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想死就别吭声

我想解释,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老村长脸色复杂的看着我,用小木棍指了指陈麻子的胸口位置,沉声说道:“左肋下刀开膛,伤口约莫六寸,切口平整一刀划开……张河,这样的手法,咱们村只有你爷爷宰杀牲口的时候习惯这样。你爷爷不在村里,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我!”

我有些崩溃了,嘴角抽搐,大脑一片空白。

几个壮硕的村民在老村长的示意下一拥而上,直接将我按倒在地,我也没有挣扎,呆呆愣愣的像个木偶似的被他们拿着麻绳捆了起来。

我想不明白,究竟是谁在陷害我?

有些人去我家找凶器了,不用说了,一找一个准,剥皮剔骨两把刀摆在我家堂屋呢,一进门就能看到。到时候只要把那断掉的刀尖对上,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可是,我现在又能怎么办呢?

种种证据迹象表明,我就是杀了陈麻子的罪魁祸首,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被捆着扔在了傻大个的住所,那破烂的棚子里,两个壮硕的村民手持胳膊粗的木棍守着我,如果我敢有挣扎之类的举动,我敢保证这两个家伙手中的木棍会狠狠的砸在我的脑袋上。

我双眸无神,看着老村长等人进了陈麻子的家里,似乎在查询着什么线索。

这种事情,是你们这些愚昧的村民该干的事情吗?

破坏凶案现场啊!

我的心中有很浓的怨气怒气,但是此时也只能无能狂怒了,不禁想起了那些死在爷爷刀下的牲口们,它们临死之前的心情是不是跟现在的我一模一样?

爷爷守规矩,没有什么报应临身。

我为了几张票子,被人陷害,看样子是很难洗清冤屈了,这算不算是屠户家的报应落我头上了?

看到那几个去我家的村民急匆匆回来,手里还捧着那木头盒子的时候,我长叹了一声,躺倒在了旁边的草垛上。

完蛋了!

老村长他们已经报警了,镇上那边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来人请我去局子里喝茶了。

可是,直到夜幕降临,镇上局子那边都没有来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陈麻子家那边灯火通明,他的尸体被草席包起来抬进院子里了,留下几个胆子大的村民在陈麻子家里守着。

夜风轻拂,我躺在破棚子里的草垛上,浑浑噩噩的脑袋也变得清醒了一些。

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察觉到了一个疑点。

傻大个那王八蛋如果真的看到了是我杀了陈麻子,怎么还会逗留在陈麻子家附近?

见到我回到陈麻子家这边的时候,那混账东西就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现在想来,更像是故意等我过去然后演的一场戏!

可是,傻大个的憨傻是村里出了名的,就算真的是傻大个陷害我的话,也没有人会信啊!

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陷害我?

这几年中,他在我家吃过不少饭,我也没有得罪过他之类的,还给他送过不少旧衣服……

“河子哥,吃点东西吧!”

看守我的人换了两个,一个是泼皮,另一个比较矮的年轻人是我家的邻居陈虎,和我关系不错,端着一碗面条过来,一脸愁苦的模样看着我,长吁短叹的准备给我喂饭。

“虎子,我真的没杀人,傻大个有问题,他陷害我!”

我急促的说道:“你把绳子给我解开,我不逃,带我去找老村长,必须要把傻大个先抓起来……”

话未说完,我就被踹了一脚。

“呸,有老子在这守着,你跑一个试试,打断你的腿信不信?”

泼皮瞪了我一眼,手里拎着的粗棍子在我面前晃了晃,威胁道:“陈麻子的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狐狸,被翻得乱七八糟,值钱的东西一件都没找到。张河,说实话,你是不是把他家值钱的东西都藏起来了?藏哪去了……”

“**有完没完了?”

虎子拎着棍子怒视着泼皮,喝道:“你再敢动他一下试试,老子捶死你!”

虎子虽然比泼皮矮半头,但是论身材壮硕和打架技术,两个泼皮也不是虎子的对手。

泼皮也是个混不吝的性子,对于虎子的威胁毫不在意,面带嘲讽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声惨叫从陈麻子的家里传来。

这惨叫的声音,好像是虎子他爹。

虎子愣了一下之后,拎着棍子就朝陈麻子家那边冲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

我惊疑不定的看着陈麻子家那边的时候,泼皮的一只大脚就再次踹了过来,把我踹翻之后,直接踩在了我的胸前。

“张河,求财别害命啊!”

泼皮阴测测的对我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杀了陈麻子,但是杀人偿命是肯定的,你拿走他的财物也没用了,把你藏匿那些财物的地点告诉我。等风头过去之后,我拿出一半悄悄的送你家里给你爷爷,也算是替你尽孝了,如何?”

我刚要破口大骂,突然间瞳眸猛地一缩。

一道壮硕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泼皮的身后,高高的举起了一块砖头,猛地朝着泼皮的后脑勺砸了过去。

“小心……”

我忍不住喊了一声,但是已经晚了。

泼皮直接被一砖头撂倒了,闷哼一声直接倒地昏迷,他后脑勺已经开始冒血了,这一下就算不死也伤得不轻。

我怔怔的看着倒地的泼皮,又看了看扔掉了手中砖头的傻大个,我紧张的心跳都差点骤停了。

没错,动手偷袭泼皮的就是傻大个!

他想干什么?

傻大个倒是没有对我动手,直接扛起了被捆绑住上半身的我,丝毫不理会我的挣扎怒吼,快步朝着村西路口跑去。

我吼骂了几句,刚想扯着嗓子吵醒村西这边的村民的时候,正好看到陈麻子家门口那边窜出了一条大狐狸。

灰白毛发相间的大狐狸,体长近两米,不正是中午被我剥了皮的那头狐狸吗?

这怎么可能?

我傻傻的看着它,此时也忘了嘶吼怒骂了,眼角直抽抽。

此时的它眸光幽幽,一双眸子闪烁着璀璨的绿芒,朝着我和傻大个这边追了过来。

傻大个的速度很快,就像是一阵风似的,跑到村西口的桥头之时,已经远远甩开后面的那只诡异大狐狸了。

来到桥头这边的时候,他并没有带着我过桥离开村子,而是把我藏到了桥洞里,重重的将我扔在地上,在我忍不住痛呼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块破布塞进了我的口中。

“不想死就别吭声!”

此时的傻大个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憨傻的模样被阴鸷的表情取代了,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

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从怀中摸出了一个东西,正是我家那盛放剥皮剔骨两把刀的木头盒子。

这东西怎么会在他的手中?

在我疑惑之际,傻大个打开了木头盒子,从里面拿出了剥皮剔骨两把刀,眸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一刻,傻大个骂了一句什么,直接将短小的剥皮刀扔在了我的面前,阴沉着脸对我说道:“你爷爷真是个狗不吃的东西,竟然真的拿你当诱饵,等他回来告诉他,老子欠他的还清了!”

话音落,傻大个紧攥那断了刀尖的剔骨刀,直接冲出了桥洞,似乎去找那大狐狸拼命了。

看着傻大个离开的背影,我彻底的懵了!

这个装傻了好几年的家伙诬陷了我又救了我,究竟怎么回事?

还有,他刚刚说的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