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七月中旬,稻谷成熟了,家里大人小孩都忙起来了。曾文芳一个人做三姐弟的活,更是忙得脚不沾地。

可是,不出曾文芳所料,就是再忙,家里人也不会忘记王娟英手里那笔卖猪肉的钱。

“阿娟,你家刚卖了猪,本来应该有一餐‘杀猪菜’的,如今都省下了。恰好农忙,大家干活累,你家就出点钱多买点肉加菜吧。”

早上出门干活前,大伯娘开口了。王娟英看了看一旁的曾文芳,曾文芳冲母亲点了点头。

王娟英就爽快地说:“好,大嫂,我拿钱给娘多买点肉。”

买肉这事刚过不久,事情又来了。

那天,天气特别闷热,大家伙吃完晚饭,拿了些矮凳子,坐在余坪里乘凉。

大伯娘又发话了:“阿娟,你手里有钱,借点给我,我这段日子经常头痛,也想去镇上看看医生。”

大伯娘本就是个贪小便宜的性子,说是借,其实每次都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

“大伯娘,昨天镇上的医生说了,我这头痛病还不知要花多少钱才能治好。我这头上,可是裂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明天我还要去镇上给医生看看。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我家的猪卖了,已经给了二十元给奶奶。如果你真急着用钱,你可以去跟奶奶借,等你们家的猪卖出去了,再还给奶奶好了。”

曾文芳看着大伯娘笑了笑,认真地说。

大伯娘扭身悻悻地走了,谁家卖了猪都会上交部分钱给曾家老太太,这老太太手里拿着钱,的确可以应急。但往往都是家里的男丁有什么事情才能要得动这笔钱。前段时间她小儿子生了病,刚花去了曾老太太不少钱,正因为如此,曾文芳摔得这么严重,老太太也舍不得拿钱出来。一则,刚花出一笔钱,老太太正肉疼,二则曾文芳是个女娃,不值得花这钱。这才有王娟英狠下心把还没养大的猪卖掉,来给女儿治病。

也没过多久,这二伯娘黄春莲又在那里找茬了。

“阿娟,你二哥他手头紧,想找你借点钱。”

“没有,你找娘借,娘有。”王娟英看着这个推倒她女儿的罪魁祸首,还能理真气壮来跟她借钱,没好气地说。

“呀,我看你是有了俩钱腰板挺直了。阿生,你看你这老婆,真看不出还有这么大的气性,找她借点钱,就像要她的命似的。”

曾文芳对这个问题很敏感,因为她想起来了,上一世,就是在这段时间,家里这个说借钱,那个说借钱,妈妈与爸爸不耐烦他们这么天天这么磨,最后各借了十元给他们。

曾文芳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伯娘,道:“我妈只有这点钱,这钱可不就是她的命?二伯娘钱多也慷慨大方,不如借点给我们使使。我很快就要上初中了,正缺钱报名呢。”

“我哪有钱?你们家刚卖了猪,才有钱。”

“是啊,我们家刚卖了猪,那是还没有养大的猪,谁不知道这猪多养几个月,就能卖到二百元。可是我家的猪呢,拜你所赐,如今已经在罗大叔家里养着了。我们才卖了多少钱?少了一半!要不,二伯娘家的猪也卖给罗大叔去,他肯定也会收的。”

“我们家的猪才不卖呢,现在卖多亏。”

“二伯娘知道这个时候卖猪亏的话,就不会再找我娘借钱了。我们家姐弟三个读书还指着这笔钱。如今这猪卖掉了,我们过年,年后开学,还不知要指哪呢!”

二伯娘吃惊地喊了起来:“唉哟、唉哟,你们大家伙说说,这小丫头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摔坏脑子了,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就拿那么多话来膈应我。”

曾文芳故意扮了个**的样子,说:“没错,二伯娘,我的确是摔坏脑子了。你这么一推,我的脑子就摔坏了,你是不是得负责治好我呀。”

“你,我看脑子没坏,是嘴巴摔出问题来了。长辈在说话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应嘴了。”

“就是摔一跤之后呀,我就变成这样了。”曾文芳天真地说。其实这话说得也没错,不就是这么摔,让曾文芳拥有了上一世的灵魂。

“你、你,唉,真晦气,不跟你说了。”二伯娘也扭身回房了。

王娟英看着气走了二嫂的女儿,有些担心:“芳儿,这样会不会不好,我怕到时候,她们会败你的名声,说你性子泼辣。”

曾文芳挽着母亲的手,满不在乎地说:“妈,随她们说去。说我名声不好,她们又能得什么好?她们也有女儿。再说大堂姐与二堂姐不比我大?她们不怕嫁不出,我怕什么?”

“她们毕竟是长辈,以后有事让娘出头,你不要说话。别因这些落个不好的名声。”

“没事。再说,妈,如果你真能出头,那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你哪一次说赢过她们?”

王娟英想再说话,却愣是说不出来。上次可不就是这样?争那块布料的时候,争不过她们,弄得她们到处寻找那块布料,最后发生争执,才导致女儿受这罪。想到这里,王娟英有些愧疚。

“妈,没事,你争不过她们,我能。我可是家里的小秀才。哼,应付这些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