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苏玲耳出了别墅,她现在也没别的地方能去,只能去找她的小姨刘璐了。

刘璐今年四十五岁,年轻时候脚落了残疾,现在走路有点跛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在平民闹市区摆摊卖手抓饼。

她找到刘璐的摊位时,正有两个小混混在找刘璐麻烦。

“老太婆,让你给摊位费听不到吗?再不给就把你的摊子给你掀了!”

“对,赶紧把钱拿出来,五千块,一分都不能少!”

刘璐窘迫地低着头,根本不敢抬头看两人。

“我,我没有这么多钱,你们能不能行行好,通融通融?”她声音也十分怯懦,不仔细听都听不到。

“通融?我们都通融你半个月了,周围摊位都给了,只有一直拖着,你是不是不想给?不想给就别在这里做生意,赶紧滚蛋!”

“对不起,我是真的没有我......啊!”刘璐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中一个混混推了一把,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苏玲耳冲过去,对那个推刘璐的小混混飞起一脚。

那人染着一头黄毛,被苏玲耳这一脚踢得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那个不长眼的敢管老子的......”那黄毛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苏玲耳后愣住了。

苏玲耳一身名牌,气质尊贵,跟周围脏乱的环境格格不入。

“大美女啊!”另一个小混混对着苏玲耳吹了一声口哨,黄毛也起来了,两人带着猥琐的笑容靠近苏玲耳。

“我已经报警了,你们非法收费,让警察叔叔请你们去喝喝茶吧!”苏玲耳直接把拨通了“110”的手机界面怼到两人面前。

这条街治安很乱,什么人都在这里混,多少都有些违法,所以他们最怕的就是警察。

苏玲耳这招让两个混混脸色大变,互相对视一眼后,朝地上的刘璐碎了一口就神色慌张地跑了。

“小姨!”苏玲耳将刘璐扶起来,看到她的模样,眼眶顿时就红了。

跟秦涣峥离婚之前,她也是高高在上的,以为自己加入豪门就高人一等,一直看不上刘璐。

上一世若不是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刘璐收留她,她可能会饿死在大街上。

“玲耳?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刘璐有些不敢相信。

她伸手想碰一下苏玲耳白净的脸,抬起手发现手上的老茧跟油渍,又赶紧收回。

苏玲耳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小姨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没事的,玲耳你快放开我,我身上脏。”刘璐在苏玲耳面前非常自卑,唯唯诺诺的都不敢直视她。

四十出头的人,看着却像六十岁,也难怪刚才的小混混会叫她老太婆。

苏玲耳没放开她,还拉得更紧了,“小姨,今天不摆摊了,带我去你家做客好不好?”

“好,好。”刘璐对苏玲耳的要求是不会拒绝的,哪怕她很需要钱,少摆一天,明天可能就没饭吃也不在乎。

收了摊,苏玲耳跟着一瘸一拐的刘璐,在偏僻的小巷子里左拐右拐,走了差不多半小时才到地方。

“对不起啊玲耳,这里车子进不来,只能步行了,你累了吧?快进屋喝口水。”刘璐打开门,侧身让苏玲耳进了她简陋狭窄的房子。

回到住了五年的小屋,苏玲耳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这里虽然破旧狭小,却是她上一世住得最舒心地地方。

“玲耳怎么了?怎么还哭了?是不是我这地方太小了你不习惯?”不管遇到什么事,刘璐就先自卑地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面对欺负她的人时,她却能拿着菜刀跟对方拼命。

“没有,这里挺好的。”苏玲耳直言道:“小姨,我跟秦涣峥离婚了,我爸妈把我赶出来,我没地方去。”

“离婚了?”刘璐有些震惊,不过也只是短短一瞬,然后她就轻声安慰苏玲耳,“没事的,离了就离了,那样的豪门,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就住在这里,你睡房间里,我就在这沙发上将就一下。”即便这地方已经没什么好的地方了,刘璐也要把稍微舒适的地方让给苏玲耳。

“我们去买一张上下铺的,一起睡房间。”苏玲耳提议道。

“好,现在就去买。”刘璐显得很高兴,整个人看着都精神了不少。

苏玲耳的证件银行卡什么的全在秦涣峥那里,她手上一分钱都没有,就去把手上的**首饰给当了。

然后跟刘璐一起把小屋布置了一下。

跟刘璐度过了一个愉快而温馨的下午,刘璐又给她做了一大桌好吃的。

吃过晚饭后,她让刘璐早早地休息了,她却睁眼到十二点,然后偷摸溜了出去。

她要去秦涣峥的别墅偷回证件!

小巷子地形复杂,但苏玲耳在这里生活了五年,闭着眼都能走。

出了闹事她才打了车直奔别墅。

秦涣峥昨夜都没睡好,白天被苏玲耳气得,也连个午觉都没时间睡,这才有机会睡了个早觉。

苏玲耳进了别墅,跟个贼似的摸上楼,接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看到秦涣峥的躺在床上,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来的路上还担心秦涣峥要是今晚没有住在这里可就完蛋了。

毕竟他们结婚这一年里,秦涣峥经常不回来,即便回来,也不会在这个房间睡。

苏玲耳走到床边,看到秦涣峥的睡颜,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个男人真是好看到犯规啊!

不过现在不是沉迷于男人的时候,她要赶紧找到证件离开。

又跟白天一样,在房间里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她最后将目光落到了秦涣峥压着的枕头下面。

床很大,秦涣峥睡在中间,她不得不爬上床才能摸枕头底下。

就在她好不容易爬上床,正要朝枕头下伸手的时候。

秦涣峥突然睁开了双眼。

“你......”秦涣峥看到苏玲耳的瞬间,眼神就变得犀利起来。

苏玲耳慌乱之下,抓了床头的台灯就朝秦涣峥脑袋上砸了过去。

“碰”的一声,还没完全清醒的秦涣峥被苏玲耳给砸晕了。

看到秦涣峥额头上的血迹,苏玲耳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将台灯一扔,就跪在床上摸出手机给梁执打电话。

“梁助理不好了,秦先生他晕过去了,你赶紧找人来救他!”

苏玲耳打完电话就去客厅拿了医药箱上楼,简单地给秦涣峥处理了一下伤口。

证件也不敢找了,也不敢等梁执到来,她再次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