砰!」

每一次撞击,都发出了沉闷的击打声,他痛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终于再也没有力气反抗。

正好他裤子脱了一半,我顺势解下了他的皮带,将他的双手压在胳膊后面,牢牢绑住了他的手腕。

这样一来,他总算没法再反抗了。

但我还是没放心。

一旦出手,就要谨慎到极致,不能给对方任何反扑的机会。

这儿的老城区已经拆了许多,我随手就捡来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小腿骨上!

砸了好几下,确定他真的无法行动后,我才终于放下了石头。

我松了口气,这才走到女孩的身边,帮她把嘴里的毛巾扯出来,问她有没有事。

女孩明显吓坏了,话也说不出来,就在我身边呜呜哭着。

我安慰着让她别害怕,接着拿出了手机,考虑要不要报警。

现在给我带来了难题。

如果我报警的话,我该怎么和警方解释?

这儿根本就是一个啥也没有的老城区,买瓶水都要跑大老远,万一警察问我为何会来到这儿,我又要作何解释?

我现在是一个背负命案的人,做事必须想得仔细再仔细。

就在这时,那男人忽然开口说话了,他恳求我不要报警,求我放过他。

我冷冷地看着他,正想要说些什么,他却又开了口:「求你了,我才刚出来,我要是再进去就完了!只要你放过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我愣住了。

什么叫刚出来?

什么叫再进去?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了。

我拿出电话,发现是那神秘女子打来的。

等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她的声音:「怎么样,有收获吗?」

我说:「遇到个想欺负女孩的王八蛋,刚把他打趴下。」

「不愧是你,听说过你是当初警校最能打的,可惜后来怎么就去做了交警呢……」那边说,「在你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你最讨厌的男人。」

「什么意思?」

「你可以拍一张他的图片,尝试一下图片搜索。今天是5月7号,他的报道是在5月5号出来的,你应该能找到,先挂了。」

她挂断了电话,而我心生疑惑,拿出手机给这男人拍了张照,然后尝试图片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