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背叛

民政局,门口。

顾希希单手插袋,吊儿郎当地晃着手里的小红本。

烫金的字体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厉泽航寒眸微眯,清晰吐字:“只有我父亲彻底苏醒了,你才有资格回厉家。到时,我会公开你的身份,该给你的一样都不会少。”

语气不轻不重,但却让顾希希生生听出了一股子威胁的味道。

“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的。”顾希希翻开结婚证,看着上面钢印加身的“厉泽航”三个字,小脸上荡起满意的笑容。

她嫁给他,可不是为了厉太太头上那层光环!

她笑嘻嘻地朝他挑眉,眼底满是促狭。

厉泽航平静的眸子染上霜色,深瞳中暗流涌动,转身,上车。

落座之后,那冰冷的目光如刀,刮过女孩左脸上醒目的疤痕。

车子,绝尘而去。

顾希希勾了勾唇。

……

云朵酒店。

顾希希走出电梯,准备回房间收拾一下行李,走廊上突然出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真巧。

杜雪沁和厉天朗,这对狗男女秀恩爱都秀到她隔壁了?本来打算晚点找他们算账,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了,今天就顺便教训教训他们。

顾希希脚步顿在原地掐着时间,然后缓缓走向他们的房门。

居然还忘记关门了?

顾希希伸手推开门,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房间,炙热。

Kingsize的大床上,被浪翻涌。

逆光的阴影中,一道纤细的身影缓缓走出。

小脏辫、烟熏妆、带着疤痕的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

“希希?”厉天朗满眸慌张:“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的。”顾希希一声嗤笑:“行了,别藏了,我的好妹妹。”

后一句话,她是对着厉天朗怀里的女人说的。

女人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抬起受惊惨白的脸,一双惹人怜爱的鹿眼怯怯看向厉天朗:“朗哥哥,姐姐好凶,我害怕!”

厉天朗温柔轻拍她的脊背安抚:“雪儿别怕。”

转头看向顾希希时,他神色立刻嫌恶不耐:“顾希希,我是答应过娶你,但那仅仅是因为你救了我的命!我真正喜欢的人,是雪儿。”

“哦,是吗?”顾希希玩味地笑着,歪头看向还将脸藏在厉天朗怀里的女人:“如果你没有老年痴呆的话,应该记得当初说要以身相许的,是你自己吧?”

厉天朗面色一僵:“是,是我说的。”

“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让我碰过你一下手吗?”

顾希希冷笑:“所以,你就迫不及待的对我的好妹妹下手?”

杜雪沁身体狠狠抖了抖,满脸无措可怜:“姐姐,不是的,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她说不下去,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

猫一般柔软的声音痒过耳廓,厉天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顾希希看着杜雪沁眼底那抹狡猾和算计,鄙夷地扯了扯嘴角:“行了,别演了。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来告诉你们,下次见面,记得叫我一声婶婶。”

婶婶?

厉天朗和杜雪沁错愕地对视一眼,不明所以地看向顾希希:“你做梦呢?我们家可没人会看上你这种丑八怪!”

杜雪沁满脸关切:“姐姐,你是发烧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顾希希慢悠悠地从兜里摸出结婚证,在他们眼前晃过:“看清楚了吗?叫三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