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刘璐早起,准备去摆摊,打开卧室门就看到苏玲耳杵在沙发上。

“哎哟!”刘璐吓了一大跳,“玲耳你怎么坐在这里啊?昨晚没睡觉吗?”

刘璐走过去坐到苏玲耳身边,一模她浑身都是冰冷的。

“小姨,我犯错了。”苏玲耳回来后不敢睡,一闭眼就是被她打的头破血流的秦涣峥。

她感觉重生回来的一盘好棋又被她打得稀烂。

秦涣峥估计又要派人追杀她了!

“犯了什么错啊?”刘璐将苏玲耳按在自己怀中,“你这么可爱善良,就算犯错了,也会得到原谅的。”

苏玲耳撇撇嘴,可惜秦涣峥小肚鸡肠,不会原谅她。

“对了,你今天别去摆摊了,我们去医院做个体检。”苏玲耳突然道。

“做什么体检啊?我这好好的。”刘璐最怕的就是去医院,因为她穷,去不起医院。

这些年来,不管大病小病她都是熬过来的。

“去做,我也去,你这个月就不要给我爸妈钱了,他们不配。”

苏玲耳说完后,刘璐惊讶地看着她。

“你,你怎么知道?”她每个月挣了钱,都要给苏玲耳的父母,这是她欠他们的。

“反正这个月你别给了,把钱拿去体检,他们来找你,我收拾他们。”苏玲耳承诺道。

要是她父母真的有脸找上门,那她就让秦涣峥把他们住的别墅收回去。

刘璐不太愿意,但因为劝她的人是苏玲耳,最后她还是同意了。

到医院一检查,刘璐还真被查出了汝腺癌早起,要马上住院治疗的那种。

刘璐不肯花钱,苏玲耳坚持,硬是帮她办了入院手续。

上一世因为发现得太晚,最后刘璐痛苦地在床上等死,即便是这样,都还被秦思思抓去做了人质。

这回苏玲耳不想她变成那副模样,要早点把这个病治好。

“小姨,你好好把病治好,你的摊子我帮你摆,钱我帮你挣。”苏玲耳安抚道。

“不行的玲耳,这病一住院就要做手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刘璐都快愁死了。

苏玲耳见劝说无效,就使出了杀手锏,“我还这么年轻,我想你多陪我几十年,而不是短短几年就要看着你死!”

刘璐这下没话说了,躺回床上去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好,小姨听你的,先做手术,把病治好再慢慢挣钱!”她不想只陪苏玲耳即便。

她想要看着苏玲耳结婚生子,过上好日子!

另一边,被家庭医生重新包扎了伤口的秦涣峥正黑着一张脸坐在床上。

他面前摆着笔记本电脑,正在处理这两天堆积的工作。

梁执站在一边,大气不敢喘。

“到现在还没找到人?我要你有何用?”秦涣峥一边处理工作,一边教训梁执。

梁执小声道:“本来昨晚是要找到了的,谁料她胆子那么大,竟敢把你打晕又跑了。”

“你好意思说那是你找到的吗?是她找的你!”秦涣峥把笔记本一盖,指着头上的伤,“要不是她还有点良知,打伤我之后通知你过来,我流血流死了你都不知道!”

梁执惭愧地低下头。

“杵在这里干什么?接着去找人啊!找不到苏玲耳,你......”

“我就滚蛋!”梁执都会抢答了。

“滚!”秦涣峥怒喝一声。

结果因为用力过大,眼前一阵晕眩。

该死的苏玲耳,竟敢打他!

打了他不说,还敢逃跑,最好能逃一辈子,别让他抓到!

梁执出了房间后狠狠的呼出一口气,应该是意识到了苏玲耳的奸诈狡猾,秦涣峥这次没有限制时间。

这倒是让梁执不那么担心了。

只要时间足够,他必然能找到苏玲耳!

五天后,秦涣峥额头上的伤口好得差不多了,梁执也总算是找到了苏玲耳的下落。

一大早秦涣峥就推了所有工作,让梁执开车带他去找人。

平民闹市,这是一个秦涣峥从没来过的地方。

这里房屋建筑简陋,物价低廉,生活的几乎都是城市底层人士。

秦涣峥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此前从未踏足过。

街道上摊位杂乱,车子到街口就开不进去了,二人只好下车步行进去。

忍着街道上奇怪的气味走了许久,秦涣峥在即将暴走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苏玲耳。

她穿着一身地摊上买的廉价T恤衫跟牛仔裤,戴着一张棕色的围裙,胸前写了手抓饼三个字。

一眼看过去,她优越的长相跟整条街都格格不入,特别引人注目。

为了为生,她扎了一个丸子头,头上戴着一条格子头巾,将额前的刘海缠起来。

她动手做熟练地做着手抓饼,递给客人的时候,脸上会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还会微微低头说一两句话。

这样的苏玲耳是秦涣峥从未见过的,哪怕她打扮再普通不过,周身油烟升腾,也比她以前穿着定制礼服,拿着**包包出入高档场所要好看百倍。

此刻的苏玲耳美得发光,让秦涣峥移不开眼。

“是我瞎了吗?我竟然看到夫人她......在卖手抓饼?”梁执顺着秦涣峥的目光看过去,找到了苏玲耳的身影。

他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秦氏集团的总裁,秦涣峥的妻子,不对是前妻,她竟然落魄至此。

若是让媒体知道,必定会成为明日头条!

“你回去看着车,我过去就行了。”秦涣峥突然道。

苏玲耳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因为跟他离婚又有家不能回,跑来这里做这种事,想来是不会让更多人看到的。

梁执不明就里,有些担忧道:“可是总裁你......”一个人行吗?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涣峥的眼神给瞪回了肚子里。

梁执乖乖转身走了。

秦涣峥又看了苏玲耳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走过去。

“请问您要什么口味的......”苏玲耳在忙碌着,一边说着抬起头,看到站在摊位前方的是人是秦涣峥后,她整个人都傻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看到秦涣峥?

她发呆之际,秦涣峥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你的饼烙焦了。”

苏玲耳这才回神,三两下把手抓饼包好递给前一位客人。

她关了火,擦了擦手,而后抱起钱盒子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