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虚情假意

第二天一早,被爱滋润了一晚的叶秋苒容光焕发,她身穿伴娘纱裙,自己编了发化了妆,妆容精致不输新娘,她对着镜子绽放出一个自认为甜甜的微笑。

别墅门口已经被记者们站满了,叶秋苒一颗心跳的很快,好戏就要来了,一直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叶琯琯,一定没想到自己还会有今天!

结婚前一晚失踪,和新郎的叔叔有染,这罪名多大啊!

陆明烨按照时间坐着婚车来到叶家接亲,他一下车,首先迎接他的就是伴娘,他一眼就看到一众伴娘的叶秋苒,他露出有些惊艳的眼神,叶秋苒害羞地低下了头,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给陆明烨看。

趁着伴娘们正在做准备,陆明烨悄悄把叶秋苒拉到一边的角落。

“秋苒,你今天真漂亮,我恨不得马上让你当我的新娘子。”在荷尔蒙的作用下,他觉得叶秋苒比昨晚更加动人。

叶秋苒轻捶他胸口,说了声:“讨厌”

两人短暂会面之后回到众人堆里。

“快看,新娘打扮好了。”

不知谁说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楼上的房间,叶琯琯穿着一字肩婚纱,修长的天鹅颈轻轻转动,在场的男人一半都丢了魂,她眉眼如画,小巧的唇上一抹鲜红,陆明烨看得目不转睛,那痴痴地神态说是瞻仰也不为过。

不止是男人们,就连女人们也发出惊叹,叶秋苒死死捏住裙摆,她无法忽视叶琯琯的美貌,又嫉妒死了她的美貌。

尤其是当她看到陆明烨失了魂的样子。

难道他把自己的正事都忘了吗?

叶琯琯她怎么现在出现了?她不是早就被下了药送到陆靳霆那儿去了吗?

叶秋苒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来不及分析叶琯琯出现的原因,眼前事情已经脱离了计划,她得赶紧让陆明烨回过神来才行。

“新娘准备好了,伴娘们,该你们上场了。”

叶秋苒走过陆明烨身边时,掐了他一把,眼神示意他事情的严重性,陆明这才意识到,他们的计划失败了,原本不该出现在这的叶琯琯竟然出现了,还成为了一位万众瞩目的新娘!

伴娘们尽职尽责地刁难伴郎,在房间等待的叶琯琯却在想着陆靳霆,他会怎么出场把自己带走呢?想着想着,她笑出了声,那个对她极好又有些笨拙的男人,一定会来的吧。

房门忽然被打开,伴郎伴娘们都欢呼出声,好像结婚的是他们一样。

“鞋子,新郎要找鞋子。”领头的伴娘说了一声。

陆明烨尽心尽力地找鞋子,不管伴娘如何刁难,他都用自己的幽默一一化解,还不忘朝叶琯琯送去安慰的眼神,“琯琯你放心,不管她们把鞋子藏在哪,我一定把鞋子找到。”

叶秋苒的心里不是滋味,却只能把一切忍下。

陆明烨经过叶秋苒身边时,还不忘在她手上轻轻捏了一把。

作为旁观者的叶琯琯把这一幕尽收眼底,嘴上在笑,可心底却事百味杂陈。

她上一世到底哪只眼瞎了,会看上陆明烨这种左右逢源、两边讨好的渣男?

因为他那张嘴吗?总能自圆其说,甜言蜜语张口就来,才把自己用的团团转,死心塌地地为他做事?

好在老天眷顾,她有了重新改写历史的机会。

“堂姐可不准帮新郎的忙啊,堂姐应该帮堂妹才对。”旁边的人赶紧起哄到。

叶秋苒扯出一抹笑,“我当然是帮我妹妹的,鞋子藏得好好的,不会被他轻易找到的。”

她话音刚落,陆明烨就找到了鞋子,他单膝跪地,对叶琯琯笑道:“琯琯,老公帮你穿鞋。”

叶琯琯看到他这副虚伪的面孔都快吐了,还老公呢,她的老公只有陆靳霆一个!

现在不是对他冷脸的时候,她的戏还得继续演下去呢,她皮笑肉不笑地伸出脚,“穿吧。”

穿完之后,伴娘起哄让陆明烨亲吻叶琯琯的脚,陆明烨笑了笑,看向叶琯琯。

叶琯琯在人前一向以他为大,给他面子的,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场景,她总是乖巧懂事,不会刁难他,自己不用做什么,她都不会舍得自己做这么跌份的事情的。

谁知叶琯琯把脚往前一伸,“亲吧。”

陆明烨微怔,她竟然真的让他亲她的脚?!

“新郎,自己新娘的脚你还嫌弃啊?”旁边的伴娘团又开始嬉笑道。

“当然不是。”陆明烨笑得很不自然,可不得不亲的话,他就只好亲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