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她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偏偏这个时候,一个丫鬟怯生生的跪下来:“回禀老爷,昨晚奴婢隐约看见三小姐,进了祠堂”

三小姐?秦思思?

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想到平日里柔柔怯怯的三妹妹,竟这么不知廉耻!”秦齐聪趁机落井下石。

他是秦府的大少爷,生母虽是大房的二姨娘,却因是秦府唯一的少爷,向来目中无人。

就算是秦楚楚见着他,也要恭敬两分。

“孽障!孽障啊!”

老爷子怒瞪着大门,脸色铁青,气的直发抖。

所有人都幸灾乐祸的等着看好戏呢。

而最激动的,莫过于尹婉茹母女了。

她掩饰好情绪,厌恶的厉声呵斥一声:“来人,三小姐白日宣淫,侮辱列宗列宗,败坏门风!还不快将她拉出来!”

在开门之际,突然

人群后方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大夫人!污蔑太子未婚妻,是要满门抄斩的!你想连累整个秦家?”

清冷的声音不大,却瞬间让全场安静下来!

放眼整个秦家,连老太爷也要给大夫人几分薄面,谁敢这么放肆的叫板。

众人循声望去

只见秦思思唇红齿白,眉如弯月,目光沉凝,一席烟青色的素缎细折长裙,裹着不及一握的纤腰,不紧不慢的走来。

那一刻,她在众人脸上看到了震惊,惊艳

没错!她现在还是渣男太子白疏琉的未婚妻!

十五年前,父亲偶然间救的皇上性命,皇上龙颜大悦,便亲自指了一桩婚事。

那就是她和白疏琉的婚事。

更讽刺的是,八年前白疏琉射猎那次。

那时候,父亲还是太医院总使,便将她和秦楚楚一同带往狩猎场,围观狩猎。

后来,白疏琉在围猎场走失。

皇上出动所有侍卫,足足找了三天都未寻回。

或许是天意,她追一只兔子,竟偶然救了昏迷的白疏琉。

当年的她只有7岁,却硬生生将高出她一个肩头的白疏琉背了回来。

从那以后,她就像着了魔一样,一颗真心再容不下别人,眼里只有白疏琉一人。

总是逮着机会,就接近他,可白疏琉却更加反感她了。

想必,秦楚楚和大夫人,就是为了太子妃一事才煞费苦心的想毁了她吧。

而也正因为白疏琉不喜欢她,所以她在秦家才会过得如此狼狈。

然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白疏琉马上就会到了!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她好端端的出现,秦楚楚惊愕的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我不在这里,那我该在哪里?”秦思思似笑非笑的视线落在秦楚楚脸上,眼睛里的笑意一点点冷却。

秦楚楚!这张温婉动人的脸庞,她真是永生难忘啊!

若不是临时前,她亲眼看到她伪善的面目,她真是做梦都不会想到,与她亲如姐妹的姐姐,竟然是那一切的元凶!

呵呵,好,很好!

秦楚楚,今生今世,旦凡你所在乎的东西,我会一样一样的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