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这时墙头两边的邻居一边对着另一边喊道:“怎么了这是?”

“不知道啊!只听丽丽喊谁打老太太了。”

话音落,只听的“扑通”一声,被王丽丽拖到一边的池明月一头倒在了地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如纸。

见此,趴在墙头的妇女都是面色一变,嘴里喃喃道:“不是说这明月晌午头里在地里干活晕倒了吗?怎么这会人又倒在院子里了,桂秀你没让人在屋里歇着啊?”

陈桂秀听见这话只红着眼眶,根本说不出话,见她如此,都是左邻右舍的多少了解她家的情况。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撇了撇嘴。

就这一会的功夫,由于刚刚王丽丽的嗓门喊的实在有些大,所以池家的院门口也是人头攒动。

基本都是妇人,大家原本都在家准备做饭听见动静,农村没什么娱乐,见有八卦可瞧,所以就都出来了。

朱老太太看了一眼躺在身旁地上双目紧闭,眼皮都不带抖动一下的池明月,眼皮掀了掀,然后抬手道:“丽丽,扶我起来。”

“啊,好。”王丽丽也没想到池明月会突然晕倒在地,不过在她看来这完全是池明月故意的,不然怎么会晕的那么巧,左邻右舍刚露头,她就摔倒了。

王丽丽这样想,朱老太太当然也不例外,所以站起来之后,就冷着脸道:“桂秀,你让她起来吧!我这把老骨头还经摔,老婆子我这被打的都没晕倒,她一个打人的小丫头反倒还晕倒了。”

老太太说着厌恶的撇了撇嘴,她这也算一辈子打鹰最后却被鹰啄了眼。真没想到这平时畏畏缩缩的小丫头,今天那么有心眼子。

自己这一顿打暂时是没法算了,能把局面扳过来就不错了。老太太想着,动了动眼皮。

陈桂秀听婆婆这样说就赶紧去扶躺在地上的池明月。

而听了朱老太太的,围观池家的群众就议论开了,“听朱奶奶的意思,明月打她了?”

“听话是这么个意思,可是......”那人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池明月,“这明月躺在地上那个样子,你看像吗?”

说着两人都神色闪了闪,这池明月在池家过的什么样的日子,她们这些邻居又不是看不见,现在要说池明月有胆子打朱老太太,谁也不相信。

众人的议论声,多多少少的都进了朱老太太耳朵,老太太面上没有什么变化,拄着拐棍的手却紧了又紧。

眼前的情景已然这样,她是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了,总不能现在她也学那个丫头躺地上去,到时候背后那些人又不知道怎么说了。

想着朱老太太没好气的道:“还不赶紧把人弄屋里去,还嫌不够丢人是吧!”

陈桂秀闻言却一脸哭相道:“妈......明......明月她,她好像真出事了,我叫不醒她。”

一直站在旁边观看的王丽丽这时候道:“不就是晕倒了嘛!放心,这我有法子治,妈你快让让,看我来。”

王丽丽说着伸手拨开陈桂秀的上身,伸出自己黑色带有泥印的指甲就往池明月的人中掐去。

陈桂秀有心想阻止,可是也知道,一般要是谁家有人晕倒就是用这个法子治的,她刚才一时情急才没想到。

这会看到王丽丽用,但是想起来了。

不过这方法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这力气......。

想着陈桂秀忍不住道:“丽丽,你轻......轻一点。”

王丽丽白了自己婆婆一眼“妈,你也不能怪奶奶说你,你就是太惯着二妹了,这不用力气人怎么能醒呢!”

王丽丽说着又咬牙使了些力气,眼看着池明月的人中都被掐出了血,人还没有醒。

陈桂秀终是忍不住掉着眼泪道:“妈,俺......俺瞧着明月是病了,要不......要不我还是给她找村里的医生看看吧!”

陈桂秀哭喊着说出这句话,来看热闹的村邻这时候也忍不住道:“就是啊!朱奶奶,给娃找医生看看吧!都这么大的孩子了,再没了就可惜了。”

朱老太太眼皮抽了抽,拐棍一拄地道:“要去请医生,你就快去村委请,难不成你还指望我这拿拐棍的老不死去给你请。”

陈桂秀抬手抹了一把眼泪道:“不......不......俺,俺自己去。”

陈桂秀说着伸手似无意的挥了一下,然后挥开了王丽丽还在继续作乱的手。

王丽丽已经掐了很久,这会自己也有些累了,所以手被婆母挥开,也没什么反应。

只是把指甲放在自己人中掐了一下,“哎呀!”刚一用力,王丽丽就嚎叫出声。

然后用手捂着人中喃喃道:“难道真晕了,不然这样疼,她怎么受的住?”

陈桂秀吃力的拖着骨瘦如柴的池明月往屋里去,朱老太太和王丽丽没有一个人搭手,陈桂秀也没有幻想过她们会帮忙。

后来还是站在院墙根看热闹的邻居看不过去,跑过来帮着陈桂秀才把人给抬进屋里的。

池明月被抬进屋后,有人指着池明月躺过的地方惊呼出声,“哎呀,地上有血。”

闻言众人都往地上看去,然后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道:“哎呀,真是的,怎么会有血呢?”

“这到底是谁打谁啊?”

“就是啊!那么多血,难怪明月那个丫头会晕倒啊!”

听着大家的议论,朱老太太再也顶不住,眼皮一翻往地上倒去。

站在旁边的王丽丽赶紧伸手接住,“奶奶,奶奶你怎么了这是?”

围观的人正说的起劲,见朱老太太也晕倒,就赶紧你推我我推你,眨眼功夫池家院子里的人就跑了个干净。

王丽丽本来准备喊个人帮自己把老太太抬进去的,结果一回头人跑了个干净。

虽然说王丽丽一个人把老太太拖到屋子里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王丽丽不想那么吃力,所以王丽丽又亮出自己那黑色带有泥印的指甲。

只不过......。

王丽丽的指甲刚碰到老太太的人中,朱老太太就睁开了她那混浊的双眼,然后一把推开刘丽丽的手,阴鸷道:“你干什么?”

“我......,”王丽丽缩回手,然后惊喜的道:“奶......奶奶,你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