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看到秦涣峥出现,苏父苏母立即笑盈盈的迎上来。

“女婿来了啊?没想你这日理万机的,还有空过来看我们。”苏父嘴都快笑烂了,“快快里面请。”

“不了,我怕被赶出来。”秦涣峥嘲讽道。

夫妻二人一听这话,表情都僵住了。

“不敢,不敢,女婿你怎么这么说呢?这别墅都还是你掏钱买的呢!”苏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原来你们还知道?那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玲耳?”秦涣峥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地上乱扔的东西。

两人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

还是苏母脑子活络,狡辩道:“女婿你别生气,我们就是教训教训她,谁让她不好好伺候你,还跑回来哭闹的,实在太不懂事了。”

苏玲耳在一旁听得直无语,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伺候?

真当你们的女儿是去给人家做丫鬟的吗?

“她就是跟我闹了点脾气,我们并没有离婚。”秦涣峥强调道。

苏玲耳听不下去了,“我们......”

“那我们就先走了,往后她在回来,也请你们记住这房子是我送给苏玲耳的。”秦涣峥不让苏玲耳说完,就打断了她。

他说完,看了不看苏玲耳,就拉着她走到车前,冷着一张俊脸将他塞进了车里。

苏父苏母殷切地出来送他们,吃了一嘴的汽车尾气。

“那个......秦......先生,你放心吧,我签字了就不会反悔的,绝对不会再回去打扰你,如果你介意的话,把别墅收回去也没关系。”

苏玲耳坐在车内,有些手足无措。

她不知道秦涣峥为什么会追到这里来,还把她塞进车里,这是要干嘛啊?

秦涣峥稳住着不说话。

车内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在前面开车的梁执恨不得开飞车,赶紧到地方后,他能离开。

秦涣峥这样杀人的模样,实在太恐怖,太吓人了!

“你能不能把证件还给我?”苏玲耳坐了一会儿,弱弱地问道。

“你要证件做什么?”秦涣峥终于开口了。

苏玲耳被问得一愣,是个人不都要证件吗?这还用问?

“你想出国?想逃跑?”秦涣峥问道。

苏玲耳听到他冰冷的语气,小心脏都快不会跳动了。

她硬着头破道:“没,没想逃跑,而且我......我为什么要逃跑啊?”

昨晚她迷途知返,已经没对秦涣峥做什么,这怎么还不让她走了呢?

要知道前世她虽然成功睡了秦涣峥,可那下场不是一般的惨。

也因为这件事,秦涣峥的白月光,也就是她姐姐苏玲兰回来之后,一直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觉得他脏了。

苏玲兰越是不肯,秦涣峥就越是恨苏玲耳。

将她逼得找不到工作,租不到房子,完全没收入的她,最后被小姨收留,每天靠捡矿泉水瓶子为生。

为了避免上一世的悲惨命运,她什么都不强求了,打算躲得远远的。

秦涣峥这怎么还能给她抓回来了呢?

“那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秦涣峥转过头看着苏玲耳。

苏玲耳吓得赶紧往旁边挪了一下,整个人都快贴到车门上了,两人之间隔着的距离都能再坐一个五百斤的胖子了。

这让秦涣峥眉头皱得又深了几分。

“说什么?我已经说过了,字我也签了,你还有什么吩咐吗?”苏玲耳是真的懵。

完全不知道秦涣峥要做什么。

秦涣峥被她懵懂的模样气得说不出话来。

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就干脆不说话了。

苏玲耳在一旁是大气不敢喘,好不容易到了他们两人结婚后住的别墅。

她心里十分绝望。

为什么又回来到了这里?难道因为昨晚事,秦涣峥想把她带回原地再灭口吗?

不要啊!

重活一世,她想好好活着,不想英年早逝啊!

梁执等二人下车后,他就立马走人,一刻也不想待下去。

不管苏玲耳是被杀,还是被分尸,他都不想做那个目击证人,免得把自己这条狗命也搭上。

秦涣峥下车后便头晕不回地进了屋。

证件在秦涣峥手上,苏玲耳只好跟上去。

“秦......先生,你能把证件给我吗?”苏玲耳再次卑微发文。

秦涣峥要上楼,人站在楼梯口处回头,眼神似结了冰一样,看的苏玲耳下意识抖了抖。

“你叫我什么?”他以前听苏玲耳一口一个老公叫,还挺厌烦的。

可现在她换了称呼,他觉得更烦躁了。

苏玲耳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秦涣峥转头上了楼。

看着他的背影,苏玲耳莫名舒了一口气。

被秦涣峥的死亡视线凝视,真的太要命了!

苏玲耳在客厅里等了几分钟,楼上始终没动静,她等不下去了,随时都担心秦涣峥会把她给弄死。

她蹑手蹑脚地上楼,在房门口听到里面浴室里有水声。

秦涣峥在洗澡?

好机会啊,她只要偷偷进去拿走证件就好了。

苏玲耳深吸一口气,悄悄进了房间。

床上一片凌乱,她昨晚用来绑秦涣峥的绳子都还没散落在地上。

这就是她犯罪的证据啊!还好未遂,不然她现在已经在被秦涣峥追杀了。

所以相比之下,这一世她选择了及时收手,结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的。

可惜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证件。

难道秦涣峥把她的证件带进浴室了?那也太变态了吧!

正想着,于是里的水声好像停了。

苏玲耳慌忙中,抓了钥匙把腿就跑。

没找到证件不要紧,只要钥匙在手里,她趁晚上秦涣峥睡觉的时候回来偷就是了。

只要她人不落到秦涣峥手上,她就还有希望。

等秦涣峥洗完澡出来,别墅中哪儿还有苏玲耳的影子?

“该死的女人!”秦涣峥愤怒地把苏玲耳的证件扔到了床上。

随后他拿起手机,联系梁执帮他找人。

“尽快给我查到她的去处,不然你就不用干了!”秦涣峥的命令比皇帝的圣旨还可怕。

梁执接完电话后,眼泪都流出来了。

苏玲耳这姑奶奶到底怎么回事啊?她作妖就作妖,可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他这个小小的助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