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妈妈!”

曾文芳扑过去,抱住眼前这个失而复得的母亲失声痛哭。

王娟英慌张起来,抱着女儿不知所措,女儿是个倔强的性子,从小就不爱哭。前天摔成这样,也只是咬着嘴唇,红了眼眶。如今,这是怎么了?是委屈还是痛得受不了?

王娟英急得满头大汗,一叠声地问:“芳儿,芳儿,你哪里疼?芳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头又痛了?快点回床上躺着,我去镇上给你请医生。”

说完又转身朝上屋大声喊:“阿生,阿生,快点,文芳头又痛起来了。”

曾文芳的父亲叫曾国生,在房里听到喊声,急忙应着跑出来,跑到余坪后,被石子磕了一下,才发现只穿了一只鞋,但也顾不上了。

“怎么了,文芳头又痛了么?”

曾文芳只是哭,几十年没有母亲的苦、被婆家如傻子般欺骗的委屈、与母亲久别重逢的喜悦,在这个时候,都化为泪水,倾泻而出。曾文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不住地打嗝。吓得王娟英束手无措:“芳儿,芳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啊!”

曾国生急忙背起她,王娟英在侧边扶着,回了曾文芳的房间。

曾国生夫妻俩把曾文芳扶上床,让她俯身卧着,免得弄到伤口。

曾国生低头观察曾文芳的伤口,又急切地问:“芳儿,怎么样?很痛么?”

曾文芳摆了摆小手,还是说不出话来。

王娟英去拿桌上的碗,才发现桌上并没有碗,地面上倒是散落着破碗碎片。那是曾文芳起床时弄掉的碗,碗里盛着昨晚喝剩的粥。如今溅得满地都是。

王娟英去厨房里倒了些热水,给曾文芳喂了点,又急忙去找扫帚,把地上清扫一遍。

还没忙完,外面就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嗓音:“真是不省心,农村的孩子,谁没摔过几次啊,不就摔了个包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又是去镇里请医生,又这么惊师动众!哼,就她娇贵。要娇贵也得有那个小姐命啊!”

王娟英忍不住想出去争辩,手却被扯住了。

“妈!”曾文芳抬起头,摆了摆手,示意母亲不要出去。她当然知道,外面骂人的就是推她的二伯娘黄春莲,自己都摔得头破血流了,在她嘴里就变成了“只摔了个包”,没有一点歉意就算了,还在那里冷嘲热讽。跟这种素质的人有什么好争的呢?

“别理她,二嫂这人就这样。”曾国生也劝道,又转头问曾文芳:“文芳,头还痛吗?医生开的药还没吃完,爸爸给你拿去。”

王娟英道:“医生说,这药要饭后吃,你看着芳儿,我去煮点粥,让芳儿喝点粥再吃药。”

曾国生道:“我去吧,你看着文芳。”

“嗯,记得去菜园里摘点菜。”

“行。”曾国生转身出去了。

王娟英拉过一张长木凳,坐在曾文芳身边,拿着一块手帕,轻轻地帮曾文芳拭去脸上的泪痕,怜惜地说:“可怜见的,该多疼啊。”

曾文芳用手揉了揉脸,睁开有些红肿的双眼,这才有时间打量一旁的母亲。这个时期的母亲也就三十四岁,自己是长女,母亲十九岁嫁人,二十岁生下了她。可是,母亲看起来很憔悴,一脸沧桑,特别显老,比上一世四十多岁的自己还要老得多。

曾文芳抓住母亲粗糙的手,心里暗暗下决心:这一世,她要让母亲过上幸福安闲的日子,她要让母亲也活到103岁,不,要比叶家老太太还要长寿。

“妈,卖猪的钱还剰下多少?”曾文芳问母亲。

王娟英以为女儿有想买的东西,就说:“芳儿,还有呢。你别看这猪小,还挺结实。有135斤,卖给邻村罗大叔,卖了整一百元。如今用了十几元给你请医生,又给了你奶二十元,剰下的钱给你三姐弟读书。放心,村里的根子说,按你的成绩,肯定能考上中学,妈妈一定要供你读书。”

曾文芳松了一口气,幸好,这钱还在。记得上一世,妈妈把猪卖掉后,除了给她看病与给奶奶的二十元,又经不住大伯母与二伯母的软磨硬泡,各借出十元给她们。

后来,小姑来了,听说她家卖了猪,又磨去了十元。等开学报名的时候,家里根本就没剩下多少钱了。曾文芳想:幸好还来得及,这一世,她们还没拿走这笔钱,她得把这钱捏在手里,不让这些只会欺负自己家老实父母的亲戚拿走一毛钱。

“妈妈,把余下的钱给我。”曾文芳对母亲说。

王娟英吓了一跳:“芳儿,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曾文芳道:“妈,这钱在你手里藏不住。没多久,大伯母、二伯母、小姑就会惦记着你手里的钱了。你拿给我,我帮你藏好。”

王娟英有些犹豫,说:“你爹肯吗?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手里拿着那么多钱也不安全。”

曾文芳道:“妈,我很快就是初中生了。村里人称我们初中学生什么,以前称呼为秀才,现在换了一种叫法,叫知识分子。我,可是我们家唯一的秀才、唯一的知识分子。这钱不交给我管,那得给谁管?”

曾文芳知道母亲一向最敬佩读书人,那就用自己的优势来说服她,这方法肯定管用。

果然,王娟英道:“嗯,芳儿说得有道理。我们芳儿可是家里唯一的秀才,这钱就得让最有文化的人来管。”

曾文芳咧开嘴笑了,有些红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得好好算算,这个暑假做点什么,让这钱翻一翻。

这个年代,小孩子能做什么呢?开铺子,钱不够;卖纸笔,还没开学呢。或者,可以弄个手推车去卖麻辣烫、卖煎饼。嗯,这个可以做,但这个手推车如今还不知道怎么做呢,暂时也还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