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看到苏玲耳那么迫不及待的表情,秦涣峥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果然,这女人虽然思维跳脱了一些,但在智商方面,终究还是不能与自己相抗衡的。

“既然你答应了,那你就收拾一下,现在和我回去吧。”

担心一会儿苏玲耳会反应过来,秦涣峥觉得自己还是先把人给带走比较好。

听到秦涣峥这么说,苏玲耳却是当即愣住了。

虽然她心里面也很想要赶紧完成这个小任务,然后就回到刘璐的身边来,安安静静的度过自己的下半辈子。

但是若真的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掉,岂不是会让小姨担心吗?

所以,她犹豫了。

“有什么问题吗?”

看出来了她的犹豫,秦涣峥皱了皱眉问道。

“我想等到小姨回来,和她解释一下之后再同你回去。”

苏玲耳咬咬牙,终究还是提出了自己这个略微有些不合时宜的打算。

“没有这个必要。”

秦涣峥现在心里面本来就有一股子火气在,所以自然是不可能答应苏玲耳的请求。

更何况他自己现在实在是有些心浮气躁,只想要赶快带着苏玲耳离开这里,不想要再耽搁时间下去。

“这种事情打电话同样也可以说清楚,干嘛非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秦涣峥说着,脸上的表情不痛不痒,看不出来悲喜。

苏玲耳本来想要反驳,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时,却又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无奈,她也只好作罢。

“那你等我一会儿吧,我很快就好。”

她根本就没打算收拾什么过去,毕竟,也就只是短短五天的时间而已。

只是想故意磨蹭一下,给小姨留个纸条解释一下而已。

“我在外面等你,五分钟。”

或许是考虑到自己站在这里会让本就不大的屋子显得更加狭窄,所以秦涣峥决定出去等她。

听到他这么说,苏玲耳自然也是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下来。

能够这样的话,自然是最好的了。

看到苏玲耳点头,秦涣峥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拉开房门,他略微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走了出去。

看着狭小的房门被再一次关上,苏玲耳倒是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至少秦涣峥刚才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小命。

而且,他提出来放自己自由的条件,其实也不算苛刻。

虽然自己还不知道,他对于好吃不好吃都定义到底是怎样的。

但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的苏玲耳,还是觉得自己的胜算应该挺大。

毕竟刚才那么随便弄弄的菜,秦涣峥也没有表现得很嫌弃。

~

门外,已经第三次低头看向手腕上戴着的表的秦涣峥,脸色愈发僵硬起来。

明明也才过去了十分钟不到,可他就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总是忍不住地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又被苏玲耳这个女人给耍了。

毕竟这两天,她也是实在反常得很。

终于,在秦涣峥就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敲门的时候,原本紧闭的小门发出了吱呀的响声。

随即,苏玲耳探头探脑地打开门走了出来。

她手上提了一个手提袋子,里面看上去估计也就带了两套换洗衣服。

秦涣峥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察觉到了秦涣峥的目光,苏玲耳这一次倒是落落大方地迎了上去。

毕竟自己就连拿花瓶砸了他的头这种事情都做过了,那么这小小的对视,也就不存在什么敢不敢的了。

发现秦涣峥的目光似乎一直停留在自己手里的手提袋上面,她下意识地解释道。

“因为才几天时间而已,所以就觉得不用拿很多东西了。”

她才不想表示,是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拿的。

自己的东西,还基本都在他秦涣峥那里。

“走吧。”

秦涣峥面露嫌弃,然后便迈着他那两条大长腿走在了前面。

他走路的速度比较快,再加上街上摆摊设点的小贩又比较多,所以,苏玲耳和他之间,很快就落下了一段距离。

“苏玲耳,你能不能走快一点?”

当秦涣峥回头,发现自己身后的人没了时,他是有些紧张的。

但是很快,他就在人群里面一眼看到了正在朝着他蹦蹦跳跳地小跑过来的苏玲耳。

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他还是冲她挥了挥手,然后停了下来等她跟上。

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自己现在怎么会变得那么的好脾气。

“来了来了。”

苏玲耳一边奋力从人群里面挤出来,一边回答着秦涣峥的话。

好容易,她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他的面前。

“居然连走路都不会,看来还是我高估你了。”

秦涣峥看着她那副狼狈的样子,嘴角浮现出来了一丝笑容。

只是此时此刻这样的笑容在苏玲耳的眼里面看来,无疑却是嘲笑。

“走路而已,有什么不会的。”

她小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

秦涣峥没有听清。

“没什么,什么都没说!”

苏玲耳自然是不会告诉他,自己都说了什么的。

要不然的话,自己可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是吗?”

虽然她把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但是她闪烁其词的眼神,却已经暴露了她在撒谎。

“那我本来就什么都没说啊。”

苏玲耳有些心虚,却还是强装镇静。

好在秦涣峥倒也没有同她较真,见她态度那么坚决之后,便也没再追问了。

她也不由地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说话很大声。

只是秦涣峥接下来的话,却是更加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那天晚上你干嘛要用花瓶砸我?”

他实在是匪夷所思,苏玲耳有多么记恨自己,才会吓那么重的手。

虽然,她好像也不是故意的。

但是,秦涣峥还是表示不能接受。

“我......我那个是出于应激反应,可能,大概,也许,是我防卫过当了。”

苏玲耳低着头说道,一副豁出去了的表情。

“防卫过当?”

秦涣峥瞠目结舌。

难道,不是这个女人大半夜地鬼鬼祟祟地跑进自己的房间来的吗?

现在倒好,就好像是自己去她房间里面偷鸡摸狗了一样。

“苏玲耳,那是我的房间。”

他沉着脸说道。