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一念至此,陆羽不禁顿感头大,这位太子殿下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废柴到自毁长城!

随即,陆羽本着想补救的心理,面上展露笑容道:“飞虎,你一身武艺难道就忍心白白浪费在这皇城里?你可愿去边塞走一遭?”

闻言,李飞虎浓眉大眼的脸上,猛地就是一怔!

今天这昏聩太子是怎么了?竟然还能把自己想起?

往日皇城里看见自己,那都是恨不得绕着走!

“殿下,末将......”

话音未落,睿亲王再次出班站列,西北兵权尤为重要,他必须亲自抓在手里!

“殿下,您如今虽然监国,但也烦请您不要忘了皇上先前的安排,李飞虎是皇上亲自下旨提拔的禁军统领,依老臣之见,还是不要打乱皇上的布置为好......”

谁料睿亲王话还未说完!

陆羽不禁冷笑出声道:“你还知道自己是臣啊!”

此言一出,睿亲王面色凝固,群臣十分惊诧的看着陆羽。

金銮殿上,瞬间杀气腾腾!

如今这位懦弱太子是怎么了?难道开始不甘心当提线木偶了吗?

居然敢一反常态的驳斥睿亲王?

要知道往日睿亲王一个眼神,都能让这位太子殿下差点尿裤子啊!

眼见朝野上下,睿亲王已成只手遮天之势!

陆羽不禁有些心烦道:“推举主将之事,本宫自有分寸,诸位爱卿无需多言!就此散了吧!”

说罢,陆羽当众拂袖离去。

只余下,满朝文武各个满脸惊诧!

而此刻,睿亲王眼看太子已然开始不受控制,他摸了摸胡子,猛地掐断一根胡须,神情阴郁的仿佛能凝出水来!

随即,他将眼神瞥到了禁军统领李飞虎身上,李家世代武将,军中关系庞杂,要是这个废物太子赢得了李家的支持,自己还真不能小看他了!

与此同时,刚溜达出大殿的陆羽,当即令心腹太监去请杨云鹤与李飞虎到东宫奏对,这两人一文一武,都是父皇留给自己的宝贵财富,自己可得好好用起来!

御花园,石拱桥上。

这是陆羽回东宫的必经之路,眼下他一想到紫玉那惹火的身材,浑身上下便感觉有些燥热难当!必须得尽快找这小妮子解解渴才行!

但谁料他刚一踏入御花园,便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嚣声!

四周匆匆路过的太监宫女纷纷躲闪陆羽的眼神,似乎知道些什么?

“贱婢!你这打万花阁出来的小东西,是不是特别会勾引人啊?连太子爷都被你迷得七荤八素的!”

“依我看啊!咱也甭跟她废话,直接教训一番,以解太子妃的心头之恨!”

“嘻嘻......小浪蹄子,一会儿咱也见识一下,这万花阁出来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说罢,几个俏婢立刻七手八脚的去撕扯她的衣服!

这些都是太子妃身边的大丫鬟,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

作为太子妃身边的贴己人,她们早就狗仗人势骄横惯了,眼下动起手来更是没个轻重!

当即将紫玉折磨的鬓发散乱,泪花晶莹,神色极其凄楚可怜!

而事情的起因,不过是太子爷带了一个万花阁的女人回来!

太子妃作为睿亲王的养女,女凭父贵,面对懦弱太子,她打心眼里都敢强势三分!

眼下太子竟然敢把万花阁的女人带回宫里,她不借机敲打一下太子,以后还如何掌控这个窝囊废?

于是,太子妃在等太子一上早朝之后,方才命令身边的丫鬟将紫玉带出东宫,当众施罚!

此刻,孤立无援的紫玉十分期盼陆羽就在身边,她并不是怕受皮肉之苦,自幼在青楼里受的酷刑,其实比这些厉害多了!

但自幼无依无靠的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爱护自己的人,便视其为唯一的依靠,一旦遭难,便忍不住渴望自己的真命天子出现!

锵!

一声宝剑龙吟之声响起!

正当紫玉愣神之际,忽然她的眼帘里映入了那身熟悉的蟒袍!

“杖二十!”

“殿下......”

几个丫鬟看着持剑怒视的陆羽,她们一时间都乖乖闭嘴了。

挨板子总比丢了性命强!

转眼间,几个刚才还狗仗人势的俏丫鬟,当即被东宫太监们摁倒在地,当众打了板子!

然而周围的宫女太监们都明白,这板子看起来是打在丫鬟们的**上,其实还是在打太子妃的脸!

“殿下,婢女们是奉太子妃的命令对这青楼女子略施薄惩......”

“是啊!太子妃也是听说这狐媚子手段颇多,她也是担心殿下沉迷女色啊!”

几个俏婢何曾受过如此惩处,在一时吃痛之下,当即纷纷将太子妃搬出来做挡箭牌!

按照她们的想法,这位太子爷不看僧面看佛面,难道他还敢忤逆太子妃的意思吗?

要知道太子妃可是睿亲王的养女!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听着俏婢们明里暗里的意思,陆羽一边将紫玉搀扶下木马,一边不怒反笑道:“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们几个的小心思,仗着是太子妃身边的人就敢胡作非为吗?”

“紫玉还是本宫身边的人呢!你们有将本宫放在眼里吗?”

眼见太子爷亲自为自己出头,紫玉不禁感动的双眼发红,心中更是暗自发誓道,此生此世,生是太子殿下的人,死是太子殿下的鬼!

自己这个飘零人,如今终于找到了依靠!

“殿下,我想您是误会了!太子妃统领东宫上下奴婢,她人虽然回王府小住,但派遣奴婢们回来管教下人,这实属正常啊!”

一番杖责之后,几个俏婢仍旧嘴硬的将太子妃挂在嘴边。

这不禁让陆羽又惊又怒!

好一个统领东宫上下,这又将本宫置于何地呢?

心念至此,陆羽不禁面色一寒道:“既然你们只知有太子妃,不知有太子!那本宫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泥人也有几分火气!”

“说吧!教坊司和浣衣局,你们自个挑个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