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秦涣峥早就防着她这一手了,看到她关火的动作时,他便绕过摊位,见她要跑,一把就拎着住了她的衣领。

苏玲耳生得娇小,秦涣峥拎着她跟拎一只小鸡崽似的。

“苏玲耳你想死吗?”秦涣峥语气极低,带着明显的怒意。

他就不明白了,她之前那么缠着他,死活都不肯离婚,甚至还为了不离婚给他下药,现在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见到他跟见到猫的小耗子一样。

“对不起!”苏玲耳立即缩着脖子道歉,怂得要命。

秦涣峥却不肯放手,他知道一旦放开,这死女人一定能再次从他眼前消失。

这时两人身后有人喊道:“老板要个手抓饼!”

“好勒!”苏玲耳下意识就应了一声。

声音很有活力,跟秦涣峥说话时完全判若两人。

秦涣峥心中突然窜起一阵怒火。

他回头冲摊位前的人喊道:“她不卖了!”

“你谁啊?管那么多?”买手抓饼的人还不怕死地质问了一声。

秦涣峥怒得不行,“追债的,再不走你就帮她还钱!”

那人嘀咕了一句,“收保护费的前几天不是被打跑了吗?怎么有来了。”然后就跑了。

这条街的人最怕的就是来讨债追债的,那些人胆大妄为,什么都敢干。

“我......我不欠你的钱。”苏玲耳声音很弱。

她微微抬头,偷摸看了秦涣峥一眼。

他穿着量身定做的西装,非常合身,但是价格再昂贵在秦涣峥的身上也只是一个陪衬而已,他英俊的面容上带着明显的怒意,可双眼中又有一些苏玲耳没有见过的情绪。

苏玲耳觉得,秦涣峥往这里一站,这个地方的档次都提高了不少。

但这里依旧不是他该来的。

“你是不欠我的钱,但是你欠我一条命,你那天晚上差点把我打死,给我造成了严重的后遗症!”秦涣峥想到被苏玲耳用台灯砸的事,就变得咬牙切齿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没用太大力的。”苏玲耳说完,才发现秦涣峥额头上还有一个浅浅的伤痕。

她顿时自责又后悔。

“你现在住在这附近吗?”秦涣峥没理会她的道歉。

苏玲耳立即道:“你要让我赔偿吗?我家里什么都没有的,你可以说个价钱,我慢慢挣了还给你,我现在没有。”

秦涣峥额头的青筋隐隐有要跳出来的趋势。

他忍了忍道:“我就是站就了有点头晕,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

苏玲耳还在挣扎,“梁助理没有送你过来吗?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说完她就已经掏出了手机。

秦涣峥是真的很想打人。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说:“他在公司加班,把我送到这里就回去了。”

正坐在街口出盼着秦涣峥出去的可怜梁执打了个喷嚏。

“那,那去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下吧。”苏玲耳看到秦涣峥的脸色是有些不对劲,她赶紧收了摊子,带着秦涣峥回家。

秦涣峥跟在苏玲耳后面,一路都在走仅供一人同行,遇上一个人从对面来都必须侧身才能通过的小巷子。

走了很久,他胸中憋的火气越来越大的时候,终于到地方了。

苏玲耳打开门请秦涣峥进去,然后进厨房去给她烧热水。

家里没有一直供电的饮水机,每次和热水都要现烧。

从刚才回来的路上,到苏玲耳进厨房烧水,以及这巴掌大块的住处,都让他心中震惊不已。

苏玲耳的熟练让他生出了一股心疼。

“你这几天就住这个地方?”秦涣峥环视了一下屋子,虽然干净温馨,但实在小德可怜。

他很难想象,苏玲耳能在这样的地方住下来。

苏玲耳从厨房出来,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

“是啊,地方太小了,让秦总你受委屈了。”因为上一次秦涣峥不让她叫秦先生,这会儿念及他被她打伤了,她便换了一个称呼。

秦涣峥现在应懒得跟她纠结称呼这个问题了。

“是有点委屈,我头晕,你给我做点吃的吧。”秦涣峥理直气壮地提要求。

苏玲耳在听到“我头晕”三个字的时候,根本就没勇气拒绝。

她进了厨房,早上去买菜手抓饼材料的时候也在冰箱里填充了不少鲜肉果蔬,很快就做了三菜一汤端出来。

很普通的家常菜。

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蒜薹炒肉,还有一个醋溜土豆丝加小白菜汤。

是秦涣峥这个地位几乎吃不到的菜色,原本是看着苏玲耳做手抓饼的时候很突然闪过的念头,想试试她亲手做出来的菜。

却不料她做得这么好,他光看着就食欲大开。

“快吃吧秦总,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苏玲耳说着,另外拿了碗帮他盛了一碗汤放在旁边,“知道你不吃葱,不过这个汤不放葱就不好吃了,我给你把葱花避开。”

秦涣峥在低头夹菜,听到她这话,顿了顿,随后就开始吃起来。

苏玲耳也没心情问他味道怎么样,只想赶紧伺候好这尊大佛,让他赶紧离开。

饱餐一顿后,秦涣峥淡定地接过苏玲耳递过去的纸巾擦了嘴巴。

虽然是简单的几样小菜,却让秦涣峥给光盘了,他都好久没有吃得这么畅快过了。

不得不说苏玲耳做饭的手艺还是很好的。

从秦涣峥的表情可以判断出他此时心情不差,于是苏玲耳趁热打铁。

“秦总,我真的知道错了,上次也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是不敢打你的,那完全就是被吓到后的下意识动作。”苏玲耳企图让秦涣峥网开一面,不要再跟她计较了。

秦涣峥却道:“可你还是打了。”

嘴上说着不敢,她却什么都做了!

苏玲耳哭丧着脸问道:“那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秦涣峥看了她一会儿,说道:“去我那边,给我做几天饭吧,让我满意了,我就不追究之前的事了。”

苏玲耳一喜,“具体几天,要怎么样才算满意?”

秦涣峥想了想,“五天吧,正好我养伤也用了这么久,至于怎么才算满意,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五天不算久,可后面一个条件就有点耍赖了,苏玲耳皱起了眉头。

秦涣峥又加了一个条件,“到时候我可以把你的证件一起还给你。”

苏玲耳当即拍桌,“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