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只给你五分钟

世悦大酒店。

江城档次最高的酒店,被申家包场。

杜暖晨穿着酒店服务生的衣服,在八楼最大的宴会厅里帮着婚庆公司的人一起布置现场。

今天是申元洲的大喜日子,他将在这里和市长千金贺采珊举行订婚之礼。

整个宴会厅的角角落落,每张酒桌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

杜暖晨从其他服务生嘴里得知,这场订婚宴的所有事项都是申元洲亲自安排的,足见他的用心和对准新娘的重视。

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整场婚礼在江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她也算风光大嫁,不过和这位相比,还真是没可比性……

下午四点。

今晚的主角和一家人全都到了酒店,准新娘去了楼上的套房化妆换衣,准新郎负责接待宾客。

杜暖晨在他们到达前已离开了宴会大厅,躲在了洗手间旁边的杂物间里。

夜幕降临,距离订婚宴开场还有半个小时,申元洲的身影出现在了洗手间的门口。

杜暖晨看到他进了洗手间,半分钟后,她出了杂物间,来到洗手间门口,把一个“正在维修”的禁用牌子挂在了门把手上,然后闪身进了洗手间,并关上了门。

洗手间里只有一扇门关着,杜暖晨没有上前去推,而是站在对面的洗手台旁静等着。

她在他喝的茶水里放了一些易于消化的东西,她猜想他在里面要待一会儿。

果然七八分钟后,才听到抽水的声音,半分钟后,申元洲开门走了出来。

在看到杜暖晨时,他的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意外,但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整张脸顿时阴冷下来。

他没有看她,径直走到洗手台旁,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

“申元洲,祝你订婚快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杜暖晨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递向了他。

她以为他会不屑地不理睬,没想到他竟忽然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咙,将她抵到了旁边的墙上,他的整个身体也压向了她。

“你这样无孔不入,恐怕是费尽心思了,杜暖晨,别再使这样拙劣的伎俩,我看着恶心,你就直说,这次你又想骗走我多少?”

他的一双冷眸里泛着煞光,掐在她喉咙上的手就像是一把铁钳,杜暖晨只觉呼吸顿时困难起来。

“我这次……没想骗你……更不是向你要钱……我们真的有个孩子……他真的生病了……”

申元洲手上的力道一点也没留情,杜暖晨脸上的血管已渐渐爆红,她只觉空气越来越稀薄,出于求生本能,她的两手开始去掰申元洲的手,可是却根本无济于事。

“申元洲……求……你了……”

申元洲冷冷地盯着她,片刻后,忽然松开了手。

杜暖晨像是获得了重生一样,大口地喘起气来,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头已抵在申元洲的肩胛处,而他并没有退让开。

“你想从我这里拿到什么?”

申元洲的声音虽然还是很冷,不过杜暖晨听出了松动之意,她的眼睛不由一亮,倏地抬起头来:“前几天在车库里我已经说了,只要我们再生一个孩子,用脐带血就能救阳阳”。

“我知道今天是你的订婚日,我不会让你做背叛之事,现在医学很发达,可以通过人工的方式……”

杜暖晨说到最后,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刚刚恢复白皙的脸上又泛起一抹红晕。

申元洲盯着她,眸底闪过一道异色,声音仍冰冷:“你说的方式让我觉得恶心”。

杜暖晨眼里刚燃起的亮光瞬间熄灭。

申元洲的冷声却再次响起:“只给你五分钟时间”。

杜暖晨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想要的,自己争取,如果不要……”

申元洲的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在他欲转身之时,杜暖晨迅速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吻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